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区情 > 浦江眼 > 文章详情
青浦这位副区长擅长啃“硬骨头”,完成了多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分享至:
 (11)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茅冠隽 2018-07-05 07:12
摘要:“人不能无热情,若是没有热情,他将一事无成,而热情的基点正是责任心。”

“开会吧,大家不用挨个汇报,情况我事先已经了解了。我先说,说完大家有什么意见建议可以提。”拿着一支笔、一摞资料,余旭峰快步走进会议室坐下,和在座的公安、城管、规土等相关负责人简单打过招呼后,就“单刀直入”直奔会议主题:怎么做好市级重点整治区块的综合整治工作。会后,一些与会人员有点惊讶:省去了“主管部门先讲、配合部门再讲、分管领导总结”的常规步骤,这个区级会议只开了不到一小时,就制定出了整治方案的初步框架。不过,了解余旭峰的区里相关工作人员都知道,这位区领导“风风火火”的背后付出了多少,“于己于人,他都不喜欢长篇大论,会前肯定花时间做足了功课,把待整治地块的情况都摸透了。”

 

身为青浦区委常委、副区长,“实干”是余旭峰给干部群众留下的最深刻印象。今年已是46岁的余旭峰在青浦工作的第八年,分管工作从城市管理、城市建设一直到综合经济,虽然跨度很大,但他在分管的多个条线上都做到守土尽责。在事关区域发展的难事上,他是出了名的“出头椽子”,敢抓敢管敢担当,完成了多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干劲从哪里来?“人不能无热情,若是没有热情,他将一事无成,而热情的基点正是责任心。”余旭峰说。

 

 

立“军令状”啃下“硬骨头”

 

2011年余旭峰担任青浦区副区长,分管城市管理工作。彼时的青浦正值城市建设突飞猛进期,动迁力度前所未有,特别是青浦新城、徐泾、朱家角等开发建设前沿地区动迁量很大。和轰轰烈烈的动迁工作相比,安置工作则相对滞缓,当时全区还有5000多户动迁户没得到安置,有的动迁户拿了十多年的过渡费仍在外租房,昔日的未成年人已到适婚年龄却没有婚房,有的老人直到过世也没住上自家新房,抱憾而终。动迁安置问题,成了那段时间青浦区信访的焦点。

 

“老百姓都盯着呢,新一届区政府能不能打开工作局面、有没有新气象,看的就是这件事。我是区政府分管这项工作的领导,压力确实大,但责无旁贷,必须全力以赴。”2012年,余旭峰主动请缨担任区房屋土地征收补偿工作指挥部的总指挥,立下“军令状”:三年里完成存量安置任务。

 

立“军令状”说说容易,做起来难。5000多户动迁户,就是5000多个矛盾点,一旦处理不好,每个矛盾点都可能变成“定时炸弹”。那段时间,余旭峰成了个“拆弹专家”,每天大会小会不断,跑遍了全区大大小小的动迁基地,力求吃透每个动迁基地的情况,了解每户待安置户的诉求。“动迁安置不能打无准备之仗,每户的矛盾点不同,诉求也不同,必须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在广泛调研的基础上,余旭峰提出了“二三六”工作目标,即2年内全面完成119个存量基地征收补偿,3年内全面完成历史存量动迁过渡户安置,6个月内完成新开基地征收补偿,还牵头制定了《青浦区动迁安置三年行动计划(2012年-2014年)》,超额完成了安置计划任务。

 

如果说动迁安置是城市管理中的“硬骨头”,那么依法强迁就是最硬的那一根。余旭峰告诉记者,2012年时,朱家角有一户人家无论怎样都不愿接受动迁安置,户主身上天天带着一把菜刀,家里放了好几个液化气罐。此前,青浦区还未有过一例依法强迁案例。“司法程序早已走完,依法强迁完全没问题。但动还是不动?什么时候动?作为分管领导,下了指令,干得好是应该的,干得不好就是盲动,出了事要负责。”最终余旭峰顶住压力,谨慎指挥,冷静妥善地解决了这户动迁户的动迁安置问题。2012年到2014年,青浦区共安置2011年之前的动迁过渡户5579户。

 

余旭峰(左二)。

 

“胆大”的同时还“心细”

 

身为副区长,光“有勇”肯定不够,必须“有谋”。青浦区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姚晓平以前在法院工作过,他告诉记者,余旭峰有一个非常独特且重要的能力:善于“归纳争议焦点”。“法官审案,双方当事人会洋洋洒洒说各种和案情或相关、或不相关的事,评判一个法官优劣的重要标准就是‘归纳争议焦点’的能力。余旭峰副区长在这方面能力很强,总能在纷繁复杂的各类情况中找到问题焦点和解决问题的突破口。”

 

