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城事 > 任我行 > 文章详情
暂停三年的出境团队游下周重启,旅游市场准备好了吗
分享至:
 (138)
 (3)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李宝花 2023-02-02 08:04
摘要:出境团队游即将重启,全面恢复尚需时日。

兔年春节长假,许多旅游从业者度过了近三年来最忙碌的一个黄金周。假期前一天,文旅部发布通知,宣布自26日起试点恢复全国旅行社及在线旅游企业经营中国公民赴有关国家出境团队旅游和“机票+酒店”业务。这意味着,暂停了近三年的出境团队游将重启,遭遇疫情冲击的旅游行业也将逐步放开。消息一出,旅游从业者和爱好者奔走相告。

出境团队游试点恢复的消息传出不到10天,涵盖首批20个试点国家的近千条出境团队游线路和“机票+酒店”产品,已在上海各大旅行社和在线旅游平台上线。26日、27日两天,春秋旅游、锦江旅游、携程等多家旅游机构的泰国、阿联酋首发团将陆续出发。

暂停三年,一朝重启

得知出境团队游试点恢复的消息时,春秋旅游资深导游师文第一时间去书柜找出尘封了3年的护照,看看有效期还有多久。发现护照有效期在半年以上,他松了一口气,这意味着一旦后续有带团出境任务,他可以第一时间“复工”。

根据文旅部的通知,26日起试点恢复出境团队游和“机票+酒店”业务的国家有20,包括泰国、印度尼西亚、柬埔寨、马尔代夫、斯里兰卡、菲律宾、马来西亚、新加坡、老挝、阿联酋、埃及、肯尼亚、南非、俄罗斯、瑞士、匈牙利、新西兰、斐济、古巴、阿根廷等。

尽管试点目的地有限,消息依然令人振奋。此前受疫情影响,国内跨省游和本地游开开关关,尚可在夹缝中生存,出境团队游则经历了真正的“至暗时刻”——自2020124日文旅部发文叫停出境团队游,至今已足足三年有余。

疫情发生前,师文几乎每个黄金周都在世界各地带团,召集出境旅游团游客集合的浦东机场T2航站楼25号门,是他无比熟悉的地方。2019年春节,他从泰国清迈带团回到上海,正好赶上与家人吃上一顿年夜饭;2020年除夕前一天,他带着一个30多人的旅游团从浦东机场出发去缅甸,在仰光度过了大年夜。带完缅甸旅游团回上海后,师文再也没走出国门,转而成为上海城市微游线路的设计者。曾在武康路附近居住的他在多次实地踏访武康路后设计的微游线路,在游客中颇受好评。后来,他又陆续设计了新华路、上海“音乐城堡”等线路,还掌握了直播技能,可以一个人全程直播3小时。公司里和他一样曾活跃在世界各地的境外领队和导游们,也纷纷转战国内游或本地游市场,甚至有人选择转行离开。

“为了迎接这一天,我们整整盼了3年!”携程团队游CEO江文说,出境团队游试点恢复的消息传出后,携程平台上出境跟团产品搜索量瞬时大涨5倍,带动海外目的地热度上涨330%,线下门店有关出境跟团游的咨询量也大幅飙升,人们对“诗和远方”的热情不减。

21日,浦东机场T2航站楼春秋航空柜台,前往泰国普吉岛、中国香港地区的旅客办理值机。孟雨涵 摄

直面变化,积极筹备

120日傍晚,出境团队游试点恢复消息发布,当晚2350分,春秋旅游已连夜上线泰国游小程序,其中包含了数十条泰国曼谷、普吉岛、清迈等地组团游线路和众多当地玩乐项目。锦江旅游、携程等也纷纷上线多条出境跟团游线,人们走出国门的选择再次变得琳琅满目。

短短几小时或数天内将这么多出境团队游产品上线,并不像看起来那么容易。在相关业务暂停了3年后,航班运力如何、签证中心开不开、目的地酒店有没有房间、地接社接待能力如何,都成为旅游机构推出产品前必须解决的问题。

