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虽然屋子已经易主,藏书已经四散,屋主去世多年,孙自己也做了爷爷。但是,少年时代,他在外祖父家打地铺过夜的场景却越来越鲜明。那四米层高的屋子客厅,那些从地面直达屋顶的书架,那些散发纸张气息的线装书,一样样都历历在目。
作者:沈轶伦 2017-11-10 18:29:49
 (3)
 (0)
1927年,海关大钟由英国Joyce&CO.Ltd 公司制造,总造价为5000多两白银。制成当年8月,从伦敦运到上海,原包装木箱连同大钟有8.25吨之重。当时吊装大钟至72米多高的钟楼时,外滩行人无不驻足观看,啧啧称奇。1928年元旦凌晨1点,海关大钟敲响了第一声,由于解放前中国没有统一时间,当时上海时间比北京时间早一个小时。自1949年6月1日零时,上海海关大钟拨慢一个小时,从此上海开始进入“北京时间”。
作者:沈轶伦 2017-11-06 12:06:37
 (4)
 (1)
这些大“块头”的相扑队员是怎么坐进这一辆辆轿车的呢?陪同的翻译中有一位姓巫的人,恰巧是居住在我家楼上的邻居。后来,这位翻译解答了我的“好奇”:原来,为了让这些大“块头”能顺利地坐进轿车,有关单位拆除了部分车内座位,使得每辆车成了“特殊”的车,相扑队员才能“舒适”地坐进了车。
作者:龙钢 2017-11-03 14:19:05
 (3)
 (0)
西江湾路574号,是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上海市团校所在地。二十多年前,它还有一个颇为响亮的名字——上海青年管理干部学院,这所占地只有18亩的学院,其实从1928年到现在,先后成为上海法学院、财经学院研究部、上海外国语学院分部、上海西江中学、复旦大学分校、上海大学文学院,上海青年管理干部学院。那些已经消失的学校就在这风风雨雨九十年中,见证着我国高等教育的历史沧桑,见证着中国百年现代化发展历程的缩影。
作者:施敏 2017-11-03 10:00:36
 (2)
 (0)
从1926年诞生之初至今,这幢矗立在南京西路黄陂北路的地标性建筑,曾经先后于跑马厅大楼、上海体育宫,1952年被用作上海博物馆和上海图书馆的馆址,1959年上海博物馆他迁,1997年上海图书馆撤出。2000年3月18日上海美术馆由两百米外东迁而来,落户于此。2012年10月1日,上海美术馆迁至2010年上海世界博览会场浦东园区的中国馆,该建筑从此闲置。
作者:沈轶伦 2017-11-02 14:18:35
 (2)
 (1)
上海不少里弄已经不见踪影了,但永乐里还在,不过是当年烧煤球炉的家庭现在烧液化气了,当年麻将台前摸牌的母亲现在换成女儿了。任凭外面的时代和环境怎么变,这条里弄却似在海底,没有大变化。只是偶然一抬头,才发现天井上空,东西南北四向,早有高楼大厦的影子围过来了。像有人从高处探头望向井里一样,望着永乐里的一切。
作者:沈轶伦 2017-10-31 13:19:26
 (0)
 (1)
追根溯源,新知书店作为三联书店这条大河的源头之一,它在虹口的历史应该被后人记住,北四川路8号(现在为中国银行24小时自助银行网点),也应该是虹口文化地图上的一个亮点。
作者:王坚忍 2017-10-29 09:14:53
 (1)
 (0)
重阳吃蟹,当吃雌蟹;有道是“九月团脐十月尖”,即坊间所说的“九雌十雄”。“谓九月团脐佳,十月尖脐佳也。”(顾禄《清嘉录》)上海人把不会吃蟹的叫“牛吃蟹”,会吃蟹的则号称吃侬肉还侬壳、吃完后蟹壳复为原蟹。而来自吃蟹之地昆山的徐昂发、这位康熙年间主持江西乡试的提督学政则告诉我们另一吃蟹的本事:“制成蝴蝶堆银碗”,是要让蟹变蝶。都说吃蟹忌同时吃柿子,我在1924年出版的《上海轶事大观》里读到:同治年间,曾任松江太守时南峰食蟹再吃柿,腹中剧痛。“吐泻并做,四体厥冷,目翻唇青,至天明毙矣。”
作者:袁念琪 2017-10-28 20:14:23
 (2)
 (0)
那时候,厂里每隔一段时间会给职工发印有厂名的搪瓷杯,这个破旧的杯子终于到了“退役”的时候,但是母亲不舍得把陪伴了这么多年的物件扔掉,像宝贝一样保存了下来。那个年头,在有着近五千人的国营大厂里工作,该有多自豪。搪瓷杯上“厂兴我荣,厂衰我耻”的标语,可以说是镌刻在老棉纺人心中的信仰。
作者:施敏 2017-10-22 19:10:23
 (3)
 (0)
这幢“荣宅”,是荣宗敬呼风唤雨、屡创民族资本神话的地方;他最终黯然神伤,被迫出走,也始于此。因此,云鬓凤钗、锦衣华服,并不是“荣宅”的全部。
作者:读史老张 2017-10-22 19:08:44
 (7)
 (0)
在这幢楼内,陈燕华第一次灌录了《燕子姐姐讲故事》的磁带。也正是在这里,她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嗓音的天赋和个人的志趣。从此,她的声音和她的名字,伴随了一代少年儿童的成长。而一切,是从她第一次放好自行车,走入那幢小红楼开始的。
作者:沈轶伦 2017-10-16 08:19:57
 (4)
 (5)
1956年黄石5岁,随父母住进江苏路285弄。1999年黄石48岁,和兄弟姐妹一起离开这里。此间近半个世纪的岁月,对城市来说只是一瞬,对一条弄堂来说,足以物是人非。对黄石来说,这弄堂就是他认清上海奥秘的窗口——原来寻常小日子背后,可以藏下多少吊诡。
作者:沈轶伦 2017-10-08 11:35:18
 (1)
 (0)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