青东农场位于青浦区东南部,总面积747.71公顷,其中违法用地127.06公顷;房屋面积125.42万平方米,其中违法建筑107.28万平方米。长期以来,该地区的属地化管理尚未实现全覆盖,违法用地、违法建筑、违法经营、违法排污和违法居住的“五违现象”大量存在,环境污染严重,外来人员聚集,社会管理薄弱,安全隐患突出,群众反映强烈。“整个青东农场原先‘五违’现象非常集中。这和不远处的青浦新城区形成鲜明对比,就像一个人脸上光鲜亮丽却长了一块斑。”姚晓平告诉记者,为保障市级“五违四必”重点区域整治任务顺利完成,青东农场必须在2016年上半年完成整治,但因区域内情况错综复杂,此前相关部门和夏阳街道开展过几轮整治,都没有“除根”。2015年底,余旭峰开始牵头该地块整治,了解清楚情况后,在繁杂的法律关系中迅速总结出一套“六个全面”的工作方法:全面排查违法情况、全面认定违法用地和违法建筑、全面约谈商户并告知整治要求、全面要求商户解约、全面管控只出不进、全面限时搬离并拆除。照着这套工作方法,相关部门在2016年6月底前就完成了青东农场的整治工作,违法用地被全部消除,违法建筑被全部拆除。

 

轨交17号线、西虹桥开发建设、国家会展中心等项目是青浦等待多年的重要机遇,必须尽快落实征收补偿,为项目落地腾挪出宝贵空间。工作中,余旭峰很快总结出了群众的“四怕”:怕补偿政策不公平,导致先拆的吃亏;怕干部办事不公,使“老实人”吃亏;怕带头签约生事,遭到其他户的反对;怕承诺不兑现,房源安置不到位。针对“四怕”,余旭峰牵头制订《青浦区进一步规范征收补偿工作的若干意见》,用讲清讲透政策、党员干部带头、宣传依法强迁案例、做好分房安置等方法,让征收补偿工作规范化、标准化。短短一年多时间内,余旭峰牵头完成了119个历史存量基地的动迁,共涉及居民1122户、企业59家。他还着力推进了青浦新城等重点区域的动迁腾地工作,顺利完成轨交17号线、金泽水源湖、城区南门老街等重点项目的征收补偿工作。

 

 

处理“小问题”避免“大问题”

 

2016年区里换届后,余旭峰转岗分管综合经济。“新老工作领域跨度较大,以前的工作非常具体、针对性强,效果立竿见影,现在的工作相对抽象、宏观,需要久久为功的坚持。但无论干什么工作都要动脑筋,分析现象背后规律性的东西,理出有针对性的思路和举措。”余旭峰告诉记者,在到青浦工作前,他在其他区担任过镇长、镇党委书记等职务,这些“块”上的工作经验为他顺利转岗提供了支撑。

 

岗位转了,风格一以贯之,余旭峰依然保持了他“敢作敢当”的工作风格。对于政府投资项目审计,区里要求有问题的要及时整改,没有整改的,最终往往变成“承诺整改”。“这样不了了之怎么行?我向区主要领导提了建议,全面取消‘承诺整改’。政府投资项目审计出问题的,相关部门必须分析问题、找到原因、落实追责,不能以‘承诺整改’草草了事。”在余旭峰的推动下,去年青浦区纪委对一批政府投资项目的相关负责人进行了责任追究。“虽然问题都不大,但规矩制度是刚性的,处理这些‘小问题’,能有效避免以后出现‘大问题’。”

 

去年,余旭峰还牵头把全区所有的行政事业单位房屋资产梳理了一遍,一共梳理出140多万平方米。“原来大家管得比较松,有些单位把房屋租给人家开公司,还有很多房屋资源是闲置的。排摸后,我们专门建立了一个管理平台,所有的行政事业单位房屋资产都编号录入平台,实现资产可控,同时可以实现资源统筹配置。”

 

牵头制订《青浦区优化营商环境实施方案》;聚焦“企业开办”和“施工许可证”取得环节进行改革,实现企业3天开办,比全市要求缩短2天,自改革实施以来共代办各类企业3900余户;通过“政银合作”,9家银行已为全区280余户企业提供开业服务……这些工作成绩的背后,都有余旭峰忙碌的身影。在谈到个人作为时,余旭峰表示:“我只是做了本职工作,幸运的是自己身处这个可以大有作为的时代,赶上了青浦发展机遇最好的时期,得到区委区政府主要领导的支持信任,身处一支政令畅通、凝聚力强的干部队伍中。我会尽我所能,为青浦实现跨越式发展贡献力量。”

栏目主编:唐烨 文字编辑:茅冠隽 题图来源:青浦区 供图 图片编辑:邵竞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