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海上记忆
战至下午5时许,黄旅长电告张治中将军,决定加大攻击力度,于天黑前拿下敌司令部。这时日军用迫击炮还击,正在八字桥附近(今虹口静安交界处柳营路、同心路、水电路交叉口)指挥作战的黄梅兴旅长不幸中弹,当场殉国。
作者:李迅 2018-08-13 17:14:55
(2)
(0)
宅前金瓜朝阳嗮,屋后芦穄迎风立
作者:柴焘熊 2018-08-10 17:37:08
(1)
(0)
上世纪20年代中期,沪西成为工人聚集地。上海近80万工人中有20余万是纺织工人,而全市58家纺织工厂中有近20家设在沪西。外国资本家对中国工人经济上的榨取、肉体上的摧残、精神上的折磨早已引发公愤。人们渴望改变什么,但还无力改变什么。但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没有人天生甘于被奴役。在这片土地上,火种在燃烧。
作者:沈轶伦 2018-08-10 17:07:11
(4)
(0)
正在焦急间,一辆37路车劈开雨幕靠站,赶紧上车。半小时后,车驶上外滩外白渡桥,但见河上大雨滂沱,河面涨得快要溢出来了。河两岸人影憧憧,外滩的水务工作者和志愿者们正披着雨衣,打着手电在巡堤。堤旁堆放着应急的草包。
作者:王坚忍 2018-08-02 17:48:13
(7)
(1)
1940年7月30日,侵华日军在崇明竖河镇制造了惨绝人寰的大烧杀,120余崇明同胞惨遭杀戮。
作者:李迅 2018-07-30 14:00:59
(1)
(0)
1951年开始,传统评弹演员转型,演唱的不再是帝王将相、才子佳人,而是身边的故事和时代的旋律。在延安中路549号的洋房里,首批加入上海评弹团的18位艺人,以及陆续加入的其他评弹名家、编剧等汇聚一堂,为中国评弹艺术首个国家级剧团,为评弹这门艺术,试探一条新路。
作者:沈轶伦 2018-07-27 13:54:07
(5)
(1)
农田劳作休息时,褪几根芦穄去阴凉处坐下,舜皮后甜汁入口,清凉解渴。晚饭过后乘凉消暑,一家老少或左邻右舍围坐在场院里聊天,也会吃上几根芦穄,侃侃家事国事。
作者:柴焘熊 2018-07-24 10:48:47
(3)
(0)
时,公交车不像现在无人售票,售票员见我上车让我买票,我摸摸口袋,不好,居然没带钱,这下我开始慌张了。还没争辩,售票员就认定我是“逃票”,任我怎么解释,售票员都不“放过”我,还把我带到了终点站,有车队人员像“押”犯人似地把我“押”到家里,交给父母,并严厉地教训了我一顿,说下次再犯会怎么样怎么样,吓得我父母忙赔礼道歉,并补上五分钱车费。
作者:龙钢 2018-07-24 10:48:25
(1)
(4)
作为首条高速公路,沪嘉高速公路在上海也开创多个先河。2003年,它被评为上海市第一条高速公路文明畅通通道;2006年,成为上海首条试点电子不停车收费(ETC)的高速公路;2012年,率先在上海使用自动发卡机……30年的探索,凝结成了一部高速公路创新史。
作者:马士茹、董晖、韩菁 2018-07-24 10:48:07
(1)
(4)
1958年,秦绍德11岁。爬到西仓桥街93号顶楼晒台,看出去是老城厢最核心区域的景色。在这里生活的经历让秦绍德体会到,什么是城市底蕴的厚度,什么是城市包容的宽度。不论日后走到哪里,这份老城厢赋予的智慧一直伴随着他。
作者:沈轶伦 2018-07-17 18:21:56
(4)
(0)
1985年,在纪念五卅运动60周年之时,市文管委在五卅运动发生地竖立起纪念碑。南北两侧的两块碑体,分别高4米、宽12米,背面各有一组展现五卅斗争历史的青铜浮雕。碑体、地坪、道路和基座的花岗石,均采自泰山。这寓意着,在这条路上,烈士的牺牲比泰山还重。
作者:沈轶伦 2018-07-07 10:48:13
(3)
(1)
据统计,上海曾经有过100万只煤饼炉子。但就在这样艰辛的条件下,乐天安命的上海人,习以为常地解决了一日三餐问题。
作者:王坚忍 2018-07-07 10:48:04
(3)
(0)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中国技能大赛媒体注册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