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国际 > 世界观 > 文章详情
时隔近25年,德国会再次成为“欧洲病夫”吗?
分享至:
 (6)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陆依斐 2023-08-25 19:20
摘要:不同于25年前,当前德国经济形势受到国内外多重因素影响。

去年以来,德国经济形势黯淡的一面日益凸显。能源危机,通胀高企,企业生产成本上升、订单减少,经济增长现状和前景低迷……

在此背景下,德国时隔25年又一次被贴上“欧洲病夫”标签,引起多家外媒关注。“德国的经济低迷唤起‘欧洲病夫’时期的记忆。”彭博社称。

鉴于德国作为欧盟最大经济体的地位,这一论调再起,引发关注。

但同时有观点认为,25年后的今天,德国得的是“另一种病”,当前经济形势受到国内外多重因素影响。

论调再起

经济增长乏力,就业市场僵化、出口需求放缓……大约25年前,德国面临着两德统一后的新形势与新挑战。当时,“欧洲病夫”称号给德国政界敲响警钟。

随后,德国时任总理施罗德领导的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改革措施,继任者默克尔坚定推进,带领德国发展取得显著成就。

从21世纪初开始,德国开启了一个黄金时代。在国内,失业率从两位数降至个位数,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增加40%以上,多年实现财政盈余达数百亿欧元……

在国外,德国一流的工程技术广受赞誉,同时作为一个出口大国在欧洲乃至全球经济中脱颖而出,经济增速一度超越邻国并与美国媲美……

德国由此摆脱“欧洲病夫”标签,变为公认的明星。

然而,事物总是在不断发展变化之中前进。对德国来说,不幸的是,历史重演的可能性正在逼近。

去年以来,德国经济形势黯淡的一面日益凸显。德国联邦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德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环比下滑0.3%,为连续两个季度环比下滑,德国经济陷入“技术性衰退”。

欧盟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德国GDP环比均为零增长,同期法国和西班牙GDP呈上升趋势。

与邻国相比,德国的通胀形势也更严峻。7月消费者价格指数同比上涨6.2%,高于欧元区5.3%的平均水平。

科隆经济研究所的高级经济学家托马斯·奥布斯特说,“粘性”通胀正在侵蚀德国人的购买力,助长“家庭的悲观情绪”。

企业方面的情况也不容乐观。官方评估数据显示,6月工业产出同比收缩1.7%,制造业、建筑业均难以幸免。

与此同时,德国中央合作银行的一项研究得出结论,通常被称为“德国经济支柱”的中小企业正处于危险之中。

出口方面,德国联邦统计局数据显示,形势仍然低迷。6月出口商品价值环比仅增长0.1%,同比下降1.9%。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德国将是今年唯一出现经济萎缩的发达经济体,预计该国经济将收缩0.3%,而欧元区国家GDP的平均增幅预计为0.9%。未来五年,德国的经济增速预计也将低于美国、英国、法国和西班牙。

多重因素

分析认为,德国内外一系列因素造成了这一局面。

在国外,德国经济近年来受到新冠疫情扰乱供应链、乌克兰危机、美联储持续大幅加息、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外部需求减少等因素影响。

自去年7月开启加息进程以来,欧洲央行已跟随美联储步伐连续加息九次,共计加息425个基点。在遏制通胀的同时,此举也给消费者和企业带来更高的借贷成本,这对德国建筑行业造成的打击尤为沉重。

“利率上升和建筑成本急剧上升,正在扼杀新业务。”德国ifo经济研究所调查主管克劳斯·沃拉贝说。

与此同时,德国经济的支柱产业,包括汽车、机械生产行业严重依赖出口,对外国需求波动尤为敏感。舆论还注意到,如今在国际市场上,德国汽车产业面临日益激烈的竞争。

德意志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大卫·福尔克茨-兰多6月表示,随着技术差距越来越大,德国正远远落后于美国。他补充称,美国政府的补贴计划将加剧这种落后。

不过,不少分析人士认为,德国经济面临的一些外部问题只是暂时的,比如需求减少,而更深层次问题在国内。

首先是国内经济的结构性问题。有评论称,多年来,德国在老工业领域的优异表现掩盖了其在新工业领域的投资不足,财政方面的审慎心态导致公共投资太少。

例如,德国在信息技术方面的投资占GDP的比例不到美国和法国的一半。繁文缛节也成为阻碍。获得经营许可证需要120天,是经合组织成员平均时间的两倍。

“过去10年,德国根本没有进行任何经济改革。”荷兰国际集团宏观研究主管卡斯滕·布热斯基说。“在数字化、基础设施和国际竞争力方面,(德国)在所有国际排名中都落后,并且正在意识到这一现实。”

还有德国媒体称,德国过去的经济模式是基于进口廉价的能源、原材料等,对其进行加工,然后将其作为高价值商品出口。但这在今天已经行不通了。例如,在能源价格波动面前,能源密集型企业尤为脆弱。

长期以来,德国依赖于俄罗斯的能源,但乌克兰危机令德国的能源供应受到较大冲击。加之德国已告别核电时代,如何获得可负担、可再生的能源,是德国面临的一项紧迫挑战。

高昂的能源成本甚至促使一些企业考虑离开德国。6月,德国工业联合会主席齐格弗里德·鲁斯沃姆在接受采访时说:“许多总部位于德国的企业在全球范围内表现良好,但它们在本国的运营却很艰难。”

技能人才短缺也是一大因素。有评论称,二战后的婴儿潮意味着,未来5年德国将有200万工人退休。眼下,已有五分之二的雇主表示很难找到技能熟练的工人。随着退休人口比例越来越高,养老金体系面临更大压力。

“平均水平”

鉴于其欧盟最大经济体的地位,德国再次成为“欧洲病夫”的趋势引发关注。有评论称,长期以来被视为该地区经济增长“引擎”的德国,目前正成为“刹车”。

也有观点认为,如今的德国已不同于25年前,将其称为“欧洲病夫”过于悲观了。持这一观点的就包括25年前率先将德国称为“欧洲病夫”的霍尔格·施米丁。

施米丁如今是贝伦贝格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他说,目前德国的就业形势并不像25年前那般低迷,公共财政也更强大,有助于德国应对经济冲击。

施米丁还注意到,德国政府正在采取措施,以帮助企业解决劳动力短缺问题,并加快基础设施项目的规划和审批程序。

“就经济增速而言,即便其不再位居榜首,不再是经济强国,德国也处于平均水平。”施米丁说。

还有观察人士表示,为避免再次成为“欧洲病夫”,德国可以采取的改革措施包括:降低企业税,增加对传统和数字基础设施的投资,吸引外来技能人才,提高退休年龄等。

但舆论同时注意到,在解决未来发展面临的问题时,这届德国政府面临挑战。这届德国政府由社会民主党、自由民主党和绿党经协商妥协组成,在税收、财政等政策议题上存在分歧。与此同时,极右翼政党正虎视眈眈。近期民调显示,德国选择党的支持率达到了创纪录的22%。

另从欧洲层面来看,“生病”的似乎不只是德国。“(德国)可能只是最突出的一个。”布热斯基说。

据悉,作为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意大利的制造业同样萎靡不振,劳动力短缺问题也令人担忧。过去几年,意大利也曾被贴上“欧洲病夫”标签。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栏目主编:杨立群 文字编辑:杨立群 题图来源:图虫 图片编辑:徐佳敏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