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海上记忆
坍坍涨涨,涨涨坍坍,逐渐并涨成了现在的崇明岛。 这仅仅是史志上的说法。在民间,关于崇明岛的形成其实还有着多种多样的传说。
作者:柴焘熊 2018-11-11 14:16:15
(1)
(0)
一百年前的今天,一战宣告终止。在费穆编剧的电影《世界儿女》里,巍峨的欧战纪念碑高耸黄浦江边,主人公国新的父亲说:“这座纪念碑,是纪念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争自由而牺牲的人们!”有些东西,有些情怀,我们已经只能在照片、影视剧里看见,而在记忆里荡然无存,仿佛从来没有过那一幕。克罗齐说,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是否可以理解为,历史的真相只存在于我们的精神中?
作者:邢建榕 2018-11-11 14:14:27
(6)
(0)
100年前的秋天,复旦大学部分学生发起戊午阅书社,每人捐洋两元购置书籍,自主管理,由此形成了复旦大学图书馆的雏形。走过百年历史,今天这座图书馆里,每一本书,或多或少都是过去一个世纪里某一个时段的见证者。
作者:沈轶伦 2018-11-04 17:13:50
(2)
(0)
从上世纪三十年代初,陈伯吹在上海大夏大学半工半读,兼职做幼儿师范的教师,同时应北新书局的邀请担任《小学生》半月刊的主编开始,六十六年中,他回复读者、作者的信件估计有数千封之多,”而且对于回信十分认真:“这是他从事教师、编辑、作家工作几十年养成的习惯,无论来信是小学生、中小学教师,还是作者或出版行业的领导,他都热情洋溢地回信,从不敷衍。”
作者:唐吉慧 2018-11-04 08:20:55
(4)
(0)
野猫洞的地理位置十分奇特,其形状似野猫出入的洞穴,入口处比较狭窄,约100余米,里面南北纵深长约1000余米,东西宽度自入口后逐渐扩展至700余米。过去这里仅有一条南向北的小路,很狭窄。但水系发达,四面环河,曲径通幽的水巷很像水上迷宫,而且与外河沟通,河道两岸芦苇茂密。如果不熟悉这里的地形,很容易迷路。
作者:陈志强 2018-11-03 16:50:05
(1)
(0)
当晚,我们的餐桌上出现了一大碗叫不出名称的菜。但见油汪汪的碧绿碎葱中,浮着灰褐色的手指般粗细,丝瓜状的东西。船长吃了一口,称赞说,好味道啊,什么玩意儿?站在一旁的老祁笑呵呵地说,葱油海山芋啊。大家诧异了,海山芋有这么好吃吗?老祁不慌不忙地说,海参有两大类,名贵的刺参和较次一级的光参。海山芋属光参类,又叫海番薯、海地瓜。在海参当中是卖相难看,吃口不错的。他在锦江饭店时做葱油海参就用海山芋做原料,不过是晒干后再水发的,就像水发鱿鱼干一样,凡海参干水发后做菜,更有嚼头。后来老祁给我们做过经太阳曝晒后的葱油海山芋干,带着阳光的香味,口感甚好。 
作者:王坚忍 2018-10-30 10:48:05
(2)
(6)
那一晚,大连路975弄72号的阁楼,见证了影响整整一代中国人的文学作品《伤痕》诞生。而大连路、和平公园,以及周边环境的景致,这些自然中的一草一木,后来被卢新华写入小说《森林之梦》中。因为《伤痕》而一举成名的卢新华,毕业后去《文汇报》工作。大约在 1983年,大连路的住房拆迁,他住到秦皇岛路,之后下海,继而出国。上海让他享受了少年得志的光环,也成为他此后努力要卸下的负担。
作者:沈轶伦 2018-10-29 19:10:19
(1)
(0)
五方杂处、华洋共治固然带来文化的交融和碰撞,但事实上,在举办西式舞会的当口,蔡均面对的是华洋冲突。 
作者:孙建伟 2018-10-29 17:12:38
(1)
(0)
巨鹿路675号,上海作家协会所在地,无数文学青年心中朝圣之地,也是《收获》杂志主编程永新工作35年的地方。在这里,他守护代代相传的对文学的初心。
作者:沈轶伦 2018-10-22 12:39:27
(1)
(0)
到电影的后半部分,我们终于看到了熟悉的明星大戏院,看到了戏院周围特意布置的场景,简直是目不转睛,聚精会神,突然又看到了戏院门口卖水果的老太、擦皮鞋的老头、卖糖炒栗子的小贩,虽然都是一晃而过,旁人恐怕根本就不会注意到,但是我们一眼就看到了,还情不自禁地叫了起来,就好像看见了老朋友一样。这样别有一番滋味地看电影,我也真是前无先例,后无继续,仅此一次。  
作者:陈正青 2018-10-22 12:31:27
(3)
(1)
许多上海知青的印象里,大多忘不了“新海农场”这一名词。它是当年崇明地区建立最早的国营农场,曾经先后有数万上海知青在那里生活过,挥洒过他们的青春汗水。时至今年,新海已有60个年头。
作者:柴焘熊 2018-10-17 14:12:29
(3)
(2)
现在苏州河边的工厂和棚户一个接一个被改造成高级楼盘,曾经臭气熏天、治理后焕然一新的苏州河成为了卖点,当然房价即使在十多年前也已经高不可攀。每当经过这些楼盘,想到那些能看到河景的窗口里住着的人,他们多半不是在苏州河边长大的,他们不会知道原来苏州河是什么样子,原来住在那里的人是怎么生活的,这时候总有一种小时候心爱的玩具被人夺走的感觉。我默念着海纳百川大气谦和,试着逐渐接受苏州河已经不再属于童年的我的事实。
作者:王晓宇 2018-10-17 14:12:24
(3)
(1)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