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经济 > 任我行 > 文章详情
疫情停三年、去年几乎没赚钱,这家外资旅行社为何仍干劲十足|新年新旅人①
 (481)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李宝花 2024-03-11 11:37
摘要:跌宕起伏的旅游市场,活跃着一批勇敢搏击的旅游从业者的身影。

     编者按:龙年开年首个黄金周,4.74亿人次的国内游出行量、6326.87亿元的出游总花费双双创出历史新高,分别同比增长34.3%和47.3%。“热辣滚烫”的旅游数据,反映出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蕴含着巨大的消费潜能,旅游成为拉动经济发展的强劲动力。

      在这片流动的数据海洋之下,众多旅游从业者正奋力摆脱疫情的阴霾,与各行各业的人们共筑经济复苏与繁荣的基石。我们撷取了几名旅游从业者的故事,试图呈现行业变迁的一些侧面。


旅游消费大热,旅游企业是否赚得盆满钵满?对这个问题,资深旅游人张纪中的回答是:“市场很热闹,但旅游企业不一定赚钱。”

这个说法并非空穴来风。去年忙了一整年,张纪中的公司营业额超过2000万元,但年终盘点时一算,他和合伙人每人只分到4万多元利润,个人年收入甚至比普通员工还低……

结果虽不尽如人意,却也在张纪中可接受范围内。对旅游市场来说,疫情三年欠下的债,不可能在短短一年内全部还完,行业全面复苏仍需时日。

新的一年,张纪中和同事们搬进了敞亮的新办公室,继续撸起袖子加油干,并相信明天一定会更好。这样的信心,从何而来?

【红利】

身为一家外资旅行社的合伙人,2015年入行的张纪中享受了一波大众旅游时代红利。在此之前,张纪中常驻欧洲从事贸易业务,工作之余他喜欢到处开车逛逛,大到城市的知名景点、小到乡村小镇的特色美食,哪里有小众又美丽的滑雪场、哪里考飞机驾照价格便宜,他如数家珍。

一个偶然的机会,张纪中与斯洛文尼亚一家大型旅游集团的董事长莎莎·科伦帕克相识,双方都十分看好“一带一路”合作倡议为巴尔干地区带来的机会,决定携手开拓中国市场。2015年,科伦帕克成立中国(上海)代表处,张纪中担任首席代表及合伙人,在中国的企业定名Happy tours。

当时,初创企业Happy tours在市场上没什么名气,一切都需从零开始。张纪中和同事西装笔挺,前往上海一些大型旅行社所在的办公楼联系业务,经常一站就是三四十分钟,对方却不一定有空接待。但他不急不躁,会毛遂自荐做一些别人不愿意接的“边角料”项目,比如免费帮组团社做目的地培训或推介会等。

双方不断接触的过程中,组团社的计调人员发现,张纪中对目的地的旅游资源十分熟悉,的确能为他们的线路设计提供帮助,便尝试让Happy tours接团,初创企业迎来了第一批业务。

斯洛文尼亚风光。

“只要他们交给我一个团,我就能紧紧地抓住机会。同样的价格,我们在当地的地接服务质量很高,组团社把团交过来就不用额外操心。”张纪中说,中国和欧洲国家有时差,组团社的计调人员最害怕的事,是半夜接到领队电话反映旅游团在欧洲遭遇车辆抛锚、酒店房间失窃等问题,这时计调通常需要紧急参与处理。但张纪中的公司接待的旅游团,常常从出团到回国都全程“丝滑”、悄无声息,很快做出了名气。

高品质的服务和“一带一路”倡议带来的红利,令张纪中和合作伙伴的旅游业务迅速壮大。从2015年的从零起步到2019年Happy tours在上海旅游市场的巴尔干地接业务占比已达50%,年营业额比初创第一年翻了十倍,堪称高歌猛进。

【起伏】

2020年初,新冠疫情来得猝不及防,出境游按下暂停键,Happy tours原本蓬勃发展的业务瞬间跌入谷底。回想起疫情期间的煎熬,张纪中不免苦笑:“白发几乎全是这几年冒出来的。”

事实上,业务归零、收入骤降,是当时几乎所有旅游从业者面临的困境。但和打工人不同的是,身为老板的张纪中不仅没有收入,还要承担房租、员工工资等一系列经营成本,每月硬性支出高达数万元。更令他备受煎熬的,是疫情反反复复带来的不知终点的等待

当时,张纪中和合伙人也可以选择及时止损,将旅行社关停。但Happy tours是外商独资企业,一旦关停后再重开,从材料准备到提交审批,周期可能需要半年。旅行社关停后员工解散,未来业务恢复后也未必能第一时间回来。而对中国这样一个体量巨大的市场来说,一旦出境游重启,旅游业务恢复的速度将十分迅速,临时招人再培训上岗并不现实。

权衡之下,张纪中决定继续坚持,像还房贷一样照常给员工发底薪。在此期间,张纪中的家庭成员都十分支持他的决定。他们坚信疫情终将过去,“一带一路”倡议将继续为巴尔干地区的旅游市场带来利好,这是一份值得坚持的事业。

