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文化观澜 > 文章详情
“不可抗力”成借口?音乐节陷入取消潮,“复制粘贴的音乐节太多了”
分享至:
 (367)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施晨露 何书瑶 2024-04-12 20:21
摘要:“到了理性洗牌的时候”

“五一档”的音乐节正在慢慢减少。

4月11日晚,原定5月1日至2日在无锡荡口古镇举办的2024“无锡荡YOUNG音乐节”宣布将延期举办。在这之前,同样定档5月1日至2日的贵阳空港玛卡龙&半糖音乐节已经宣布取消。更多乐迷则在关注迟迟未确定消息的2024大武夷迷笛音乐节。

此前宣布将于5月2日至4日在福建南平举办的大武夷迷笛音乐节被传可能取消,无疑与同属迷笛品牌旗下的台州飞龙湖迷笛音乐节宣布因“不可抗力因素”延期举办有关。这场音乐节本应于4月12日至14日举办,3月27日,“迷笛”官方账号还对此进行宣传,发放回馈乐迷的满一百减一百消费券,同时宣布了台州飞龙湖和大武夷两场音乐节的阵容。4月4日深夜,乐迷等待的却是台州迷笛的延期通知。

台州迷笛音乐节宣布延期

4月、5月,春暖花开,是户外音乐节的扎堆季。今年,音乐节“取消潮”来得有点猛烈。截至4月12日记者发稿,已有超过10个音乐节宣布延期或取消。这些延期或取消的音乐节包括:原定3月30日举办的“永川云谷音乐节”、原定3月30日至31日在江北达人村举办的“鲜氧音乐季·春见”音乐节、在广州海心沙亚运公园举办的星巢秘境音乐节,原定4月13日至14日在温州举办的星巢秘境音乐节、在佛山举办的“海潮宇宙音乐节”和在广州举办的广州文化音乐节,原定4月19日至21日举办的无锡太湖九总湾音乐节等。

“这一天宣发的音乐节不如取消的多”,在音乐节密集宣布取消的档口,有音乐类自媒体账号如此感慨。

音乐节为何陷入“取消潮”?公布理由多为“不可抗力”,这“不可抗力”究竟是什么?

“不可抗力”真的不可抗?

“别再说‘不可抗力’了!”对于接连看到的一张又一张来自音乐节主办方的延期或取消通知,“受不可抗力因素影响”几乎是统一的说辞,乐迷小樟感到颇为不耐。“还以为‘不可抗力’指天气灾害呢,可是还有音乐节前一天可以正常举办,后一天因‘不可抗力’取消。”小樟说的是本周末(4月13日至14日)要在佛山南海体育中心体育场举办的“海潮宇宙音乐节”。4月4日,该音乐节主办方发出“演出调整公告”称,“非常遗憾地通知,由于不可抗力因素,不得不取消第二天(即4月14日)的演出活动,已购票订单将自动取消并退款”。

佛山“海潮宇宙音乐节”宣布取消后一天演出。

法律意义上的“不可抗力”指什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百八十条的规定,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民事义务的,不承担民事责任。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不可抗力是不能预见、不能避免且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法律界人士介绍,不可抗力是免责事由,一般来说,不可抗力包括——自然灾害:如台风、洪水、冰雹等;政府行为(国家政策调整):如征收、征用等;社会异常事件:如罢工、骚乱等。民法典第五百九十条还对不可抗力的法律后果和举证责任分配进行了规定:不可抗力当事人一方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根据不可抗力的影响,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责任,但是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应当及时通知对方,以减轻可能给对方造成的损失,并应当在合理期限内提供证明。

也就是说,不可抗力的当事人即违约方还承担了举证责任,应当向另一方提供相关证明。

不过,在众多取消的音乐节面前,“不可抗力”似乎成了一个“万能模板”,观众尤其是已购票消费者很难确定主办方究竟是否遇到了“不能预见、不能避免且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只能被迫接受。

尽管延期或取消的音乐节在已开票情况下一般承诺直接退票、7个工作日内退至账户等,但为规划参加音乐节而产生的出行费用以及计划被打乱的烦恼,仍然让乐迷遭受损失。有观众质疑:“观众购票以后退票要扣手续费,主办方一句‘不可抗力’退票,怎么不扣手续费?”还有乐迷吐槽:“演唱会延期或取消,主办方赔旅费、住宿费,音乐节,赔得起吗?”

没有“善后”的音乐节,损耗“音乐节”三个字的信誉,影响的不只是观众对单个音乐节的后续消费信心。

票房不达预期“止损”?

