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1956年,延庆路141号一幢西式砖木结构小楼被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作为宿舍安置员工。正是这一年初,程多多和兄长姐姐以及母亲,一起跟随父亲程十发搬入这里。父亲在这里创作了一系列重要作品,接待了无数重要宾客。至于多多,这幢房子见证了他的童年和所有青春启蒙。
作者:沈轶伦 2017-05-26 18:36:07
 (4)
 (0)
严幼韵说,她长寿的秘诀是:“不锻炼、不吃补药、最爱吃肥肉、不纠结往事、永远朝前看。” “一个杯子不是半空的,而是半满的。”这位上海总商会第一任会长严筱舫的孙女,上海复旦大学的第一届女生,著名外交家顾维钧夫人昨天在美国纽约寓所,走完了自己112岁的传奇人生。
作者:沈轶伦 2017-05-26 11:24:24
 (9)
 (0)
傍晚时分,在大风大雨中,当我们将铜像吊放到基座上时,吊车的吊臂定格在那里了。因为如果马上抽去钢缆,那么铜像随时会被大风刮倒,后果不堪设想!只能用冲击钻打洞,安装膨胀螺丝,然后用电焊焊牢。原先准备的冲击钻,没用几下就趴下了……
作者:臧庆祝等整理 2017-05-22 08:30:54
 (1)
 (0)
1962年,17岁的少年钱乃荣走进位于淮海路的上海旧书店时,千万种关于活着的和活过的人的气息,借由旧书,扑面而来。它们属于眼下,又不属于眼下,与窗外的时代互为补充,传递着新书不能传递的丰富信息。它们成了钱乃荣的启蒙者和引路人,也如草蛇灰线,将他未来的人生轨迹,一点点预示出来。
作者:沈轶伦 2017-05-21 09:52:18
 (6)
 (1)
1982年,上海戏校招生。报考的人数近三千,10岁的史依弘脱颖而出。之前四年,在上海体育宫练过的武功、学过的体操、得到的磨练、练出的意志,似冥冥之中布局好的阶梯,将史依弘引领向一条京剧之路。 因此,1998年,当上海大剧院在上海体育宫原址上建造起来的时候,史依弘就暗自许诺:要去这个自己童年最熟悉的场所登台演出。
作者:沈轶伦 2017-05-20 09:51:16
 (3)
 (0)
正因为那时候学校的功课少给学生留下大量业余时间,我才有许多余地发展或开发自己的爱好兴趣,这些对我的一生都有深刻影响
作者:钱乃荣 2017-05-17 17:29:57
 (3)
 (1)
陈旭麓、顾廷龙、汪熙、黄苇和徐元基……1976年这么多大师“教”我一个研究生
作者:陈正青 2017-05-13 11:46:06
 (7)
 (7)
没有人能想到,一代笛王的启蒙老师,是邻居皮匠。就像没有人想到,在解放前,高档住宅林立的淮海路街区,还曾有钱家塘这样一个平民世界。 劳动者自娱自乐组建的小乐队,为相同境遇的人们带来无上欢愉。这种对音乐的热爱,发自肺腑,是用劳动本身连接着对艺术的理解。小小一支“竹管筒”,也为这个叫“海根”的男孩插上翅膀,带他去到陋巷里的人想也不敢想象的宽阔世界。
作者:沈轶伦 2017-05-07 12:50:28
 (11)
 (15)
上海和浙江知青的房间里,有人大口拼白酒、灌啤酒。浙江人喝酒咬的是库存鱼干虾干,还有紫菜什么的,上海人刚到北地,还有些精贵物资残存:午餐肉罐头凤尾鱼罐头加香肠咸肉。记得一个叫老潘的上海知青,从箱子里摸出一罐1500克重的圆桶午餐肉,返回浙江知青房里,端起一茶缸白酒,豪气十分道:喝!在大家的惊愕中,竟将本该众人一人一口轮圈喝的酒,生生削去了三分之二。也不知是哪屋接哪屋,唱起了"知青之歌":蓝蓝的天上,白云在飘荡,美丽的黄浦江畔,是我可爱的家乡⋯⋯
作者:盛晓虹 2017-05-06 11:44:52
 (2)
 (13)
由于这条铁路的存在,当时与铁路两侧平行的东、西江湾路及附近的马路常常拥堵不堪,加上周边有虹口体育场、虹口游泳池等公共娱乐场所,遇到有大型国际国内赛事,人流量相当高。特别是当年虹口体育场经常有国际足球比赛,散场时短时间内人流特别集中,往往要一个多小时才能散去。此时,许多人就会在铁轨上行走,相当危险。另一个情况是,虹口体育场附近铁路围栏铁丝网常被扒开一个口子,自行车和行人从扒开的口子横穿铁路的现象屡见不鲜,火车经过时险象环生,常有人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
作者:龙钢 2017-05-01 10:10:17
 (2)
 (13)
很多人都知道文庙书市每周日早上七点半开始,其实,题有“上海文庙”牌坊正对面的方斜支路上,好多摊主半夜两点就有人来抢占地盘,如果早上五点到可能就找不到地方摆摊了。有些淘书客为了淘到好货,半夜就会出动以抢个先手。他们或借着路灯微弱的光,或是打着手电筒,更有甚者还会头顶矿工照明灯——这就文庙传说中的“鬼市”。这一切都是因为摊位过于紧张,“鬼市”成了他们唯一的选择。这“鬼市”里的读书人也非同一般,个个如狼似虎,书从麻袋里倾倒的那一刻,淘友们如同刑满释放的囚犯扑向久别重逢的老婆,眼中喷着火,手到书就不放。
作者:施敏 2017-04-30 12:34:11
 (1)
 (14)
把手中的橄榄核如飞机投炸弹般地落向目标,若把地下的那颗橄榄核顶出了框,就赢得这枚橄榄核。只要顶出,那就可以继续顶。没顶出,就换人顶。有人把它与刮豆腐格子、刮香烟壳子并列为上海男小囡欢喜的三大游戏。
作者:袁念琪 2017-04-27 10:31:59
 (5)
 (15)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第二届微电影大赛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