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世界观 > 文章详情
深度|三党达成组阁协议,德国进一步迈向“后默克尔时代”
分享至:
 (6)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陆依斐 2021-11-25 21:26
摘要:三个理念不一的政党最终达成妥协,预计今后将在执政过程中磨合。

经过近两个月的谈判,德国社民党与绿党、自民党11月24日在柏林宣布,三方达成组阁协议。社民党候选人、现任副总理兼财政部长朔尔茨有望出任总理。这意味着现任总理默克尔所在的联盟党(基民盟+基社盟)将在执政16年后沦为在野党,德国政坛进一步迈向“后默克尔时代”。

达成妥协

从阵营上看,德国新政府将由中左翼社民党、亲商的自民党,以及奉行环保主义的绿党组成。从代表色看,社民党(红色)、绿党(绿色)、自民党(黄色)将组成“红绿灯”组合。

在联合政府领导人的陪同下,朔尔茨当天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谈及清楚地规范事务,提供正确的方向,确保每个人安全、顺利地前进,‘红绿灯’今天是不可或缺的。”

“作为总理,我的抱负是让这个‘红绿灯’联盟为德国发挥开创性的作用。”

当天,三党还公布了组阁协议,未来四年的执政愿景,包括将淘汰煤电的期限从2038年提前至2030年,将法定最低工资提高至每小时12欧元,考虑强制接种新冠疫苗等等。

“在气候和工业方面,我们要大胆一些。”朔尔茨说。

接下来,组阁协议将交由各党成员审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除非最后一刻出现意外,否则朔尔茨将于下月初宣誓就任德国总理。

在今年9月举行的德国联邦议院(议会下院)选举中,社民党得票率为25.7%,联盟党得票率为24.1%,绿党、自民党也分获10%以上选票。

按照德国的选举规则,一个政党或政党联盟要稳定执政,需要在联邦议院拿到过半数议席,绿党和自民党因此成了“造王者”。

但是,从选票分散可以看出德国政坛的分化程度,理念不一的各党需要围绕诸多议题开展谈判和做出妥协,外界原先预计组阁耗时不短。

经过多轮“一对一”的“试探性”组阁谈判,绿党和自民党10月初表示,这两个政党决定与社民党启动三方谈判。但此后一度传出“谈崩”消息,据称三党不仅在气候、税收、财政等政策上存在分歧,而且在财政部长等内阁职位的分配上发生争执。

眼下三方终于谈妥,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主任郑春荣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上海欧洲学会副会长叶江均认为,实际组阁过程符合预期。两位专家都注意到,四年前,德国政府上一次组阁花了近半年时间。“这一次比外界预想的要快,要顺利,”郑春荣说。

两位专家均表示,此次组阁过程受到内外因素影响。首先,三党此前被选民赋予组阁责任,“成功是外界的期待。”郑春荣说,除了“红绿灯”,其他组合几乎没有成功组阁的可能性。

叶江也表示,这是民意所趋——在联盟党执政16年后,民众希望看到改变。尤其在疫情蔓延之际,德国民众希望看到政府尽快平稳过渡。

其次,三党都有达成协议的强烈愿望。郑春荣解释说,社民党无疑想要保住胜利成果;多年没有参与执政的绿党希望通过参与政策制定,落实自身主张,而不是作为反对党施加影响;而在自民党内,对于其四年前参与组阁失败,有着不同声音。

再者,朔尔茨的稳健作风和斡旋能力也发挥了一定作用。郑春荣补充说,这一次社民党还摆正了自身位置,将另外两党视为平等伙伴,谈判气氛比较融洽。而且三方行事都比较严谨,没有走漏太多风声,也未受到外界过多干扰,使三方在信任度较高的环境下达成妥协。

而在另一边,尽管联盟党总理候选人拉舍特在选举结果出炉后并未“放弃挣扎”,但终究还是败给了朔尔茨。郑春荣说,这是因为联盟党在一定程度上失去了优先组阁权,其内部也面临“清算”和改革。

叶江也表示,联盟党在选举过程中暴露出内部矛盾和权力斗争,这种不稳定性导致其他政党对其信任度下降。

挑战重重

现年63岁的朔尔茨有望执掌欧洲最大经济体,却难言高枕无忧。目前,德国正在从近年来最严重的气候灾难中恢复——今年夏季,一场毁灭性洪水造成180多人死亡;波兰-白俄罗斯边境的移民危机正在加剧两国之间的紧张关系;俄德天然气管道项目“北溪-2”持续引起争议;波兰和匈牙利的民粹主义政府正在对欧盟的凝聚力构成考验……