2023年初,曙光重现。1月,国家文旅部布第一批开放出境团队游的20个国家名单,张纪中和同事们几乎无缝衔接地投入到了新产品的准备中。3月中旬,斯洛文尼亚进入第二批开放出境团队游的国家名单,Happy tours的业务线全面开动。

张纪中(中)和同行们在旅游展会上。

市场恢复的速度,印证了张纪中之前的判断。去年5月起,前往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塞尔维亚的中国游客源源不断,一些古稀及耄耋之年的老人紧迫感强,憋了三年后急着走出国门去看看。在旅游行业内,无论是组团社还是地接社,都面临出境游三年业务“断层”后的百废待兴,操作人手紧缺,而张纪中在中国和欧洲的同事一呼百应,全员无缝对接上岗。

不过,张纪中很快发现,业务重启后的种种变化,令疫情前的操作模式并不完全适用,旅行社层面的操作变得更繁琐了。

最直接的改变,是出境游恢复初期国际航班骤减至疫情前的三分之一,后来才逐步回升到2019年的七成左右。供求关系的变化,导致机票价格上涨,旅游团也几乎拿不到折扣机票。受俄乌战争、能源危机等影响,巴尔干地区的物价也大幅上涨,这也意味着地接费用水涨船高。

在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等地,疫情前80-90欧元一晚的酒店,房价普涨至150-160欧元,日常吃的面包、牛排等价格涨了35%-40%。成本全线上升后,一条斯洛文尼亚加克罗地亚的12日游线,报价从2019年的1.8万元上涨至2.4万元左右,“劝退”了一批旅游爱好者。对旅行社来说,更困难的环节则是签证预约时间长、通过率低,有时只能眼睁睁看着赚钱机会擦肩而过……

左右腾挪、磕磕绊绊和无比的忙碌,构成了张纪中和同事们2023年的工作主基调。一年下来,Happy tours的营业额站上2000万人民币。但年终时张纪中和合伙人盘点结算,刨除各项成本,利润总额才1万多欧元,相当于他和合伙人每人赚4万人民币。

结果令人惆怅,但张纪中依然欣慰。他把企业比作一条船,自豪于疫情期间自己全力保证了这艘船平稳地行驶,没有中途“抛锚”,手下的员工们2023年的基本工资也已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身为旅游从业者,他也清醒地意识到,过去一年对于出境游市场来说仍是恢复期,需要市场主体及各方慢慢消化过去三年疫情带来的累积影响,“只有让一切逐步重回正轨,才能去考虑后续的盈利问题。”

【机会】

新一年的忙碌,早在春节假期前就已开始。早在今年1月初,Happy tours就接到了超过50个团的地接计划。这些天,团队预约的数量仍在不断攀升,这令对张纪中对2024年充满期待。

“春江水暖鸭先知。预订量起来了,说明大家的信心正在逐渐恢复。”说,冬春季节的巴尔干地区原本是大雪封山的旅游淡季,一般春节旅游要从5月份才会有起色。但Happy tours目前收到的多家组团社发团计划表上,今年1-4月期间每月都有发团安排,预计今年前往巴尔干地区的中国旅游团数量能恢复到2019年的七八成。

三年的业务“暂停”和一年的恢复期,也带来了新的机会。出境阻力重重的几年间,张纪中去到了国内许多地方,云南是他最钟爱的目的地之一。去年5月,他带着斯洛文尼亚上海领事馆李美霞馆长前往云南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考察,李美霞对云南当地的编织品、坚果、水果等土特产兴趣十足。本着“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想法,她希望将这些优质产品引入斯洛文尼亚,让斯洛文尼亚国民享受到来自中国的特色产品,也让云南当地的农民和手工业者实现增收。

张纪中一行在云南考察。

对云南感情深厚的张纪中乐见其成。但早年在欧洲从事贸易工作的经验,也令他十分清楚,要打通云南土特产进入斯洛文尼亚的供应链,首先要让这些产品达到欧盟的进口标准。云南当地这方面人才相对匮乏,当地厂家对改造原有生产线、升级产品的积极性没那么高,推进这项工作并非易事,但张纪中仍愿意尽力一试。本月,他将再次飞赴云南,就相关产品出口欧盟的包装类型、食品质量和安全认证等细节与当地进一步接洽。

当交流变得更加频繁和方便,中国的企业也正在世界范围内寻找更多机会。近些天,山东聊城一家专营塞尔维亚食品进口的企业找到张纪中,希望Happy tours为该企业旗下的分销商和合作伙伴安排一次塞尔维亚商务考察行程。张纪中很高兴看到这样的交流,“我们努力把国内的产品推出去,也有人在引进国外的好产品,旅游成为经济交流的重要纽带之一。”

张纪中联合了一批朋友,为云南当地学生捐助文具。

尽管网上不时有人提及“消费降级”,张纪中仍坚信旅游是朝阳产业,会在后续发展过程中大浪淘沙、去芜存菁,留下真正热爱和愿意为游客创造价值的企业和产品。“旅游就是让人欲罢不能。每一次看到心目中美好的景色,之前经历的所有一切你都觉值了。游客是这样,我们从业者也是这样,累并快乐着!”

题图来源:张纪中和朋友们一起为云南学生发放捐助物资。 图片来源:均受访者提供。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