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城事 > 教育在线 > 文章详情
讲述|搬家三月被封学校,返回小区重逢检察官法官律师校友,做老娘舅缔约十条
分享至:
 (3)
 (2)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徐瑞哲 整理 2022-05-13 13:24
摘要:原来有一位尚未被转运出社区的疑似患病老奶奶,把晾晒的被褥掉到了楼下,被不理解的邻居告到居委。

讲述人:徐汇区康健街道桂花园防疫志愿者、华东政法大学教师孙嘉伟

 


坐落于徐汇区康健街道的桂花园小区,因遍植桂花而得名。包括我在内,这里居住着4个职业各不相同的志愿者,从法官到检察官,从律师到教师,都曾求学于桂花飘香的长宁华政园。身为法律职业共同体,我们又一次组成守卫共同家园而并肩作战的友爱共同体。

“居委老师好,我是自华政抗疫一线返家的教师党员,请给我分配任务!”刚刚搬家3个月的我,第一次走进桂花园小区居委会。由于华东政法大学松江校区成功转段,从封闭管理变为准封闭管理,我接受校办返家安排,第一时间加入小区所在的茶花桂花党总支志愿服务群。在社区抗疫的30天里,我将从校园战“疫”一线习得的经验也融入社区志愿服务之中。

将被褥送回老人家中操作洗衣机

核酸采样一直是困扰小区疫情防控的老难题,我根据学校“核采”分楼分区、出入分离的做法,协助居委干部规划核采点位和动线,筹划当日核采策略,并建立线上线下两条信息发布通道,动态控制喊楼速度。由此一来,有效降低了聚集风险,避免了大规模人流对冲。

面对工作日工作时间的扫码组专业志愿者不足问题,我也积极协调本职工作和志愿服务时间,多次请缨在阴雨天和桑拿天身穿“大白”,开展对小区1400余名居民的PDA终端扫码,往往连续工作4、5个小时。

凭借学校工作中积累的防疫政策宣传和思政工作经验,面对情绪激动、不愿配合的封控楼居民,忍受误解、扛住谩骂,在喊楼、派件等志愿服务过程中不急不躁,向居民反复宣讲“动态清零”“足不出户”策略,争取到了大多数居民配合。

一日中午,我正吃着午饭,就听到了来自居委会的吵嚷声,原来有一位尚未被转运出社区的疑似患病老奶奶,把晾晒的被褥掉到了楼下,被不理解的邻居告到居委。双方情绪激动,冲突一触即发。情急之下,我立即放下碗筷跑到居委会做“老娘舅”,帮助一起调解矛盾、安抚邻居情绪。随后又套上防护装备,做好物品和周边环境消杀,亲手将被褥送回老人家中,操作洗衣机重新进行洗涤烘干。

老婆、学妹、学生是同行也是“同事”

同期,小区志愿者也迫切需要凝聚共识、加强管理,我运用从法学博士课程学来的立法学专业知识,连熬两夜完成了《桂花园小区志愿服务者规约十条》的起草、征求意见和修改。这部自发缔结的《规约》,最终得到了社区党总支和志愿者团队一致认可和普遍遵守。

我动员家人共同上阵,我老婆李颖是华东政法大学2011级刑法学硕士研究生,现为闵行区人民检察院经济犯罪与职务犯罪检察官,疫情期间参与辖区内涉疫犯罪案件处理。同样,她也是小区物资组志愿者,多次撇下家里两娃,参加夜间保供物资分发。

而小区物资组志愿者负责人陈亦雨则是我的学妹。平日里,她是徐汇区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庭法官,如今身处封控楼栋却始终坚持线上指挥,负责整个小区团购订单审核和物资调配分发,运用专业知识帮助邻居们防骗反诈。志愿者中的校友还有我的学生李兴越,作为执业律师也为小区居民免费提供法律咨询服务。

由于跨多组进行不同类型的志愿服务,我刚脱“大白”又穿“小蓝”,白天做完志愿服务,晚上再加班完成校内工作任务。对于政府保供物资和海量自购包裹,即使在非轮值时间我也主动下楼,与物资组其他当值志愿者一起做好消杀、派送到楼,对封控楼栋配送到户。家人、同行、同事劝我多休息,我说:“完全乐在其中,根本停不下来!”

本文图片来源:讲述者提供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2)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