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文化观澜 > 文章详情
当一个电工拥有千万粉丝:看他修电路,像看福尔摩斯探案
分享至:
 (404)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吴桐 2024-04-23 06:00
摘要:“靠自己的技术,靠自己的本事,过上体面、有尊严的生活。”

2019年,在青岛干了十几年电工的王建省第一次发短视频,只有一个朴素的愿望:给自己多揽点活儿,让惨淡的生意好一点,挣钱养家。

王建省出生在山东菏泽一个农村家庭,几乎是全村最穷的一户。作为长子,年少离家打工,当过服务员、干过生鲜宰杀、摆过地摊、在流水线上给方便面装过箱。

渴望拥有一技之长的他,后来自学成为工厂里的一名电工。但2015年从厂里出来单干后,一开始几乎没什么生意。早年接私活挣的第一笔钱,是给人修一个裂开的马桶盖,收入20元,他至今记得。

短视频改变了王建省的生活。短短几年,他成了全网千万“粉丝”的“网红”。其中,仅在抖音,“城阳电工电路”就拥有770多万订阅者,获赞超6000万。他再也不用求着别人给活儿了,许多抖音粉丝打电话请他上门,而流量和带货的收入也已超过干电工的收入。

一个电工的维修日常,为何会有千万网友围观?一个不受上天眷顾、普普通通勤勤恳恳的人,如何找到自己安身立命之本?

像探案一样寻找电路故障

打开“城阳电工电路”的抖音,有近800个短视频。大部分视频,是王建省用手机镜头对准漏电的墙面、短路的电器、裸露的电线和用电表排查故障。

“城阳电工电路”王建省

最近,他遇到这样一个案例:一场雨下完,地面积水,一条小狗走过马路时突然倒下。当王建省抵达“案发现场”时,小狗已经丧命。王建省拿出电笔,一靠近地面就开始吱吱作响,不同的点测出的电压不一样,有“跨步电压”。

在开裂的路面下,他发现了破损的电线,顺着电线去找电闸,拉闸断电后,将空开换成漏电保护器,又嘱咐工作人员将破损的电线换掉。问题终于解决了,视频的最后,他对埋在树下的小狗说了一声“对不起”。

这样的视频还有很多:洗手池流出的水为何带电?一面墙为何在悄悄发热?住了十几年,为何一直在帮邻居交电费?一位老妇人为何总说家里“闹鬼”,每晚要靠安眠药才能睡着,原因究竟是什么?

每一次遇到疑难杂症,王建省都大胆假设故障原因,在层层推理中排除错误答案,逐步缩小范围。看他修电路,好像在以第一视角推理悬疑案件,只要点开了,很难忍住不看到最后,直到水落石出。因此,网友给了他“电工福尔摩斯”的称号。

“这拍的是悬疑片吧?!”“凌晨2点,2000多个人和我一起看他修电”“完全看不懂,又完全出不去”……有粉丝把他的视频放在名为“电影”的收藏夹里,有网文作家根据王建省维修遇到的故事写了一篇小说。

王建省的“粉丝”里,有电工同行,有工厂老板,有白领,有主妇,还有4岁的孩子。他说:“每一次,当我解决了一个疑难杂症,并把它用短视频的方式解释清楚,都能感到一种成就感。用电安全无处不在,我干了十几年电工,把这些技巧分享出来能帮助到大家,也算是做了件好事。”

很多“粉丝”告诉他,看他的视频很“解压”。王建省说:“也许,每个人的生活中都有很多的问题难以解决,让人焦头烂额。看到我把一个个电路的问题找出来,解决掉,大家就觉得很治愈,从中也获得一种力量。”

王建省和他4岁的小粉丝

生存,就是一直往前

对王建省来说,生活,好像永远都在过关打怪。

他家在村里穷得有名,曾有村民断言,他们家三个儿子,都是要“打光棍”的。作为老大的王建省,考上中专的学费,是父母在村里挨家挨户敲门借的。他当时一个月的生活费是5元,舍不得花,一个月能省下3元,退回去。

读完书,生活也并未轻松起来。他进的第一个厂子,月薪400元,随着工厂倒闭只能另谋出路。听说画油画卖到国外去能挣钱,学机电出身的他,硬是去学了三个月油画,虽然最后也没干成这一行。

