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朝花时文
我仿佛还听得到父亲的话:这一块有三间屋子,我给你留着,以后你可以回来住。
作者:牛 斌 2020-05-30 14:28
(1)
(0)
有多少人还记得它的功绩?
作者:俞亮鑫 2020-05-30 08:21
(16)
(4)
总有那么多美好的人事值得用诗歌赞美。
作者:毛尖 2020-05-29 07:47
(3)
(0)
石钟琴说,她第一次扮演白毛女是在1969年的广州。一跳就是8年,于是,她的名字与白毛女相系一生。
作者:袁念琪 2020-05-28 07:46
(2)
(0)
“我归国后,一生只在复旦,一生只当复旦的教授,一生只做复旦的校长。”
作者:读史老张 2020-05-26 07:51
(15)
(4)
俱往矣。面对妇女能顶“半边天”的现时,封建主义的“大辫子”从许多人特别是男人的心头剪掉了吗?女性应有的社会地位与人格权益均得到保障了吗?
作者:齐世明 2020-05-24 08:11
(2)
(0)
儿时后滩的外婆家,如今虽然已经没有了以往的模样,但它的人文景观,外婆曾带着我和表妹们,在黄浦江边的木排上洗衣劳作的样子,以及点点滴滴的生活常态,就像一个历史的画面,更像看在眼里的景、读在心里的书,定格在胸中就永远不会移动了。
作者:奚美娟 2020-05-22 07:52
(7)
(0)
一座丰碑
作者:陈富强 2020-05-21 07:51
(9)
(0)
老话说:近山者仁,近水者智。这个占地500亩的春晖中学背靠小越横山,左侧则是波澜不惊的白马湖。仁和智,它都有了。
作者:童孟侯 2020-05-20 08:02
(5)
(2)
不知道把多少看官给弄晕了
作者:周岭 2020-05-19 07:51
(9)
(3)
“文物原来还可以这么玩!”
作者:刘铁峰 2020-05-18 07:53
(3)
(0)
可能关乎“铲屎官”们的幸福!
作者:林少华 2020-05-17 08:01
(4)
(1)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