“过去3年里境外很多中餐厅关闭、导游停职转行、酒店也有关停的情况,这些都会对组团出境游产生影响。境外地接社也需要时间重振旗鼓,尤其是把原来流失的销售、导游等核心人员找回来。”携程海外跟团产品总监张妍说,前几天,她和一名迪拜地接社的负责人见面时,对方笑称“现在打开朋友圈,看到的全是各个地接社招人的公告”,真的太缺人手了。

国内组团社和在线旅游平台也多少面临人手告急问题。张妍将原本散落在各条国内线路上的10多名核心岗位同事紧急召回,大家分头联络海外地接社,摸排采购资源、制定产品上线计划、审核上架产品。“每人每天要负责联系810家海外供应商对接各种工作,整个春节长假几乎都没怎么休息。”

春秋旅游在消息发布当晚即上线了50多条出境游相关线路,背后同样是一场硬仗。春秋旅游亚太部总经理邵玉华告诉记者,早在去年1226日相关部门公布将从202318日起对新冠实行“乙类乙管”后,她和同事们就已开始着手准备,与地接社、航空公司保持沟通。“我们根据现有的航空资源提前设计了一部分旅游产品,先录入系统但不对外销售,一旦政策允许可第一时间推出。”

产品框架就绪,出境团队游正式开启的具体时间公布后,旅行社还需第一时间与航空公司、酒店等确认机位、房间和价格。根据26日首发的团期,春秋旅游普吉岛产品经理陈犇立即与普吉岛地接社联系,确保为首发团留出导游和酒店资源。由于当下正值普吉岛旅游旺季,当地酒店资源十分紧张。得知普吉岛芭东湾山度假村当天只剩11间客房,陈犇立刻全部拿下,定下了普吉岛上海首发团的酒店房源;首发团线路上原本安排第五天坐帆船出海,但这天的帆船已被预订,他就将出海行程调整到了第四天……邵玉华记得,120日这天她离开公司时已是晚上11时多,陈犇他们则忙到第二天凌晨。

为了第一时间上线产品,锦江旅游海湾旅游部总经理魏丽达和同事们春节同样度过了一个忙碌的居家办公黄金周。“我们一直在等待出境团队游开放,也和各国旅游局和航空公司保持密切联系。120日消息公布,我们很快就把之前对接好的产品和资源落实到位了。”假期结束时,锦江旅游推出27日出发的阿联酋首发团已成团,报名者中有不少是锦江旅游原来的忠实客户。

有人试水,有人观望

3年了,终于可以出国旅游了。”一位报名了锦江旅游阿联酋首发团的游客看到旅行社推出的线路,确认自己和老伴的护照都还在有效期内,毫不犹豫报了名;新婚不久的曹先生和妻子一起报名了春秋旅游的普吉岛首发团,“就当是补过一次蜜月”。

此次上海多家旅游机构推出的首发团中,春秋旅游26日出发的“普吉岛65晚”报价3999元,锦江旅游27日出发的“阿联酋64晚”行程报价16888元,携程27日出发的“曼谷+芭提雅65晚”不含往返机票价格为1650元。一项来自旅游平台的测算显示,2月前往泰国7天、入住五钻豪华级酒店的人均花销约6000元至10000元,前往马来西亚、越南、柬埔寨等国的7天花销从4500元至6500元不等。

截至目前,春秋旅游、锦江旅游、携程、飞猪等推出的泰国、阿联酋、埃及、新加坡、马尔代夫组团线路纷纷上线,已覆盖首批试点的20个国家,线路总数近千条,包含跟团游、半自助游、私家团以及自由行打包产品等多种类型。首发团游客中,互联网上的报名者多为“80后”“90后”,传统旅行社的报名者则涵盖老中青各年龄层,也有一些家庭带着学龄前儿童出游,游客主要来自上海、北京、杭州等地。

浦东机场外币兑换柜台前,游客在排队兑换。 孟雨涵 摄

与疫情前动辄3040人的出境游大团相比,即将从上海出发前往泰国和阿联酋的几个首发团都控制了收客规模,团队人数维持在1025人之间。旅行社人士表示,控制团队人数既是为了保证首发团品质,也是为了顺应疫情后部分游客不愿扎堆的心理需求。

