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财经 > 创客驿站 > 文章详情
自述|党员站长“范妈妈”:挑最要紧的订单送,如果可以,我还想帮更多人
分享至:
 (37)
 (3)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俱鹤飞 2022-04-12 20:43
摘要:在危难时刻,党员必须冲在第一线,有多大能力,就帮多大忙。

范俊杰不到40岁,党龄已经有17年了。他的衣柜里保存着一身将近20年的预备役军服,上面别着一个党徽。他曾是一名防空兵,职务是导弹射手,退伍后曾辗转在不同行业。

来上海打拼后,他成了上海静安区的一名党员骑手,因为热心肠、爱张罗、人缘好,骑手兄弟喊他“范妈妈”。两年后,他成了这个外卖站点第一个党员站长,还把以前认识的退伍士兵招进了外卖团队里。

在上海本轮疫情中,一线配送人员已成为保供环节中关键的力量之一。许多物流流程被打破重建,在前线奔跑的小哥和站长在不断做着新尝试,以应对不断变化的疫情形势。

而范俊杰是少数一直坚守在此次配送前线的党员站长,亲身参与了这场“战疫”。以下是范俊杰的口述。

“情况很糟糕,但总有人想着帮我们”

我叫范俊杰,是一名外卖站长。再过一年,我就40岁了。我老家在江苏无锡。我已经数不清这是我在上海的第几年。

我现在是美团上海静安寺站的站长,负责配送的区域是静安寺附近方圆3公里左右。因为送外卖,我进过高档饭店,去过超级大卖场,也跑过弄堂里的小饭馆。但最近,我经手的货品从外卖一直扩展到奶粉、大米和生活用品等。

上海疫情形势挺严峻的,4月开始,站点被封控,骑手陆续被隔离在家,不能出门配送。怎么形容这几天呢?订单多!太多了!我每天会收到四五百单,但骑手完全不够。

范俊杰坚守在抗疫一线

我们这儿的骑手住在好几个区,每个区的政策都不一样,他们从住的地方出来面临各种各样的困难,有的是社区、居委会不放心,这种情况我就赶紧给小哥所在的居委会打电话,帮忙协调这个问题。为了能在疫情中顺利送单,需要不少流程和手续,比如上海不同区的通行证、骑手的工作证明、民生防疫保供企业员工证明等,基本上拿到了这些,我们骑手就能出来了。

有的骑手能出小区,但是就回不去了,这也挺麻烦的。后来,有一批好心人愿意捐一些场地出来给我们小哥住,美团总部也在帮我们协调提供酒店,说可以让骑手在酒店里免费过夜。我认识的几个骑手碰上了这个问题后,就提交了申请,很快就入住了,在酒店休息,然后出来跑单。

这阵子,政府也发了几次物资,还有一些备用药;美团也给了一些防疫的物资,像是洗手液、口罩这些。总之,虽然现在形势很严峻,情况很糟糕,但我有种感觉,就是总有人想着来帮我们。                    

“看到订单写药品和粮食,就会特别警觉”

我们每个站点发了20多张防疫通行证,再根据骑手的个人情况,实际最终能出来的只有七八个人。目前,我和手下两名骑手住在一起,他们出去跑单的时候,我帮他们协调订单,给他们做饭。

以前遇上高峰期,一次一车最多也就接10单左右,但现在,一个骑手一车能挂30多单。我算了一下,相当于一个人要跑三个人的量。兄弟们很辛苦,他们每天8点钟就出来跑,到晚上9点多回去,工作时间都是十三四个小时,甚至十五六个小时。

可是,接到订单那么多,真的没办法全部都送到。怎么办?只能挑最紧急的去送。

我看到订单内容里有药品和粮食的时候,都会特别警觉。有一些药,一看就是应急药,我就感觉这家人应该很着急了,顾客或者家人的身体是不是撑不住了;还有一些是很基础的粮食,像是大米、面、油这种,我会觉得,可能这家人挺缺粮的。

订单备注也很重要。这阵子,订单的备注真的是五花八门,有的写“希望小哥快点送,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有的写“这些药我们买不到,求求你们帮帮忙”。

还有的是女孩子家里没有生理期的用品了,但她又没办法出门购买,APP上也抢不到,她就在备注里写需求。我记得当时收到一个外卖订单,那个女生急需卫生巾,但因为买不到了,她就在订单备注里写这个需求。我们骑手一看,觉得很紧急,就跑出去帮忙买了卫生巾,给人家送过去。

范俊杰帮小区发物资

这阵子,大家都很理解骑手。超市订单很多很多,基本上处于一种“爆炸”状态,出货速度就会慢,我们骑手的配送时间也就拉长了。虽然顾客们很着急,但他们也都理解我们。骑手有一次晚到了将近3个小时,顾客也没抱怨,不仅没有投诉,还给他打赏了,说很感谢他。

前几天,我们小哥被顾客发微博表扬了,还给他转了500块小费,他没要。他和顾客说,“一码归一码,我不会做一个没有人情味的人。”

我们这些骑手,真的都特别好。

“党员”不是一个称呼,而是一个榜样

这几天情况紧急,我也一直在想我可以做些什么。党员这个身份起了很关键的作用。

20年前,我刚初中毕业,家里本来攒了一笔给我上高中的钱,但当时舅舅生病了。妈妈问我:“家里只有一笔钱,你想上学,还是救你舅舅?”我想救家人,就让母亲把钱留给舅舅治病了。我便入伍了。就在当兵那几年,我发生了非常大的转变。

当时,我们部队一周要上3天的思想政治教育课,党支部经常教育我们,在危难时刻,党员必须冲在第一线,有多大能力,就帮多大忙。这些思想已经融入我的血液、我的灵魂里。

范俊杰在部队里

那会儿,部队里的入党率差不多是十分之一,我是文艺骨干,还帮大家写黑板报,常组织大家活动,领导推荐了我,我成了一名共产党员。我经常得到的教育就是:“党员”不是一个职位,也不是一个称呼,而是一个榜样,就是带动其他人来做事。

后来我来上海打拼,成了静安区的一名外卖员,又当了站长,我始终不忘自己党员的身份。我曾带了个骑手,他爸爸得了重病,我就发动全站的骑手帮他捐款。我一直和我们骑手说:“大家有困难,我尽力帮,如果其他人有难,也希望你们主动帮人家。”

也是因为我“爱管闲事”,骑手喜欢叫我“范妈妈”。

最近,除了协调送单,我也给我们小区当外围志愿者。因为常年送外卖,我在附近片区认识了不少商家,了解他们的情况。我就把这些信息用起来,给小区协调物资。

其实很多商家是有存货的,但开不了店,货物就堆放在里面,浪费了。我就想,是不是可以直接联系商家,帮他们把那些货运出来?前两天,我用这个办法给我们小区的居民弄来了300个鸡蛋和70块豆腐。这些东西都零零散散的,但至少能解决一些人的需要。

我楼上的一个阿姨,她每天都要吃高血压的药。现在药吃完了,药店基本上都关门,医院也进不去。我是她邻居,觉得能帮就帮,我知道附近有两家还在营业的药店,就托人去找,最后给她送药过去。

我和很多来上海打拼的人一样,没有熟人、没有亲戚,全要靠自己,也互相帮忙,能出一点力就出一些。希望上海快点好起来。

栏目主编:李晔 题图来源:新华社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3)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