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城事 > 微观上海 > 文章详情
能不能“让渡一点看病自由”
分享至:
 (5)
 (4)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高路 2016-01-29 09:40
摘要:一段女子怒斥号贩子的视频最近火了。

视频中,一名操着北方口音的女子痛骂号贩子:一个300元的号,你问我要4500元,我的天,老百姓看病挂个号要这么多钱,这么费劲。

  

一个300元的号,黄牛要价4500元,看病也许只有几分钟的事,病人和家属怎么可能没有怨气?这怨气里,一部分是对黄牛发的,一部分则是针对医疗体系。而这两部分的问题又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医疗体系若无解,黄牛的问题也无解。

  

对黄牛的问题,管理部门要拿出更有效的整治办法。黄牛要变现必然得通过一定渠道,打击游兵难,但打击渠道并非无策。另一方面也要看到,现在的网上挂号,在方便群众之余,给黄牛留下操作的空间不是技术进步本身的错。火车票巨大的量都挡不住黄牛的觊觎,何况是紧张程度更胜一筹的挂号。这些问题,光用技术手段是解决不了的。

  

对于医疗资源紧张的问题,也要保持足够的理性。并不是医院不努力,也不是医生在偷懒,大多数门诊医生忙得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病人希望问得更详细些,医生的服务更好一些,都无可厚非,但这么多号要看掉,他只能保证看好病这一基本需要。某种程度上说,这也是供给侧存在的问题,但光靠改革供给侧又无法解决问题。

  

好医院永远都只会是塔尖顶上有限的几家,需求却是塔基。也就是说这两样东西原本就是没有办法匹配的。北京的医疗资源面对的是全国,北京的医生承受不起这样的重压,你在挂号环节、服务环节做得多么完美,最后仍然是只有少部分人才能看得上病。

  

有人说与其去北京受累,为什么不在老家把病看了。这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没有人会为了看个头疼发烧的大老远往北京跑,之所以4500元的挂号费也愿意花,自然是因为老家看不好病。只要存在差距,大家一定会往更好的地方跑。这是个人选择的必然结果。相比于放心,彻夜排队是可以承受的成本;相比于对看好病的期待,高额的挂号费甚至黄牛的盘剥似乎又成了可以接受的事情。

  

很多地方提高专家人员的挂号诊疗费用,这被证明能起到一定分流作用。但医疗资源具有公共属性,不可能滥用涨价的权利,抬高门槛的方式分流人员也是有顶板的。分散医疗资源,让弱的强起来,也是个办法。但优质医疗资源本身就有稀缺性,优质医疗资源也很难异地复制。

  

国家已经推出分级诊疗的办法,用分流的方式尽可能就地就近解决看病难问题,这无疑是个好办法。小病不出社区,按照疾病的轻、重、缓、急及治疗的难易程度进行分级,不同级别的医疗机构承担不同疾病的治疗,实现基层首诊和双向转诊。

  

问题是选择权交给谁,是交给患者还是交给医院?交给个人,自主选择权得到保障,但在费用差不多、服务质量差很多的情况下,又怎么来说服患者就近就医?患者本身恐怕也很难有这种轻重缓急的辨识能力,与其等着一级级转诊,不如直接去大医院?这是个死结。不限制,只怕老问题依旧得不到解决。“看病自由”无疑是美好的,可如果整个社会承受不了这种自由的代价,让渡一点这样的自由选项就不应该被轻易排除。

  

交给医院,医院是否能摆脱利益纠葛?要看到,一方面是一些医院的人满为患,另一方面,医疗资源这么紧张,但很多医院又在干着过度医疗的事,把有限的医疗资源浪费在少部分人群身上。这些问题不解决,分级诊疗恐怕只是个摆设。

 

转诊的渠道是否畅通有效,其背后是整个医疗体系是否合理理性。需要用点魄力和决断,我们不可能总是用两边让一步,两边都讨点好、都不得罪,即用利益均沾的方式解决问题。

 

(本文转自1月29日解放日报 编辑邮箱 shguancha@sina.com)

评论(4)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