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朝花时文
在所有媒介走向高度融合的趋势下,电影工作者要面对的课题是,如何来适应以及引领这场变革,尤其,当电影的内容、形式和表达不再由制作方来单向主导,观众的影院体验和审美趣味也不再由一块屏幕来决定时。
作者:金涛 2019-12-16 16:16
(2)
(0)
那时家家都穷,平等地穷着。
作者:梁琴 2019-12-12 19:24
(4)
(0)
31年前,上海一群连国内飞机都没坐过的工人,坐上了飞越太平洋的航班,去往一个陌生的国度,在美国一家倒闭的企业中沙里淘金,挑选有用的设备,打包运回上海。开眼界,出洋相,学技术。上海的工匠也让美国同行刮目相看,他们圆满完成了任务。
作者:郑 宪 2019-12-12 07:46
(38)
(1)
人生就像一次空中远航,不在于飞得多高,也不在于飞得多远,无论你飞到哪里,圆满落地便好。
作者:戴 民 2019-12-11 10:35
(7)
(0)
20年来,亲聆了三场捷杰耶夫率马林斯基交响乐团演奏的音乐会,见证了这个乐团和他的指挥,从青涩的青年时期升华到了一个成熟的国际型乐团和大师级指挥。中国的观众对他们也情有独钟,给这位用牙签指挥乐团的指挥起了外号:“姐夫”,“牙签哥”。这位“指挥沙皇”欣然接受。
作者:潘争 2019-12-10 06:49
(3)
(1)
这不是一次理想的观影体验,但我知道,这才是生活常态。那些精彩的、搅得人心生疼或是拼命烧脑的好电影,才是不多的可以出离庸常的瞬间。希望,有更多的猫,可以从笼子里走出来,长成真正的老虎。
作者:程果儿 2019-12-05 17:34
(22)
(1)
国内大学都有门房,但他们一般都不是主角,寂寂无名。然而在复旦,不记下门房故事,百年校史又似乎缺了一角……
作者:读史老张 2019-12-05 07:51
(11)
(1)
感恩的话语不要只在感恩节才去说,感恩的心情也不要只在感恩节才萌生。毕竟,感恩更需要行动
作者:李之柔 2019-11-30 09:27
(13)
(15)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的语言革命与新诗的创新之“变”,没有天马行空、掀天揭地的思想力、想象力、创造力,是不可能实现的。所以我说,什么是新时代诗歌创作真正的先锋?真正的先锋,一定是如入无人之境的先锋,他们长久而沉默地扎根生活的大地,独木成林。我相信能够载入文学史的诗人,无一例外,都是这样的人。而且,他们不会急功近利。
作者:王久辛 2019-11-29 19:12
(5)
(4)
巴金与萧珊旅行结婚来到贵阳花溪,住进了“花溪小憩”。
作者:顾定海 2019-11-29 09:31
(6)
(3)
我纠结此事,到流沙河先生家里求教。他说:“你不要到《星星》来,当编辑,你就写不成东西。你就在乡下教书,放假了,就到我家来读书。”
作者:杨然 2019-11-28 08:49
(2)
(1)
风吹过的地方,总是会落下种子的。种子落在藻溪这片温热的土地之上,只需一场好雨,便有新芽生出。新芽即使不能即刻成林,即使只长出了一丛花草、几棵树木,藻溪和它所在的苍南,终将慢慢地因为新的文化的浸润而变得更为郁郁葱葱。
作者:张翎 2019-11-28 08:06
(2)
(2)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