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海上记忆
不多会,就有人上来问:“球票有伐?”虽然当时年龄小,但个子高,还穿着一身运动服,球迷们都以为我是专业足球运动员,肯定会有球票,因而,纷纷围了上来。有拿手表票的、有拿自行车票的、有拿缝纫机票的……虽然我很想换得一张这种计划供应的紧俏商品票子,但说实话,即便换得了紧俏商品票子,估计家里也可能买不起
作者:龙钢 2018-06-19 10:36:48
(2)
(4)
不一会儿,左邻右舍包的粽子呈现了,有三角粽、小脚粽、四方棕等等,看着心里喜洋洋的。待到下锅煮时,厨房里一股粽叶香飘出,弄堂里走过的路人也会说上一句,“这家人家粽叶蛮清香的……”,此时的我有点嘚瑟,亲自摘的新鲜粽叶就是不一样。
作者:龙钢 2018-06-16 14:49:04
(8)
(1)
1930年的虹口塘山路业广里到爱文义路普益里,再到南京西路静安寺重华新邨,最后到乌鲁木齐南路178号院,夏衍一家在上海住了近三十年。夏衍的后半生是在北方生活的,但他坚持保留了在上海的生活习惯和文化人的交游方式。
作者:沈芸 2018-06-14 07:05:06
(2)
(0)
上海人的实惠和小日子,在日常饮食里
作者:袁念琪 2018-06-13 14:49:12
(6)
(3)
冬天热腾腾、夏季凉爽爽的老白酒必能饮个痛痛快快。亲家间推杯换盏、碰杯喊干,家人根本不会有什么阻拦。 “投了人生不吃酒,花花世界白白走。”意思是投人生来到世上,能呷上一口老白酒是为人间的最大享受。若是连老白酒都吃不上一口,岂非在人世间白走一回?
作者:柴焘熊 2018-06-09 09:15:45
(3)
(0)
孩子在这里出生,在这里成长,直到日后长大成人,再结婚生子,一代代人的生活,就这样在四川北路上不断轮回着。
作者:吴德胜 2018-06-08 13:47:46
(0)
(1)
2018年2月任上海戏剧学院副院长之前,杨扬差不多在华东师大度过了35年。这些在丽娃河里游泳的日子,不禁让杨扬想到少时在家乡余杭的日子。他家门口不远处也是一条清澈的江水,小时候的他常一个猛子跃入江中,从水下穿过正在行驶中的船队船底抵达对岸。在水中游泳的时候,总也不觉得距离长短,等冒出水面回头一看,会发现自己游了很远。
作者:沈轶伦 2018-06-08 11:12:52
(1)
(0)
六月,孩子们到了放榜的时候,或者紧张或者欣喜。大家将收到自己的成绩报告单。遥想四十年前,我也是个在等待成绩单的小朋友。
作者:赖云龙 2018-06-02 14:38:14
(2)
(0)
关于虬江路,80后会说,它是一个二手电子市场和仿货集散地,70后记得这里繁盛的自行车买卖盛况,60后曾经来这里购买旧家具、维修小家电,50后在这里淘过半导体零件,40后则可能在这里买到日侨的日用旧货。
作者:沈轶伦 2018-06-02 13:46:57
(0)
(0)
沿着四川北路到山阴路,在这条路的中间点上,正好能看见日本人内山完造开设的内山书店。曾经,在内山书店内,背向店门处,有一把属于鲁迅先生的专座——一张藤椅。如今,藤椅不在。但先生留下的故事,依然在这条路上传颂。
作者:沈轶伦 2018-06-02 11:22:22
(4)
(0)
在上海中心城区还有一座“山”。这座位于虹口区广粤路附近的“山”,人们习惯性把它叫做“靶子山”,当地人也有叫它“垃圾山”的。说起“靶子山”,还要追溯到70多年前了
作者:龙钢 2018-05-30 08:20:17
(2)
(0)
汉口路309号。1949年5月28日清晨四点多钟,版面已全部拼好,只等机器开印了。盛步云跑出申报馆,只见门口已拥满了许多报童和读者,他们都在等待着上海人民自己的报纸诞生。也就是从那一天开始,申报馆有了新的名字、新的使命。这幢优秀近代建筑迎来了历史新一页。
作者:沈轶伦 2018-05-25 12:47:52
(0)
(0)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中国技能大赛媒体注册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