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城事 > 海外惊奇
就这样一路哭着回到座位上收拾东西,离开了那座楼。老板一直默默地跟着我,后来又问我要不要送我回家,我说不用。自己把纸箱抱到车上,离开了那个公司。开车回家的路上,眼泪止不住地流,感觉好像是世界末日到了: 我被裁员了,我没工作了,我以后怎么办?这些问题在脑海里不停地翻腾着。
作者:春阳 2018-07-12 07:36:20
(1)
(1)
难忘的是夕阳在山上最后收去的一刻。天渐渐暗了下来,唯有山顶那一块绯色被围在了朦胧的紫色之中,逐渐缩小,脉脉含情地看着你,让你顿起不忍之心。就在你目不转睛盯着那块夕阳,然不知什么时候天空成一片青紫,绯红竟然无声离去,留下了神圣的庄严和无限的惆怅。
作者:黄阿忠 2018-07-10 07:36:35
(1)
(0)
野生圈与州立公园不同,公园有野生动物,但是人工痕迹很多。野生圈纯粹是被保护起来的荒原,湖泊和沼泽地,周围只有狭窄的碎石通道,连人都不准下来行走。这样的野生圈,是另一种生态,很值得去看看。
作者:融融 2018-07-06 07:47:30
(2)
(0)
美国首屈一指的鸟类摄影家要数亚瑟·莫理斯,他是日本佳能相机在美国的首席代理人。莫里斯的照片价值连城,甚至开一堂课,每个学员要交近千美金。凡是被莫里斯公开出售的照片,都有摄影器材和技术指数介绍,还标明拍摄地点。
作者:融融 2018-07-05 07:47:25
(4)
(0)
然而,澳洲人喜欢阳光,却简直是幽默,他们恰是最经不起晒的。澳洲大多欧洲后裔,天生白皮肤,这种皮肤缺少黑色素,许多人,阳光下晒上一天两天,再红也不发黑,即使红,也是红在雪白中,是粉红;而更多人,则天天晒,日日晒,晒到最后,远看还是白,近看则惨了,白皮肤上布满芝麻般的小黑点——他们仅有的黑色素,能黑成一点,却难黑成一片。
作者:黄惟群 2018-07-04 07:46:32
(2)
(0)
现在,对方唯一的选择就是走司法程序,在他看来就是无理取闹:迎春花第二年会长回来,甚至更好!有什么损失?难道真的仅仅只是为了自己权利被侵犯,想打抱不平?他相信美国的法律公正。也想借机验证一下:小额争议,通常在小镇法庭解决。
作者:汪翔 2018-06-30 07:37:57
(2)
(0)
一个小镇两个不同小区,生活着属于不同世界的两群人,思考着不同的问题,面对不同的挑战,使用着截然不同的方法和策略。
作者:汪翔 2018-06-30 07:37:56
(2)
(0)
越是这样就越不该无原则妥协。咱们华裔,在一些美国佬眼里就是软柿子,想怎么捏就怎么捏。动不动就让咱们滚回中国去。我最见不得这种态度,我得让所有人看看,什么叫做公民同权!什么叫先来后到。在这块地,我先来,她后到!码头是打下来的,通过自己,不卑不亢。
作者:汪翔 2018-06-30 07:37:55
(1)
(0)
后来他和托尼谈生意,两人一见如故,对方给他个建议:像你这样的开这种中端档次不够,至少得开凌志才配。当时他笑着说:还以为只有咱中国人喜好炫耀,美国佬也喜欢这套?
作者:汪翔 2018-06-29 06:50:38
(3)
(0)
按俄州法律,一棵树,坐落在哪家地域就属这家的私有财产。长出的树枝如果在空间跨越,跨越部分对方有处置权,没必要事先获得拥有树根家的认可。如纳尼娜想剪短空中越线的树枝,她可以这么做,不必获得老薛认可。老薛有完全的权利处置长在他的地皮上的任何植物,除非镇里有特别规定不许随便砍伐的大树。在那样情形,也只需和镇里交涉与邻居没关系。有些镇子对大树的砍伐有规定,不得随意处置,为的是保护生态环境。
作者:汪翔 2018-06-29 06:50:37
(2)
(0)
原本想忍忍,觉得既丢了工作又失去孩子的纳尼娜确实是可怜,人活到这份上失去点理智也正常,很多人可能就此崩溃。但她随后恶言恶语说出的几句话,却让老薛忍无可忍:你该知道有多幸运,我们国家给了你想象不到的优待、福利。如果在你们中国,你怎么可能有两个孩子。就是你们,抢走了我们美国人的工作。滚回你们的中国。很多关键词,她使用了强调的语气,似乎是害怕老薛听不明白,或者是听了不明白。
作者:汪翔 2018-06-27 09:17:52
(2)
(0)
一年四万多的收入不算高,不过对于他也是不错和幸运,学校有很多额外厚待没体现在薪水里。光靠他一个人的收入,想保住这二十万的房子,承担房贷会力有不逮。泡沫时代,房贷公司有意无意制造了很多潜在泡沫,零首付获得的房子在两人同时工作时,不会觉得是个负担。弄不好,两个人还有沉重的学生贷款在扛着。
作者:汪翔 2018-06-27 09:17:47
(2)
(0)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中国技能大赛媒体注册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