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城事 > 教育在线 > 文章详情
申城校园红色印记|复旦大学增添红岩烈士群像,请记住其中这三人
分享至:
 (18)
 (3)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王芦林 朱鸿召 2021-09-27 06:31
摘要:我十个月大时,他被捕。我一岁多时,他牺牲。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复旦大学校园里增添了一组包括红岩烈士在内的各时期烈士群像雕塑。红岩烈士是抗日战争时期,复旦大学迁移大后方重庆期间,反抗国民党反动独裁统治,为人民幸福、民族复兴伟大事业而英勇献身的革命烈士。铭记先烈遗志,传承红色基因,赓续伟大事业,是复旦师生共同的心愿。

王朴:“狗狗取名继志”

1948年4月,中共重庆地下市委被破坏,时任重庆北区工委委员王朴被国民党特务监视。王朴冷静沉着,将一些党内同志安全转移后,自己留了下来。后因叛徒刘国定的出卖,他在重庆跟上级接头的时候,被特务逮捕。在西南特务头子徐远举威逼利诱失败之后,王朴被关押到“白公馆”。他预感到凶多吉少,给妻子留下口信:“请告诉我爱人褚群同志,莫要悲伤,有泪莫轻弹,‘你还年轻,你的幸福就是我的幸福’。狗狗取名继志。”

狗狗是王朴与褚群的儿子。王继志回忆父亲王朴时说:“我十个月大时,他被捕。我一岁多时,他牺牲。但他的故事和精神,一直深深影响着我和一代代年轻人。”

王朴原名王兰骏,1944年考入复旦大学新闻系。在校求学期间,他阅读了大量马列著作,坚定“为党工作,为共产主义奋斗”的理想信念。课余时间,他和同学一起创办《中国学生导报》,主要报道学生抗日民主活动和学习生活,发表时事政治述评与专论,吸引了重庆各大、中学校的左翼中坚力量纷纷参与。这使复旦大学成为大后方最著名的民主堡垒之一,被中共中央南方局誉为“学校工作的典型与模范”。

1945年,王朴接受南方局安排,回到家乡重庆江北县仙桃乡创办莲华小学与中学,接办志达中学。他平时以办学校和开公司作掩护,为中国共产党筹得一千多两黄金作为经费,并开办“南华贸易公司”。从此之后,川东地下党购买枪支与药品的资金就有了来源,“南华贸易公司”也成了与上海、香港等地上级党组织的联络站。

1949年10月28日上午,王朴和另外10名难友被押解到大坪,他们将刑场作为最后的讲台,鼓舞大家继续斗争。面对死亡,王朴高唱《国际歌》,英勇地走完了人生最后一步。

胡其芬:在“活棺材”中凿出“洞”来

解放前夕,国民党反动派从重庆溃逃,对关押在集中营里的革命志士进行疯狂屠杀,胡其芬慷慨就义,牺牲时年仅30岁。但是,她生命的内涵无法以时间为单位简单丈量。

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生后,国家、民族遭受的苦难使胡其芬内心久久无法平静。在进步思想的影响下,十六岁的胡其芬就开始热心于组织进步学生活动。

1938年,胡其芬在重庆参加了董必武组织的青年团体,并经由身为地下党的堂兄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39年她就读于复旦大学新闻系,在党的领导下开展工作,团结许多女同学在党支部周围。

在中共代表团被迫撤回延安后,胡其芬根据周恩来的安排,秘密返回重庆开始从事地下工作,这时她改名为“胡启芬”,担任中共重庆地下工委的妇委书记,其公开身份是基督教女青年会总干事,她利用这个身份秘密开展地下工作。

1948年,《挺进报》事件发生后,胡其芬等地下党员遭叛徒出卖,不幸被捕。在狱中,胡其芬开办英语补习班,组织难友讨论土地改革,并及时对难友进行革命教育。同时,胡其芬还与曾子霞一起做看守人员和狱医的思想工作,启发他们认清形势,争取到了看守人员的同情与对“国民党反动敌军特务的残酷镇压”的愤慨。胡其芬在渣滓洞这个人间炼狱“凿”出了一条与外界可以联系的通道:她以“吉祥”为化名,综合狱中党员骨干的意见,给地下党组织写了一份报告,并通过渣滓洞看守黄茂才将这“最后一份报告”给外面的党组织送出去,希望党组织能够对同志实施营救。

但事发突然,在距离重庆解放只有三天的时候,国民党提前开始了他们对革命积极分子的大屠杀行动。1949年11月27日,胡其芬与她的战友们壮烈牺牲。

艾文宣:有一种“赴死”叫“永生”

“不要眼泪,不要人们的慰藉,记着呵——中国人还活着,这册血写的账簿,将是一块历史的丰碑!死,是永生。死,并不是战斗之火的熄灭。”在艾文宣心里,为革命理想赴死是伟大的永生。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艾文宣考入复旦大学教育系。在复旦期间,他按照党组织的安排,尽心做好青年运动工作,与复旦的同学们友好接触,和校内的共产党员秘密联系。与反动的“三青团”暴徒抗争中,他以笔为枪,在《新华日报》上揭露国民党的罪恶行径,并因此受到了中共中央南方局青年负责人的称赞。

蒋介石撕毁“双十协定”后,发动全面内战,中共川东地下党组织根据南方局的指示,疏散保护已经暴露的党员和进步人士。于是艾文宣回到四川广安母校岳池中学担任训导主任,并在学校建立起党支部。有一次为党组织运送完手枪与现金,回到家后,伯父对艾文宣说,造反是要砍头的,他回答:“革命哪有不流血的,我心里只有革命和胜利,生死是顾不得了!”

1948年8月,艾文宣参加了岳池武装起义,不幸被捕,关押到专门看守死囚犯的黑牢中。艾文宣喜欢诗歌,在狱中组织“铁窗诗社”。诗社中的复旦人有艾文宣、胡作霖和张永昌三位。他们在狱中歌颂生活与斗争,歌颂坚贞不屈的战士,歌颂光明的未来与理想。在受尽折磨的境况下,艾文宣写下《宣誓》这首诗:“宣誓——我是真理的信徒,我是正义的战士,我要永远永远,为人类的自由幸福而战。”

1949年11月27日,国民党特务在重庆解放前夕大肆屠杀革命者,艾文宣同志壮烈牺牲。

据统计,复旦大学登记在册的红岩烈士共有10位,他们在青春年华里为革命事业到处奔走,为人民群众义无反顾,最后为共产主义理想英勇牺牲,成为民族的英雄!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共和国是红色的,不能淡化这个颜色。复旦已经走过116年历史,其中百年与中国共产党相伴相随,复旦师生“与民族共命运、与时代同前进”的爱国传统与红色基因传承从未中断,成就了这所学校的光荣底色。

(本文第一、第二作者分别是复旦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研究生;复旦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栏目主编:徐瑞哲 文字编辑:徐瑞哲
本文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3)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