在一部分观众看来,所谓“不可抗力”只是一些音乐节“卖不出去票”的“遮羞布”。在音乐节知名主办方之一晓峰音乐公社宣布取消楠溪江星巢秘境音乐节的评论区,相当多乐迷在表达不满时都提到票价过高,“不分区卖那么贵,还是交通这么不便的地方”“卖不出票就别定这么高票价”。

记者查询发现,温州楠溪江星巢秘境音乐节两日通票定价980元,单日预售票分别为599元,邀请阵容包括毛不易、陈绮贞、汪苏泷等知名歌手和逃跑计划、落日飞车等乐队。音乐节在2月下旬开票后规定了条件退票规则,观众如在4月1日至7日退票要支付高达80%的退票手续费,4月8日起不接受退票。不过,最终先宣布取消的是主办方。

5000多名网友参与自媒体发起的“音乐节取消原因”调查

因为票房不达预期,一些音乐界人士认为,音乐节宣布延期或取消是一种“止损”行为。已经宣布取消的某音乐节在售票平台上仅售出2000多张票,即便是音乐节头部品牌的台州迷笛,有乐迷统计其多平台售票情况发现,三天音乐节加起来卖出不到2万张票。

“去年演出市场刚开放,大家憋了这么久,到处赶着看,票价高也忍了。今年如果阵容不够有吸引力,肯定热情没这么高。就算都是比较‘高配’的阵容,也要比较票价、交通等各方面条件,选性价比高的。”网友“活着就是折腾”分析,含流量明星的音乐节,可能会卖爆一两场,但不可能场场卖爆,锁定艺人档期的主办方要好好衡量一下主打艺人的“带票预期”,“复制粘贴的音乐节太多了。”

记者发现,部分音乐节的确存在阵容重复的问题,比如先后宣布的广州、温州星巢秘境音乐节,主打艺人均为毛不易、汪苏泷。“如果音乐节票价跟演唱会差不多,为什么不去看演唱会呢?”有乐迷表示,音乐节的阵容和票价存在悖论,主办方请的阵容不够有吸引力就卖不出票,请大牌艺人演出费高,门票也水涨船高,“有一些歌手原本是开个人演唱会的,现在都跑音乐节了,对粉丝来说,肯定是看专场的吸引力更大。”

还有部分音乐节存在定位不明、形象不清的问题。比如佛山“海潮宇宙音乐节”从邀请阵容来看主打电音、HipHop,但去年,这一音乐节品牌邀请过林俊杰孙燕姿潘玮柏等知名流行歌手,从连续性来看很难看出其定位何在。更有不少地方的音乐节为“一次性”举办,名目之繁多,令观众难以分辨和记忆。

音乐节从小众到大众?

从历史上看,户外音乐节发展到20世纪,一般是指摇滚乐的音乐节。最著名的当数1969年在美国纽约州北部城镇伍德斯托克附近举办的伍德斯托克音乐节,在3天时间内吸引数10万观众。2009年,知名华裔导演李安曾拍摄反映创办该音乐节历程的剧情片《制造伍德斯托克》。

在国内,2000年创办的迷笛音乐节、2009年创办的草莓音乐节等均因较有力的组织在乐迷及大众中享有较高知名度。从气质上看,迷笛更“摇滚”,草莓则更多元。比之更早开始商业化、在多地连锁举办的草莓音乐节,去年起,迷笛开始快速扩张之路,连续在海口、山东烟台、内蒙古海拉尔和河南南阳举办。

摇滚音乐节本属圈层文化产品,并非所有人都能适应其较为艰苦、奔放的现场氛围。不过,近几年,随着《乐队的夏天》等部分音乐类综艺的热播,加之文旅效应助推,音乐节也呈现扩圈态势。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的“全国演出市场发展简报”披露,2023年2000人以上大中型演唱会、音乐节演出场次0.56万场,与2019年同比增长100.36%;票房收入201.71亿元,与2019年同比增长373.60%;观演人数3551.88万人次,与2019年同比增长208.50%。与此同时,去年演唱会、音乐节下沉效应凸显,在三、四线城市举办的比例攀升,成为促进地方文旅消费的重要力量。演唱会、音乐节被视为文旅“流量密码”,按业内估算,音乐节期间,一元钱的门票大约可带动举办城市7到8元的其他消费。

进入2024年,不仅音乐节“退烧”,就连演唱会市场也不再像去年那样高歌猛进。秒光、售罄,不再是演唱会的常态,或者说,目前的情况,才是演出市场真正的常态。

对从业者来说,音乐节的各地开花也没有与“日子好过”画等号。一位自称来自“腰部以下乐队”的乐手发文表示:“随着近几年摇滚乐逐渐通过综艺等方式走进大众视野,很多人感觉市场变好了,其实不然。一句话概括现在的市场就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头部乐队有接不完的演出,腰部以下乐队依然很难。”

