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财经 > 创客驿站 > 文章详情
登上雪山之巅,然后滑下来,是什么体验?6000米之上的勇者游戏让他沉迷
分享至:
 (6)
 (3)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俱鹤飞 2022-01-11 20:59
摘要:“足不出沪”也能实现滑雪自由。

时速80公里的“贴地飞行”是一种什么感受?一周工作结束,家住上海的闫子奇就坐飞机去了张家口崇礼,在太舞滑雪小镇度过了一个潇洒周末。“这是今年第一次在室外滑雪场滑雪,终于可以享受‘飞’的快乐了!”

距离北京冬奥会还有20多天,受冬奥会的利好因素影响,滑雪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入坑”。在小红书上搜索“滑雪”,相关笔记已经多达42万篇。继“露营热”后,滑雪又成为年轻人的消费“新宠”。

勇敢者的游戏

闫子奇是上海某高校的化学老师,同时也是一名有着20年“雪龄”的极限运动博主。他自称是“极限运动玩得最溜”的化学老师。

“最早接触滑雪是高三毕业的那个寒假,跟家人一起去了吉林北大壶滑雪场。”闫子奇回忆,那时候,自己就是一个滑雪“小白”,在简陋的滑雪场,他穿着红色毛衣,站在冰天雪地里,像是一位笨重的圣诞老人。

但是,体验过之后,闫子奇就爱上了这种感觉。“尝试、挑战、最后成功的时候,那种成就感是无与伦比的,滑雪带给我最大的快乐就源于此。”

与闫子奇感受相似,“90后”滑雪爱好者姚超接触这项运动是在瑞士旅行时,那是2016年。“我当时面对的是一个75度的坡道,觉得完全不可能滑下去。”姚超回忆,自己滑了一路,摔了一路,最终在别人的指导下才滑到底,“否则摔到天黑都滑不下去。”

自那之后,姚超下定决心要学会滑雪。通过网上的视频教程,他终于学会了滑雪。“滑雪是一项勇敢者的游戏。越怕才会越容易摔跤,越大胆,就会更加容易掌握平衡感。”

“滑雪,是我看世界的一种方式。”姚超说,半山腰总是拥挤的,你得去山顶看看。

2020年冬天,姚超登上了西藏拉萨洛堆峰,海拔6010米,5600米以上有积雪冰壁,是登山滑雪的理想之地。“雪地如丝绸般顺滑,这种感觉太让人上瘾了,会不由自主兴奋地尖叫。”姚超说。

对闫子奇而言,最难得的是遇上“蓝鸟日”,指的是暴雪后出太阳的晴天,清晨小鸟会出来叫。划过空无一人的雪道,干净的雪花会被顺势扬起、扑面而来,那种感觉就像是在冲浪,“这才是冬天该有的样子。”

“滑雪”风刮进长三角

对于初学者而言,单板还是双板,堪称新手入坑的“世纪难题”。

“单板和双板其实完全是两种运动。”闫子奇说,就像是轮滑和滑板,虽然都是“滑”,但无论是从装备选择还是技术动作上来看,都是千差万别。“新手选择双板的优势是入门快,基本上3至5小时就能掌握入门技巧,适合休闲度假的亲子旅游人群;单板入门门槛更高,但是灵动炫酷、玩法更多,更适合喜欢挑战的人群。”

在小红书上,他们成为滑雪专业博主

借着“冬奥”的热度,我国滑雪产业发展驶入快车道,国家体育总局发布数据显示,2025年我国冰雪产业总规模将达到1万亿元,届时将带动约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

“滑雪,北方有气候优势,但是南方有巨大的市场。”闫子奇感受明显:“5年前,上海滑雪的人很少,可能整座城市也就只有四五家滑雪俱乐部,”这两年的变化让他感受特别明显,“整个市场有一个爆发式的增长。”

据统计,上海目前共有冰场13块,室内滑雪场所34处。《上海市体育发展“十四五”规划》提出到2025年,全市冰雪运动俱乐部达到30家,年参加冰雪运动人次达到200万。

这个冬天,上海的各大商圈还开出多处季节性户外冰场,上海冰雪运动协会透露,这些冰场多开在没有固定冰场的区域,使得上海的冰场布局更为合理,冬季运动氛围更加浓郁。全球最大室内滑雪场——上海“冰雪之星”正在临港加快推进建设。届时,它将成为一个集体育、娱乐、休闲为一体的滑雪胜地,今年年底有望建成开放。

栏目主编:李晔
文中照片均为受访者提供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3)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