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舆情 > 文章详情
受贿超1亿,茅台原董事长袁仁国一审判了!曾收5公斤金鼎,妻儿违规获利超2亿
分享至:
 (9)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上官河 2021-09-24 13:13
摘要:被判无期徒刑。

2019年9月6日上午,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原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袁仁国受贿案。

时隔两年多,昨天上午,袁仁国受贿案一审公开宣判。袁仁国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129亿余元,被判无期徒刑。

来源:动静贵州客户端

从制酒工到一把手,不断刷新“最年轻”纪录

袁仁国19岁进入茅台酒厂,整个职业生涯都在茅台度过。他在此工作了43年,其中担任贵州茅台上市公司董事长达18年,担任茅台集团董事长8年。

1975年,袁仁国通过招工进入茅台酒厂,先做了一年制酒工,紧接着成为制曲工。在制曲车间工作了一年以后,袁仁国被调入供应科,成为一名保管员,后一步步晋升为宣传干部、办公室秘书、办公室副主任。

30岁时,袁仁国成为茅台酒厂里最年轻的车间主任。此后,袁仁国任茅台酒厂厂长助理,1990年任副厂长,1998年任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副董事长,一路刷新着所任职位的“最年轻”纪录。

2001年,袁仁国成为茅台“掌门人”,当时的茅台还不是白酒行业的龙头老大。2001年,五粮液的营业收入为47.42亿元,茅台营收为16.18亿元,仅为五粮液的三分之一。

2017年4月,茅台终于超过帝亚吉欧,成为全球市值第一的酒类制造商。

与此同时,在袁仁国掌舵期间。茅台的经销商队伍也从1998年的17人,快速发展到553人。经销商、专卖店的客户从1998年的146家,发展至“袁仁国时代”的2000多家,还包括海外代理商104家,市场覆盖全球66个国家和地区。

2018年5月,茅台集团结束了“袁仁国时代”,他不再担任贵州茅台公司控股股东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董事、法定代表人及董事会相关职务。2019年5月,他被免去贵州省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职务,撤销政协委员资格。同月22日,袁仁国被“双开”。同年6月27日,贵阳市人民检察院对袁仁国涉嫌受贿案,向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央视披露贪腐细节

袁仁国的双开通报显示,经查,袁仁国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将茅台酒经营权作为拉拢关系、利益交换的工具,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

大搞权权、权钱交易,大肆为不法经销商违规从事茅台酒经营提供便利,严重破坏茅台酒营销环境;大搞“家族式腐败”;转移赃款赃物,与他人串供,对抗组织审查。违反组织纪律,不如实报告个人有关事项。

违反廉洁纪律,违规从事营利活动,非法获取巨额利益;大搞权色、钱色交易。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涉嫌受贿犯罪。

昨日公布的一审宣判中提到,经审理查明:1994年至2018年,被告人袁仁国先后利用担任贵州省茅台酒厂副厂长、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副董事长、总经理、董事长、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在获得茅台酒经销权、分户经销、增加茅台酒供应量等事项上提供帮助,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129亿余元

据《中国纪检监察报》2019年8月20日报道,袁仁国在担任茅台集团领导期间,奉行“我的地盘就应该我说了算”,把茅台酒各项审批权牢牢抓在手中,使其成为自家的摇钱树,批专卖店收钱、批经销商收钱、拆分经营权收钱、批条卖酒收钱……

2020年1月,央视播出的电视专题片《国家监察》第一集《 擘画蓝图》中,披露了贵州茅台集团原董事长袁仁国的贪腐细节。

袁仁国

专题片介绍,稀缺特殊资源的审批权,成为“茅台乱象”的重要根源。

2006年以来,茅台集团在产品营销中采取特许经营模式。只要得到茅台酒专卖店、经销商资格或批条,不用经营管理,转手就能获取巨额财富。

贵州省纪委监委专案组工作人员介绍,袁仁国每年都预留了一定量的酒,就是计划外批酒,在制度安排上造成了权力的寻租空间。袁仁国把茅台经营权作为搞政治攀附、捞政治资本的工具,违规为甘肃省委原书记王三运,贵州省原副省长王晓光等人及其亲属办理茅台酒经营权并增加配额指标。