郑春荣认为,德国新政府面临的首要挑战是延续三党之间良好的“化学反应”,保持稳定。“目前反应还比较好,但在实际执政过程中,矛盾将会显露出来,三方或将展开博弈。”

可以预见,三党联合执政将比先前联盟党与社民党的两党联合执政更为复杂,将是德国二战后从未出现过的政治局面。

郑春荣指出,新政府将由两个左翼和一个右翼政党组成,随着行为体增加,内部协调将耗费更多精力,从而削弱行动能力。

叶江预计,三方将协调化解矛盾,依据组阁协议来推进执政。三方诉求已在协议中得到明确,并达成共识,将为今后政府运作提供铺垫。

其次是在遏制国内疫情的同时平衡经济复苏。郑春荣指出,三党在组阁协议中提出了宏大的目标,但这需要相应的财政资源支持。

此外是联手法国,促进欧盟团结,化解内部矛盾。尤其是在波兰法治问题引发欧盟离心力之际,德国要稳定欧盟,方能在国际舞台上发挥影响力。

叶江表示,抗疫将是德国新政府的当务之急。尤其是在假日临近之际,联邦政府需要协调地方抗疫政策。其他挑战还包括促进社会公平、企业活力、环境保护和欧洲一体化等。

与此同时,联盟党预计将作为反对党发挥监督和制衡作用,并为下一次大选做准备。郑春荣说,在此之前,联盟党先要适应新的角色,解决内部问题,找到今后定位。鉴于其不太可能会与左翼党、选择党合作,预计其作为反对党的作用有限。

政策走向

作为欧洲最大经济体,德国新政府的决定或对邻国产生重大影响。而现任总理默克尔没有参与此次大选,本届联邦议院选举后德国将进入“后默克尔时代”。随着权力架构的改变,德国新政府的政策走向备受关注。

英国广播公司(BBC)指出,这是一个重视稳定的国家。有节制的变革将是德国人的首选。新政府中有三个迥异政党并不必然意味着混乱和不可预测。德国人将依靠熟悉的朔尔茨来提供稳定和平衡。

外交方面,新政府的对美、对法、对华政策走向颇受国际舆论关注。据报道,外交部长一职或由现年40岁的绿党领导人贝尔伯克出任。

对美政策方面,两位专家均预计,德国新政府将与拜登政府加强协调。“(德美关系)无疑将会更趋紧密。”叶江说,在气候问题上,两国政府可谓一拍即合。

对法政策方面,预计新政府将加强与法国协调,发挥欧盟轴心作用。但是,法国将于明年迎来大选,不确定性仍存。

对华政策方面,对于新政府会否延续务实的对华政策,两位专家均持谨慎乐观态度。

郑春荣说,一方面要看到积极信号。在三党达成的组阁协议中,维持了欧盟对华的三重定位——合作伙伴、竞争者、制度对手,而且没有调整顺序,协议还提及仍希望与中方开展政府磋商。

另一方面也要看到,协议中既有社民党相对温和的对华声音,也有在涉疆、涉台、涉港等问题上比以往更强硬的表述,值得警惕。今后,德国政府可能还会在对华政策上与美国加强协调,并置于欧盟框架内。

叶江注意到,贝尔伯克对华态度难言十分友好,但中德在贸易、气候变化、环境保护等方面仍有合作空间,取决于双方如何协调,未来四年有待观察。

郑春荣预计,德国新政府希望在外交方面有所作为,但受政府内部和欧盟内部因素牵制,将会耗费更多资源和精力。“理想很丰满,但现实很骨感,新政府对外会有多大的行动力,是个大大的问号。可以说,新政府想要外向,但不得不内顾。”

“默克尔曾以欧盟外交中的稳定角色而闻名,她曾多次带领欧盟度过欧洲债务和移民危机。新总理是否也会担起欧盟领导人的角色,还是将职位留给其他人来填补,仍有待观察。”CNN写道。

栏目主编:杨立群 文字编辑:张全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项建英
题图:11月24日,在德国首都柏林,德国社民党总理候选人奥拉夫·朔尔茨出席介绍组阁协议的新闻发布会。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