多名旅游业人士在受访时提到,出境团队游消息公布后,无论是网站出境线路的浏览量,还是与护照、签证等有关的咨询量都大幅上升,泰国、阿联酋、埃及、新西兰、马尔代夫、老挝等国受关注度都很高。不过,实际报名的游客数量目前尚不成规模,一些游客护照过期后来不及办,对出境游的价格及目的地国家的入境防疫政策也有所顾虑,当下对跟团出境游仍处于观望状态。

“有些零星游客出国玩的愿望很强烈,但他们选定的日期不一定有足够多的游客报名成团,我们就对他们实行定制小团的方式出游。”邵玉华说,除了25人的普吉岛首发团,25人不等成组报名的游客也不少,涉及的目的地包括老挝、新加坡等。对此,旅行社查询相应日期出发的散客航班、酒店资源等,给游客对应报价。

挑战仍在,摸索前行

与春节假期国内多个旅游目的地和景区“人从众”的热闹相比,出境团队游的恢复才刚起步。锦江旅游控股有限公司总裁刘宁直言,受制于国际航线运力、目的地酒店供给和地接社接待能力有限等因素,当下出境团队游大规模重启尚不具备条件。

“供应链的重新整合需要一个过程。国外许多机场的航空资源之前已被占用,航空公司也需要和合作伙伴签署新的国际航线联运协议,运力恢复后才可能给旅游团更好的机票价格。”刘宁说,目前国内出发前往的部分国际航线上航空公司无法给到旅行社团队机票价,只能拿到散客价格,这会导致旅游报价水涨船高。此外,疫情前上海飞新加坡每天有5个以上的航班,现在每周的航班屈指可数,因此也会限制新加坡这一目的地的组团游快速恢复。

“小火慢炖”式恢复的出境团队游市场,也给从业者带来新机会。在探索游客新需求的同时,各家旅游机构也力争将过去3年中锤炼出的新本领和新元素,加入到出境团队游行程中。在与阿联酋地接社沟通的过程中,张妍曾和对方讨论是否需要根据小红书上的热点,打造一些专门针对年轻客群的出境游产品。

“原来我们的一些出境团会入住常规的四星级或五星级酒店,但社交媒体上有些生活类和沉浸式场景的酒店比较火,这些酒店有酒吧、桑拿房等,能营造出放松感,我们在考虑对出境游酒店做些调整。另外,阿联酋有世界上最大的卡丁车场地,热度很高,也有可能被加入到新的出境游行程中。”张妍说。

下周将随同普吉岛首发团出发的春秋旅游副总经理周卫红,刚领到一张写得密密麻麻的“任务单”:上海机场举着护照行走的视频画面,近景+全景、不低于10秒,横版图片不少于两张;普吉岛落地签办理现场视频,近景+全景、不低于10秒,横版图片不少于两张;普吉岛海鲜市场全景+美食、不低于5秒……

即将前往普吉岛的周卫红领到的“任务清单”。 受访者供图

原来,65晚的普吉岛首发团行程中,不仅身为领队的师文几乎每天都有直播任务,周卫红也被负责公司视频号的同事安排了照片和视频拍摄任务。细数“任务单”上的视频、照片、文字游记待办事项多达24个,“同事说,希望通过视频让更多游客第一时间看到普吉岛的实景,为公司‘吸粉’”。

在刘宁看来,试点恢复出境团队游的国家目前只有20个,但全面放开是大势所趋。当前资源有限的情况下,人们对出境游的需求也刚刚释放,这部分人中不少是中高端客户,对旅游品质的要求高,这也促使旅游机构进一步加快打通资源瓶颈推出高质量的产品,尽力满足市场所需。

一位资深旅游业人士的话道出了许多从业者的心声:“旅游行业经历了沉重的打击,很多人离开了,也有人依然坚守。经历洗牌后,相信也会涌现出许多新的机会,欢迎更多新人投入到我们的行业,一起迎接新挑战。”

题图为2月1日浦东机场T2航站楼春秋航空柜台,前往泰国普吉岛、中国香港地区的旅客正办理值机。孟雨涵 摄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3)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