一位音乐节资深观众表示,如果仅仅从拉动文旅角度理解音乐节,而非真正挖掘音乐节文化,多数音乐节在热闹之后留不下来。同时,音乐节未能成为新乐队登场面世的第一个舞台,为他们带来自己的观众,反复利用的头部阵容,带来的是高成本和逐渐丧失的吸引力。“国外一些历史悠久的音乐节,均有稳定的风格取向,形成鲜明的文化标识。文旅是音乐节的重要效应,但这种效应不是速成的。”

城市文旅发展,不是“一锤子买卖”。同样,音乐节的声量,也并非凑几组歌手、乐队,找一个场地,就能余韵不断。“取消潮”面前,正是重新思考音乐节未来的时候了。

记者手记:音乐节,“给我一个非去不可的理由”

在一个个“不可抗力”公告面前,网上流传的一份“关于取消举办贵阳空港玛卡龙&半糖音乐节”的通知中提到,“盲目豪华‘办节’,片面追求‘人气’,不计成本跟风大办音乐节、以城市命名的论坛、旅发大会等,为场地建设、乐队出场支付高额费用”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关于坚决纠治部分地方基层搞“新形象工程”问题的工作提示》中重点防范和纠治的一类“新形象工程”问题。

对此,有乐迷表示,“终于有人把‘不可抗力’说清楚了”。不少业内人士将其视作规范音乐节市场的一个信号。还有人表示,“将市场的问题交给市场,某种程度上,是到了理性洗牌的时候。”

作为大型活动,音乐节需要得当组织、有效管理;作为商业项目,音乐节需要平衡收支、良性发展,在管理和经营两方面都需要策略与智慧。反过来说,市场会给予优胜劣汰的反馈。曾有音乐节发生失窃事件导致城市口碑受损,露营、卖酒等被摇滚爱好者视作音乐节吸引力的“几件套”在带来快乐释放的同时也面临安全挑战,对音乐节来说,高速发展后必须面对有序发展的课题。

在音乐节竞争最激烈的“五一”档,近30场即将落地的音乐节中,长三角约占三分之一。有网友发现,今年“五一”档,上海并没有音乐节举办。与此同时,据乐迷统计,4月、5月在上海举办的大小音乐演出均达近百场,既有大型体育场、体育馆的演唱会,也有各式livehouse的小型演出。还有网友发现,已有地方向社会公众征求举办音乐节的意见,计划5月18日至19日在诸暨市西湖故里旅游区举办的2024西湖音乐节公示使用活动面积和每日售票数,征询“利益相关者的态度、意见与建议”。

对观众来说,好的音乐节释放着“非去不可”的吸引力。对城市来说,办不办音乐节,办什么样的音乐节,需要和城市文化特色、内涵结合,才能释放更大的城市魅力。

音乐节要办得精彩,精彩的音乐不只在音乐节。这可能是演出市场下一步需要追求的。


链接:音乐节数据知多少

·今年取消或延期的音乐节已超10

根据音乐财经统计,1-5月共官宣了95场音乐节。

截至4月12日上午,1-3月共落地37场,其中3月延期4场,最终落地场次比2023年(共落地33场)多4场。

4-5月的音乐节举办场次则较去年同期大幅减少。今年4-5月官宣58场,其中取消、延期的已达到7场,目前官宣举办的数量不到去年同期落地场次的一半。

·2023年音乐节井喷,低线级城市增长迅猛

2023年音乐节举办数量达到560场,创下历史新高,是疫情前举办场次最多的2017年的一倍多。其中一线城市举办66场,占比约12%。新一线城市举办159场,占比约28%,其他线级城市举办场次达335场,占比近6成。

·去年音乐节举办高峰贯穿第二至第四季度,且扎堆节假日

2023年,第一季度落地33场音乐节,延期/取消8场,热门档期分别为跨年档,1月7日-8日,2月25日-26日以及3月的25日-26日;第二季度,落地举办的音乐节有181场,4月和5月分别为端午节和五一黄金周,市场还开发出520档期,仅两月全国落地126场音乐节;第三季度,落地的音乐节有200场,其中7月是暑期档的高峰期,一共69场音乐节落地,8月有67场音乐节落地;第四季度,10月是第四季度音乐节落地的高峰期,一共举办了66场音乐节。

·票价高遭吐槽

2023年,音乐节的单日正价票集中落在300-800元之间,VIP票在600-1400元之间。

·音乐节投资金额不断攀升,自2023年下半年就掀起延期/取消潮

音乐节投资起步金额已达千万元。一场规模超过15万人的音乐节,整体投入要在2000万元左右,其中艺人成本占比达到40%。

据小鹿角智库统计,2023年,一边“官宣”一边延期和取消在当时就已成为新闻,全年延期/取消的音乐节高达91场。尤其是下半年,一共延期/取消了65场音乐节,损失惨重。

题图来源:上观题图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