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世界观 > 文章详情
深度 | 德国即将迎来大选,谁来接棒默克尔?
分享至:
 (1)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安峥 2021-09-23 22:11
摘要:不管由谁负责组阁,德国的大政方针不会出现根本性改变。

再过3天,德国人将带着一种奇怪的感觉走向投票站。这是一次没有给出“标准答案”的联邦议院投票。过去16年里,凭借个人能力和品牌效应,“铁娘子”默克尔几乎都在投票日到来前“没收”悬念。但如今,各政党支持率此起彼伏,一大批选民举棋不定,执政组合五花八门……有人担心,随着默克尔的离开,德国将失去“默克尔式稳定”。也有人期待,拨开重重迷雾,谁来点亮德国政坛的下一盏明灯?

一波三折

联邦议院是德国的权力中枢,负责立法和监督政府,通常每4年举行一次选举。得票最多的政党将优先组阁,并决定由谁来担任政府总理。

本次大选共吸引47个政党、逾6000名候选人参加,规模创历史新高。大选过后,德国将告别“默克尔时代”,迎来一位新的总理。这对于德国乃至欧洲政治格局具有重要影响。

目前经过三场电视辩论,各政党民调支持率趋于稳定。排在前三位的分别是社会民主党(社民党)、联盟党(基民盟和基社盟)和绿党,支持率分别为25%、22%和15%。

社民党是德国历史较悠久的政党之一,政治光谱中偏左,其总理候选人是现年63岁的现任副总理、财政部长肖尔茨。联盟党是默克尔所属的执政党,立场偏中右,其候选人为现年60岁的北威州原州长拉舍特。绿党也属中左阵营,其女候选人贝尔伯克现年40岁,“非典型形象”备受关注,但已与第一梯队拉开差距。

舆论认为,这是德国近年来最纠结的大选。一方面,绝大多数民众无法判断谁将获胜,约四成选民至今仍未确定投票意向。另一方面,过去一年,几大政党支持率此起彼伏,一波三折。目前排名第一的社民党之前一路低迷,直到一个半月前才强势爆发,先追上一度势头强劲的绿党,后反超执政党,荣登榜首。其党首肖尔茨在党内长期不被看好,最近却以47%的认可度“碾压”对手。

社民党以及肖尔茨的蹿升速度令人瞠目。他们有什么秘密武器?又能否笑到最后?

有评论称,纵观本次大选,有三大因素左右选情——疫情、气候变化和总理候选人。就社民党以及肖尔茨而言,表现可圈可点。一来,作为副总理兼财长,肖尔茨在疫情、洪灾等危机中扮演“救火队员”的角色,参与拟订1300亿欧元的经济刺激方案,以及7月洪灾后的政府援助方案,涉及4亿欧元救济款。二来,他巧用“默克尔效应”,曾引用默克尔的经典语句,还被捕捉到模仿默克尔的“菱形手势”。三来,肖尔茨的两大对手拉舍特和贝尔伯克分别犯下不可忽视的错误:前者7月在考察洪灾现场时谈笑风生,后者卷入学历造假、著作抄袭等风波。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上海欧洲学会副会长叶江认为,社民党人气领先,主要有几方面因素。一是,作为副总理、财长和汉堡市前市长,肖尔茨具有一定人气。与对手接连出错相比,肖尔茨其貌不扬,但风格稳重。二是,社民党竞选策略较为有效,在竞选后期抓住机遇。社民党在联合政府里负责灾害应对和疫情处理等工作,给予民众不少实际帮助。三是,在默克尔执政16年后,德国人希望看到变化,但又不希望是德国选择党、左翼党那样的剑走偏锋。而社民党恰好给人“变中有定”的印象。

中国前驻外大使杨成绪指出,默克尔执政期间的一大特点在于,作为中右翼政党,基民盟将一些政策主张向中间靠拢,甚至采取了一些偏左政策。眼下,社民党的竞选策略如出一辙。肖尔茨提出一些较传统更保守的主张,将政治光谱向右移动,以吸引中间选民。应该说,上述策略较为成功,社民党人气飙升。肖尔茨虽不是强势领导人,但在担任财长期间政策稳定、合乎情理,舆论反响较好。