2009年茅台酒价格一路高涨,王晓光通过时任茅台集团总经理袁仁国等人先后为家人和他的亲属获取了4家茅台酒特许专卖店经营权。7年来,4家专卖店共获得131.48吨的茅台酒定额指标,获利4000多万元。

2019年4月,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贵州省委原常委、省人民政府原副省长王晓光受贿、贪污、内幕交易案。图为审判现场。(资料图片)

纪实专题片《国家监察》中披露,王晓光家中有一间房子堆满了茅台酒,数量达到4000多瓶。图为部分涉案茅台酒。(资料图片)

王晓光本人更是非茅台年份酒不喝。落马前感到不安的他,每天弯着腰将最贵的年份酒倒入下水道,直到被留置后,房间里还剩4000多瓶茅台。妻子感叹,扔也扔不掉,喝也喝不了,送也送不完,倒也倒不尽。

专题片中披露,有个经销商为了讨好袁仁国,送给袁仁国一个定制的5公斤金鼎,上面还刻了一句诗:“酒冠黔人国。”金鼎上这个“人”换成了袁仁国的“仁”字,“酒冠黔仁国”,来讨好他。

金鼎

袁仁国出镜时说,“那个时候想拼命接近我的人很多,一天找我的起码有四五十个人。”一大批经销商、供应商千方百计和袁仁国拉关系、搭人脉,大搞利益输送,袁仁国办公室外的走廊,曾经每天门庭若市。办公室、家中、医院、宾馆、餐厅、停车场等,都是其权钱交易的场所。

袁仁国还“大搞家族式腐败”。据媒体披露,除自己收钱外,袁仁国还放任家人、亲戚及身边人利用其职权和职务影响谋利。自2004年以来,仅袁仁国妻子和儿女违规经营茅台酒就获利2.3亿余元,甚至司机、保姆都从中获利。此外,袁仁国打算帮助弟弟调入药监系统工作,还给原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董穗生批了茅台酒专卖店。

袁仁国曾公开表态:茅台酒跟腐败没有联系,茅台酒从来不是也更不想成为“腐败酒”。但私下里,他却换上另一副面孔,“酒卖给谁都是卖”,甚至还说“这是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纪委不要管得太宽”。

多名高管落马

上梁不正下梁歪。袁仁国带头破坏党纪国法,造成茅台集团班子成员思想混乱、各谋私利,在其任内,房兴国、谭定华等多名高管先后被查处。

以袁仁国案为突破口深挖,贵州省严肃查处了茅台集团原总经理刘自力、原副总经理高守洪等一批以酒谋私的高管。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去年7月13日曾发布文章称:“自2019年5月茅台集团原党委副书记、董事长袁仁国被通报双开至今,茅台集团及其子公司已有至少13名高管被查。”

此外,调查发现,与袁仁国有关的“关系店”信息高达数百条,既涉及中管干部、省管干部,也涉及不少县处级、乡科级干部。茅台酒厂所在地的仁怀市,参与茅台酒经营的124名干部中,不少人利用亲戚、裙带关系,通过袁仁国或其妻获取经营权。

酒是用来喝的,不是用来炒的,更不是用来腐的。

酒本无罪,人之过也。无论是贵州茅台、西藏虫草、新疆和田玉,还是其他名贵的特产,都要让商品价值回归市场,不再成为权力的供品,这也是对党员干部最大的保护。

今年5月30日,人民日报刊发贵州省委书记谌贻琴署名文章。文中提到,持之以恒纠治“四风”特别是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深入开展领导干部利用茅台酒谋取私利问题专项整治,一体推进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政治生态持续向好。

