我的位置: 天下 > 世界观 > 文章详情
在伊朗,疫情笼罩下的波斯新年令人“难忘”
分享至:
 (6)
 (2)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陆依斐 2020-03-19 16:21
摘要:今年的诺鲁孜节“和往年完全不同”。

3月20日,伊朗将迎来波斯历新年诺鲁孜节。每年此时,首都等地大街小巷人头攒动,人们在热闹的氛围里迎接新年到来。但多家外媒报道,在新冠肺炎疫情笼罩下,今年的诺鲁孜节“和往年完全不同”,令人“难忘”。

“完全不同”

在德黑兰的商业中心大集市里,诺鲁孜节本应是商人们最忙碌的时期之一。每年此时,蜿蜒的拱廊和小巷里通常挤满了赶来备年货的购物者。集市上通常吵吵闹闹的,小贩们大声吆喝以吸引顾客的注意力。

但今年,这里却出奇地安静,几乎看不到顾客。“和往年完全不同,”德黑兰市中心巴哈斯坦广场的服装贸易商卡德米(Mohammad Khademi)对美联社说,“没有顾客进来。”

在德黑兰北部莫森尼广场附近卖小饰品的加塞米(Mehdi Ghasemi)说,人们很快从他身边走过,“他们根本不看我的出价”。“人们害怕病毒,”另一名小贩说,“他们不想碰任何东西。他们认为会把病毒带回家。”

小贩穆因(Moein)说:“我们心理健康受到的影响甚至超过了业务受到的影响。”

糖果店空无一人,一盘又一盘未售出的糕点、坚果和巧克力透过窗户暴露在阳光之下。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店长表示,与去年同期相比,销售额下降了90%。“这是我们迄今最糟糕的经历。”

大多数商店关上了卷帘门。那些谨慎维持店铺营业的商人们用食指和拇指从戴着口罩的顾客手中接过现金或借记卡。在关闭的茶馆和安静的火车站,萧条也很明显,顾客到来只是为了退款。

“在将近10天的自我隔离后,我出门不到一个小时,采购了可以维持两周生活的面包和水果,”家庭主妇哈尼(Samira Khani)说,“我担心会因为疫情而出现短缺。”

被视为“市集阶层”的伊朗商人一向被视为政治风向标。他们中年纪较大的人说,只记得过去有一次这么多商店都关门了。鱼贩贾哈尼(Reza Jahani)说:“这让我想起了大约40年前,店主为了反对巴列维国王而发起的罢工。”那次罢工触发了1979年伊斯兰革命。

2月下旬以来,伊朗31个省已经全部出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确诊病例超过17000例,累计死亡大约1100例。面对疫情暴发,伊朗政府敦促公众避免出行和聚集。伊朗文化遗产、手工艺和旅游部长穆埃桑(Ali-Asghar Mounesan)已要求人们推迟或重新安排假期行程,并表示全国各地的迎新活动将被取消。伊朗最高领袖也已取消新年致辞。

有评论称,今年的诺鲁孜节将是人们记忆中最安静的新年之一。随着病毒席卷伊朗,通常熙熙攘攘的德黑兰等城市现在却空空荡荡,这让即将到来的波斯新年成为伊朗人一生“难忘”的时刻。

重要的节日

诺鲁孜节源于拜火教,延续超过3000年,是伊朗最重要的国家庆典。民众会在这一天举行家庭聚会,互赠礼物或结伴出游,阿富汗等地也会庆祝这一节日。

对许多伊朗人来说,新年象征着美好希望。不管发生什么事,不管经济状况有多糟,他们都会用一年存下的钱添置新衣、准备奶酪糕点,安排一顿传统聚餐。

人们还会在屋内摆上“七鲜桌”,通常包括象征健康的苹果、象征财富的金币、象征重生的麦苗等。

当新年到来的时候(今年预计在20日早上7点20分),家人相互拥抱,表达祝福。正如一句波斯谚语所说:“好年景始于春。”但疫情给这一切蒙上了一层阴影。

有评论称,过去的一年对伊朗人来说是一场噩梦。燃料价格上涨引发抗议,备受爱戴的革命卫队指挥官苏莱曼尼被美军击杀,一架民用飞机被革命卫队误击……

“在经历了这么多可怕的事情之后,我期待着诺鲁孜节,让我的大脑从坏消息中稍稍解脱出来。”两个孩子的母亲帕文(Parvin)说。由于担心感染病毒,她已取消假期出行。“现在,我被困在家里,情绪上更加疲惫,厌倦了给所有东西消毒。”

在伊朗一家航空公司工作的艾弗特哈里(Payam Eftekhari)告诉“中东之眼”新闻网,“诺鲁孜节对每个伊朗人来说都是一个特殊的节日,我觉得它给自己带来了希望和鼓舞。”

等待复苏

在伊朗,每年的2月和3月往往难找停车位,也是企业获利的最佳时机。尤其是在美国退出伊核协议,接连制裁伊朗的当下,不少商人希望在新年之际弥补之前的亏损。但对许多人来说,病毒对当地经济的影响比美国制裁更严重。

商人塔瓦科里(Behnam Tavakkoli)表示,“如果你经营的不是必需品,就没有人会从你这里购买,你的产品就没有消费者。”“这导致了大量失业、经济衰退和物价高涨。”

另据伊朗《哈姆沙里日报》(Hamshahri)报道,去年新年期间,约有2500万游客入住伊朗酒店,创造了120万个临时工作岗位和12亿美元的收入。但眼下,当地旅游市场已大幅停摆。

英国《金融时报》写道,伊朗集市至今仍然开放反映出一个现实——许多人无法承受社会隔离的代价。

40岁的阿扎尔(Azar)是德黑兰地铁里的一名摊贩,她说自己前一天只卖了两双袜子,刚好够付晚餐的钱。“我没有待在家里的奢侈。谁来付我的房租?至少昨天晚上我可以买一块面包和一块奶酪当做晚餐。”

驻德黑兰的经济和政治分析人士赛义德·莱拉兹(Saeed Leilaz)认为,在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之际,伊朗穷人可能受到最大影响。“对街头小贩来说,情况更糟,因为他们必须在病毒和饥饿之间做出选择。”

也有观点认为,一旦击败病毒,伊朗经济将借旅游业复苏迅速反弹。因为伊朗人民热情好客,当地数百处历史遗迹长期以来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栏目主编:杨立群 文字编辑:杨立群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苏唯
评论(2)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