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文化观澜 > 文章详情
从清华理科“学霸”到国内音乐剧译配“第一人”,她的十年一梦
分享至:
 (1)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施晨露 2022-07-31 17:03
摘要:“我们有了更多优秀的演员、更多理想的剧场,最关键的是,更多热爱并愿意深入了解音乐剧的观众。”

程何是谁?2012年,这个浙江姑娘自清华大学生物系毕业,因为热爱音乐剧走上译配之路,成为国内专职从事音乐剧译配的“第一人”,目前担任七幕人生音乐剧剧本总监。

7月30日,《程何极简音乐剧手册》新书首发会在上海文化广场举办。程何说:“以前要出国才能看到各种剧,如今在国内就能拥有丰富的观剧生活,这是我作为爱好者最深的体会。而作为一名从业者,我更欣慰的是,我们有了更多优秀的演员、更多理想的剧场,最关键的是,更多热爱并愿意深入了解音乐剧的观众。”

“我喜欢上音乐剧是初中的时候。就是从大家最熟悉的《剧院魅影》,一路听到《悲惨世界》,然后顺着前人在上海大自鸣钟淘来的资源,一张张听下去,体会来自百老汇、伦敦西区、法国、奥地利乃至日本、韩国、以色列、西班牙的喜怒哀乐。当时市面上关于音乐剧的中文书不是没有。但绝大多数是面向学术的,是学校里的教材,写得比较艰深难懂,对当时还是初高中生的我来说,难免有点看不下去。当时我就想,如果有一本书,能够把音乐剧的一切都简简单单却又全面细致地讲出来,那该有多好。”程何回忆,自己是从2015年开始“疯狂跑海外看戏的”,当时喜欢上音乐剧整10年,第一次有机会去海外看戏,记得坐在纽约的出租车上,看到Theater District(剧院区)的绿色路牌,心中的那股兴奋劲儿,就像一只摁不住的兔子,大喊着要跳出胸腔来。

程何连续在全世界“浪”了五年,看剧的票根塞满了两本票根相册。到了2020年,因为疫情,生活方式不得不改变,程何和同事们一起做了一门“程何的极简音乐剧通识课”。

“这个课程介绍了音乐剧的历史、发展、成熟,还介绍了音乐剧创制的背景,当代音乐剧的工作坊与孵化机制,以及世界各国截然不同的音乐剧文化。这几乎是我能想到的了解音乐剧最初需要知道的全部内容。在录制和发布音频课程的同时,我还准备了课程交流群和资料包,让大家尽可能又快又全面地感受到音乐剧的魅力所在。课程发布后不久,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居然找到了我,问我愿不愿意将这个课程进行一些增补,然后出一本关于音乐剧的入门书。我想起了高中时自己的愿望,当然是无比愿意。”程何说。

如今与读者见面的《程何极简音乐剧手册》包含三部分,第一部分介绍音乐剧的前世今生,从第一部现代音乐剧的诞生谈到百老汇与音乐剧的流行,从迪士尼电影催生的大型音乐剧谈到世界各地的音乐剧的发展;第二部分介绍音乐剧的欣赏要点,包括剧场礼仪、版本甄别、剧作欣赏要素等;第三部分聚焦音乐剧的台前幕后,畅谈音乐剧作为艺术和产业的制作和推广环节,让读者了解音乐剧诞生的全过程。在书中,程何还贴心附上音乐剧知识小贴士和她个人的推荐剧单、书单,形成了一本实用的音乐剧“工具书”。

“还记得最早看《悲惨世界》10周年的演出版本,17个国家的冉阿让用自己的语言唱同样的一首歌,却没有中文,我当时就想,这首歌有那么多语言,但却没有中文版,这是一件多么可惜的事情啊。后来,我对音乐剧的了解更多了一点,才知道一直到那个时候为止,在中国大陆正式商业演出过的音乐剧中文版就只有三部,《异想天开》《乐器推销员》《音乐之声》。”一路走来,程何见证了音乐剧在中国“火起来”的历程,“近几年,国外很多音乐剧被引进中国,从最近‘官宣’的音乐剧经典《剧院魅影》即将出首部中文版,到《我的遗愿清单》《阿波罗尼亚》《粉丝来信》等一票难求的音乐剧,中国观众能触及的音乐剧品种已经非常丰富。同时,中国自己的音乐剧也开始脱颖而出。”不仅是音乐剧演出市场,音乐剧教育领域也在快速发展,“我所在的‘七幕’还开设了音乐剧教育板块,音乐剧教育正在走进学校”。

“阅读这本书的历史板块,可以发现有许多一穷二白的创作者凭着一腔孤勇,仅仅是靠一台打字机或一叠纸、一支笔,就书写了音乐剧历史上的全新篇章。阅读这本书的制作板块,更能体会幕后那些无名英雄们的艰辛付出,尽管他们无法被台下的观众们看见,却是整个历史进程中不可或缺的存在。”程何说,通过这样一本简单的小书,让更多人从零开始认识音乐剧,从纵向的历史到横向的创制,从点状的发源到立体的散花结果,继而有更多人能够坐到观众席里,甚至成为“用爱发电”的一员,或许就是这本小书最大的意义。


图片来源:出版方提供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