三年换三帅,执政经历均和酒不沾边

2018年5月6日凌晨,贵州茅台集团召开干部会议。会上,时任茅台集团董事长袁仁国因为年龄原因提出辞职,会议提名茅台集团党委书记的李保芳接替其职务。之后,袁仁国再没有于公共场合露面,直到第二年5月落马。

袁仁国卸任茅台董事长职位后,贵州茅台人事调动频繁。三年换三帅,这三位都不是茅台系出身,此前的执政经历也可以说和酒基本不沾边

60岁的李保芳2018年5月接手后就开始大刀阔斧的改革。

改革主要体现在两方面,分别是人事和经营。人事方面,上台之初的李保芳在一次干部任前谈话会上,提出了四点要求,分别是自觉服从党委决定,政治过硬,履责过硬和廉洁过硬。

之后他动作频频,先是规范干部职级岗序和职务名称,集团和子公司干部岗序、职级经过规范后实现一一对应。之后又对茅台的干部进行大规模调整。

与此同时,茅台还在不断地缩减经销商数量。2019年,茅台国内经销商数量减少了640家,一季度末,贵州茅台经销商数量为2061家,较年初继续减少316家。

李保芳掌舵茅台只有22个月,2020年3月,高卫东接任。

高卫东,男,汉族,籍贯河南邓州,1972年出生,研究生学历,项目管理硕士。他执掌茅台集团的时间近一年半,其在任期间,贵州茅台股价从1000块最高涨到2600块,上涨比例最高超过150%。

就在今年3月,高卫东还出席了茅台集团警示教育大会,会上通报了近年来集团违纪违法案件查处情况,观看了警示教育片。会议强调,要坚决巩固专项整治成果,倍加珍惜来之不易的整治成果和发展局面,将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推向纵深。

4月24日,贵州省委第一巡视组向茅台集团党委反馈指出,茅台集团长期放松政治建设、思想建设,贯彻中央、省委决策部署有差距,修复政治生态任重道远,要求进一步加强党的组织建设,落实管党治党“两个责任”,认真排查岗位廉政风险,及时堵塞制度漏洞,有效推进问题整改。

接到省委巡视反馈不久前,茅台集团党委开展了为期半个月的“找问题、找措施、找目标”大讨论活动,将加强党的建设、推动高质量发展列为重要内容。高卫东表示,要通过巡视整改,全面加强党的建设,加快形成“酒香风正人和”的政治生态和发展环境。

高卫东履新不到一年半,今年8月30日茅台又迎来新掌门人丁雄军

茅台新掌门人丁雄军1974年8月出生。1991年—1995年期间,丁雄军在武汉大学化学系高分子专业学习,毕业后留校任化学系教师一年,其后五年在武汉大学高分子化学与物理专业攻读硕士、博士研究生。在武汉大学潜心钻研化学领域达十年之久。

2001年毕业后,丁雄军任贵阳市小河区科技局副局长,随后一直在贵州省工作。历任贵阳市小河区经贸局局长、贵阳市小河区政府副区长、贵阳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贵阳市清镇市副市长、贵阳市两湖一库管理局局长、贵阳市人民政府秘书长、贵州省政府副秘书长、毕节市副市长等职。2018年10月,他担任贵州省能源局党组书记、局长。直至2021年8月30日,他出任贵州茅台集团董事长。

在丁雄军走马上任的同时,8月30日下午,贵州省煤田地质局召开领导干部大会。贵州省委组织部副部长、省委非公经济组织工委书记张新出席会议并宣布省委决定:高卫东同志任贵州省煤田地质局党委委员、局长。


资料来源:“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微信公号、贵州省纪委监委网站、央视新闻、学习小组、中国纪检监察报、澎湃新闻

栏目主编:刘璐 文字编辑:宋彦霖 题图来源:上观图编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