在方便面厂的时候,他天天上夜班,连续工作12个小时,睡一觉起来接着干。长期的高强度劳动让他的身体吃不消了。

于是,2003年,他下决心要成为一名电工,理由很简单:“操作工太累了,电工却在那里很轻松地跟我们聊天。”

从零开始,要成为一名电工,并不容易。王建省到处淘关于电工的二手书,靠自学拿到了电工证。空有理论没有实践也不行,他狠下心辞了职,去工地当学徒。一点一点,他认识了空开,认识了电闸,学会了接线、穿线、烧电焊。

工作中的王建省

在工厂里当电工,虽然安逸,但收入太少,“不安分”的王建省开始接私活,想多赚点钱。晚上7点到早上7点,他在单位上夜班,白天去贴小广告接单。那段时间,不分白天黑夜地干活,让身体更吃不消了。到了2013年,他辞职离开工厂,正式开始单干。

那时候,已经结婚生子的王建省有了养家的压力。接不到活的时候,他总在想,还能干点啥。2015年,他自己焊了一辆小车,摆摊卖鱿鱼,一天的目标是挣200元,“这样媳妇才高兴”。

2019年底,他看周围人都玩抖音,于是也下载了一个,开始自己琢磨。“一开始,根本没人做我这样的视频,我这个赛道太小众了。我就想着,怎么把这么技术流的东西,做得男女老少都爱看。”

如今,虽然王建省全网拥有千万粉丝,但他充满危机意识。每一年他都在想,自己可能“火”不过下一年了。“压力太大了。我总是告诉自己,只有创新,只有一直往前才不会被淘汰。所以,现在每天脑子里想的都是怎么把短视频做得新鲜、有趣,连开车、做梦的时候都在想。”

靠技术吃饭,不靠套路

全网千万粉丝,王建省的生活好像变了,好像又没变。

采访他的那个上午,他早上7点多就出发去一个工地。测试了半天,原因终于找出来了,是电机烧了,修不了,于是无功而返,分文未取。

“这样白跑一趟的时候挺多的,我也不好意思收别人的钱。很多故障,都不是我们电工能解决的,比如,有时漏电的原因是漏水,得请做防水的工人来修。但第一步,得把问题找出来。”王建省说。

寻根究底是王建省的性格底色。有一次,他去工厂维修一个设备故障,发现最根本的问题可能出现在车间,工厂那边明确表示可以不用修了,他求着别人让他修,天天给厂长打电话。有一次,他跟踪一个问题整整10天,不收钱也想给人修,虽然最后还是没能修成。

这种“轴”,让王建省得罪了不少人。电工行业里有许多套路和潜规则:有时只是随手就可解决的小问题,有人会利用信息差,要更高的价。还有人发现故障,一次不解决完,这样就有第二次和第三次上门的机会,收取更多费用。

虽然王建省理解,这是大家不得已的生存方式,但他不愿意这么干。许多同行指责他“破坏规矩”,他在圈子里也没什么朋友,总是独来独往。

“我不玩套路,也演不了戏。这个行业的规则、标准不清晰,靠的是自己的良心。我规范不了别人,只能自己坚持,也希望用自己的坚持去影响身边的人。”王建省说。

王建省总是穿着他的灰色工装,戴着蓝色安全帽

粉丝越来越多以后,王建省感到了身上更大的责任,做短视频的动力不再仅仅为了接活。他希望能让更多人了解安全用电知识,消除更多的安全隐患,也希望自己的视频可以让某个刚刚入行的年轻人看了,学到一点“干货”,解决一个疑难杂症,拿到那笔修电路的钱,免得白跑一趟。

“现在回想起自己刚入行时,如果能看到这样的视频,就不会踩那么多坑。电工这个行业太危险,我曾被电过无数次,有一次被火球打过,眼睛都看不见了,‘失明’了足足一分钟。”王建省说。

除了“城阳电工电路”,近年来,抖音上还涌现了有200多万粉丝的“佛山电翰”等网红技工。他们展现了一线技术工人默默坚守、不断创新的精神。

他们磨炼技术,守护匠心,成为中国制造、中国创造的重要力量。从一颗螺丝钉的打磨,到精确到毫米级的工艺,小环节里也有大学问,也能做出大成果。如王建省所说:“实实在在、兢兢业业解决问题,靠自己的技术和本事作出贡献,过上体面、有尊严的生活”。

栏目主编:施晨露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