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华东局 > 文章详情
他给桃树听古典音乐,用牛奶红糖果皮发酵液喷洒桃片……
分享至:
 (0)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钱红莉 2021-12-15 14:17
摘要:有稻田处,皆为故乡。

二十余年前,我来过上海两次,居南浦大桥附近酒店,匆匆一瞥,匆匆离开,未曾留下印象。如今再来,伫立虹桥高铁站,颇为茫然——上海太大了。

翌日,我们去的是金山乡下的上海,一个叫作廊下镇的地方。

有稻田处,皆为故乡。

作为一个在安徽农村度过童年的人,血液里自带与生俱来的乡土气息。隔三岔五,我总喜欢去乡下走走。倘若春上,到了乡下,将双手插进稻田的淤泥,当泥土的微凉,变成一种战栗,再幻化为未曾有过的舒畅贯穿至整个身心,这是城市人无以理解的隐秘情愫。

中国科大有一位教授,每隔一阵,喜欢去乡下田埂上躺一会儿。我深深懂得他,不过是去接接地气。一年四季,我家阳台上从不缺一钵青菜、一株葫芦、一盆葱蒜……蛰居城市,不时呵护一点蔬果,算是对农业的致敬了。

当我来到廊下,时已深秋,稻田小路旁遍植云杉,夕阳剪影里高高的树梢,耸立如教堂穹顶。微黄的云杉针叶,衬着田畴的金黄,格外庄严肃穆,纵然无风,也仿佛声动如马勒的《大地之歌》,田地里无数农作物演奏出天地之音。

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则是天母桃园的主人。夕阳下,这位来自江苏的大叔一身朴素,满脸黝黑地站在我们的面前,滔滔不绝讲解起他心爱的果园。起先,我不甚在意,想着他不过是一名普通的农场主而已,直至得知他给桃树听古典音乐那一刻,仿佛他整个人都在泛光,不禁肃然起敬了,不得不改口恭敬地称他为“教授”。他的桃林,从不施化肥、农药,就像培养孩子一样呵护着——他用牛奶、红糖、果皮发酵出的液体,喷洒在每株桃树的叶片背面。我第一次得知,施肥不仅要施在果树根部,果树叶片同样可以吸收养分。

对于土地,我同样有着天然的亲切感,电脑里一直存有关于日本农业的一个微博。平素,我喜欢看他们怎样种植水稻,怎样打理葡萄、秋水梨,以及怎样制造堆肥等,每次看得津津有味。未承想,这次在廊下遇到的桃园大叔,确乎实现了我的梦想。当他讲起有机肥对于土地的生态改良以及农业的良性循环发展,令人佩服之至。

人的味蕾是有着乡愁的,比如我们“70后”,自小吃到的均是有机肥种植的蔬果、粮食。人的味蕾,以及胃中的消化酶,同样有着童年记忆。现今,我们的食物,不外乎化肥、激素、农药催生出的速成品,所谓工业流水线上的农产品,滋味尽失。为此,我们才喜欢一趟趟往乡下跑,不过是贪恋那一点农家菜。

摘一颗桃胶,放鼻前闻嗅,确乎闻到了红糖的香气。

夕阳西下,我们坐在秋风里,品尝葡萄和脆柿。论甜度,如果给葡萄打7分的话,那么脆柿便是10分。脆柿的这种甜,并非傻乎乎的齁甜,而是甜得曲折深刻,有底蕴的甜。脆柿的糖分化为固体,沉寂于果肉深处,于唇齿间辗转、崩裂,刺激着每一粒细小味蕾扩张开来,一齐加入甜的狂欢里……品过脆柿,回头再尝葡萄,一下黯然失色起来了。这些脆柿,零星种在桃林小径旁,树身高及一人,无甚过密旁枝。一株树上,果实三四十,一枚枚套着袋子,掀开一角,透出深厚的黄,硬如珍珠,仿佛有光。这便是有机肥种植出的果品。

日本有一位农业专家川崎广人,退休后,自愿来到中国。他将日本的堆肥技术一并带来,种植有机蔬菜、有机小麦。这位老人的中文不甚流利,虽然他在微博上的文字表达,时有语法上的不通,但我们都读得懂。他一直忧心中国农民大量运用化肥而轻视堆肥技术,十余年如一日地进行着堆肥技术的推广。临走前,我将川崎广人的微博推荐给桃园大叔,不承想,大叔说:我知道他的。

初冬的廊下,有些微凉意,我们在被稻田包围的屋子里围炉晚餐。清汤的锅子里,大家喜欢的多是平凡朴素的蔬菜。饭后,在民宿书房发现一幅书法,叫人醍醐灌顶:“这世界除了筷子,什么都可以放下。”

也只有生活在安静的乡下,才能生出如此慧根。

栏目主编:孔令君 文字编辑:陈抒怡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朱瓅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