“反观拉舍特,灾区风波完全是借题发挥,不是主要原因。”杨成绪说,执政党选情落后的真正原因在于,一方面,拉舍特以前只是州一级官员,吸引力和社会影响有限。另一方面,默克尔任内,基民盟提出一些福利主张,不再像过去那样右倾保守。部分右翼选民担心,如果继续走下去,基民盟可能会丢失右翼政党的色彩。而选民的不满恰好在拉舍特身上找到了出口。

多种组合

如果民调准确,作为“一号种子”,社民党很有可能在9月26日的大选中获得最高票数,优先享有组阁权。不过,社民党的支持率仅为25%左右,与德国宪法规定的议会过半数席位的单独组阁门槛相去甚远。换言之,社民党必须拉拢其他政党组建执政联盟。

目前,德国联邦议院共有6个政党拥有席位:联盟党、社民党、德国选择党、自由民主党(自民党)、左翼党和绿党。舆论认为,社民党逆转选情,将为各政党合纵连横带来更多可能性,大致有以下几种。

一是,社民党、绿党、自民党联合,代表色分别为红、绿、黄,结成“红绿灯组合”。二是,社民党、左翼党、绿党联合,结成“红红绿组合”。三是,延续联盟党和社民党的大联盟结构,但顺序对调,结成“红黑”组合。四是,社民党、联盟党和另一个小党联合,组成“红黑X组合”。五是,联盟党、绿党和自民党联合,结成“黑绿黄,也称牙买加组合”

透过这些斑斓的组合,似乎可以看出德国政党政治的一些底色:其一,政党碎片化程度加深,大党优势不复存在,组阁谈判面临更多困难。其二,组阁能力差的政党,如主张退出北约的左翼党、主张退出欧元区的德国选择党等基本入阁无望,更多扮演“搅局者”的角色。

两位专家指出,各政党谈判组阁仍有很多未知因素。两种情形可能性较大:“红绿灯组合”、“红黑X组合”。

“社民党、绿党有过联合执政历史,合作关系较好,但如果再加上自民党,要协调共同的纲领仍会遇到困难。”杨成绪说,如果是大联盟,可能会加上绿党。默克尔上台以来,大联合政府平稳执政16年,政治经济相对稳定,疫情防控也比周边国家做得更好。因此,大联盟的前景不能排除。

叶江也认为,社民党很可能成为第一大党,“红绿灯组合”可能性相对较大。但也可能“红黑组合”低空掠过,再加上一个独立小党。目前看来,绿党和自民党可能成为“造王者”。

变与不变

三党组阁谈判,是德国过去50年来从未有过的局面。有欧洲媒体担心,这是否标志着德国政治版图的重大变化?“默克尔式稳定”会不会被紊乱和迷茫所取代?

杨成绪指出,过去几十年里,德国政治确实发生一些变化,传统大党影响下降。在上世纪70年代,德国两个最大党派联盟党和社民党各自都能维持接近50%的支持率。如今,两党人气大不如前。但这不是德国自己的问题,而是整个欧洲的趋势。这说明当前欧盟面临很大困难,如何实现进一步发展,没有一个政党或领导人能提出明确主张。这使得小党、极右或极左势力、无政府主义者的选票有所增加。

“但就总体而言,不管由谁负责组阁,德国的大政方针不会出现根本性改变。”杨成绪说,过去16年里,德国政治具有稳定性。新的执政联盟很大程度上会继承这种平衡政策。对内,会在维护劳工利益、推行大企业增税等问题上寻找平衡点;对外,包括在对华关系上,一些政党的入阁可能会带来不利因素,但大方向上仍会采取相对平衡的做法。施罗德政府时期,社民党曾与绿党联合执政,绿党领袖费希尔出任外长,其对国际形势和外交政策的看法没有固守绿党的传统路线,而是趋于平衡。到目前为止,费希尔撰写的评论文章对中国的态度仍较为友好客观。

叶江认为,稳定仍是人心所向。肖尔茨之所以受欢迎,也因为他与默克尔的相似度较高。从各位党首的辩论发言看,无论组阁情况如何,围绕气候变化、疫情、社保等问题,新的执政组合仍会沿着默克尔的总体路线。德国政治不会因一次选举而发生逆转性变化,更多的是一些小调整。

“不过,从各党对华态度以及迎合社会舆论的角度看,无论哪种组合上台,执政初始的对华关系可能会出现一个‘冷却’阶段。”叶江说,但随着时间推移,两国关系以及各党的对华政策又会回缓。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栏目主编:杨立群 文字编辑:杨立群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邵竞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