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纵深 > 文章详情
美哭了!看“永不消逝的电波”导演如何舞绘“千里江山”
分享至:
 (12)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陈俊珺 2021-09-24 08:09
摘要:一幅名画、一个符号、两个人物、一段历史。

今晚,舞蹈诗剧《只此青绿》——舞绘《千里江山图》亮相上海大剧院。

这部由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的导演周莉亚、韩真共同执导,中国东方演艺集团与故宫博物院共同出品的作品,今年8月在北京进行了首演,反响热烈。

这部作品是如何做到见画、见人、见故事、见精神的?记者在演出前专访了总编导之一的周莉亚。



周莉亚与搭档韩真被誉为中国舞坛双子星

三个维度

上观新闻:在《只此青绿》中,除了有《千里江山图》的作者希孟,还有展卷人、磨石人、制墨人、织绢人、篆刻人、制笔人,你们是如何构思这些角色的?

周莉亚:《只此青绿》不强调强烈的戏剧性,我们在构思的时候主要有三个维度。第一个维度是表现希孟如何创作《千里江山图》的。历史上关于这位天才少年的记载非常少,只有蔡京题跋里的寥寥数语。这个维度是不能随意改编的,我们必须尊重历史。

这部作品从立意到创作,我们去故宫博物院观摩学习了好几次,了解了文物修复、传统绘画工艺等。纸寿千年,绢保八百。一千多年后,我们之所以还能够欣赏到这幅名作,背后离不开织绢、颜料制作、制笔、制墨、篆刻等传统工艺人的付出,这就延伸出了这部戏的第二个维度——在舞台上表现出问篆、唱丝、寻石、习笔、淬墨的过程。

然而,这两个维度之间并不产生戏剧联系。故宫博物院书画部研究员王中旭老师给我们讲了好几次课,我们发现,从他的角度既可以看到这幅画的艺术成就,也可以看到这幅画背后的工艺。于是就有了展卷人这个角色,他与希孟在剧中进行了一次跨越千年的对话。展卷人不只是王中旭老师一个人,而是一代代兢兢业业的文博工作者。

这部戏还有第三个维度,我们把《千里江山图》中的一个符号——青绿抽象了出来。青绿是画中最典型的视觉标识,象征着东方美学。我们将其设计为连接展卷人和王希孟之间的符号性角色。

上观新闻:如何让这个抽象的角色在舞台上活起来?

周莉亚:剧中的每个角色都有一段内心的独白,青绿的独白是:我静待画中千年,只愿以绚烂此身,成全时空的联结!不论是《千里江山图》的作者希孟,还是展卷人,或是收藏过它的人,都只是这幅画的过客。青绿这个角色让我们站在一个新的视角重新去看待人和人的情感。

青绿在舞台上出现的时候,往往是和一轮明月在一块儿的。两个意象始终共存,是一种时空的映照。


希孟的扮演者张翰告诉记者,在排练的过程中他曾数度落泪。当希孟最无助的时候,展卷人在背后默默地为他披上衣服,他看不见展卷人,但知道他的存在,视他如知己。

与观众共情

上观新闻: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获得成功后,观众们都在期待你和搭档韩真的下一部作品。《只此青绿》的问世距离《永不消逝的电波》有三年的时间,这部作品为什么需要如此“慢炖”?

周莉亚:我觉得,无论做什么作品,都要把自己的情感放在里头,作品才会有温度,才会有生命。当年做《永不消逝的电波》的时候,我和韩真是怀着对革命先烈深深的敬意,《只此青绿》则是一部向传统文化致敬的作品。

面对传统文化的时候,不仅要有一颗敬畏的心,还要潜下心来真正去学习。我们总说要传承和创新,但传承不只是建立在现有的知识储备或认知范畴的基础上的。从中国戏剧史、宋代美学到中国书画,我们都需要去学习。为了在舞台呈现和动作表达上更加专业精准,剧组邀请了相关工艺的国家级、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为我们现场讲解,为演员们手把手教学。

我记得王中旭老师对我们说:如果把这部作品做好了,你们也是《千里江山图》“递藏者”的一部分,是向观众传递它的人。这对我们来说是很大的鼓舞。

上观新闻:从某种角度来说,《永不消逝的电波》更像“动作片”,而《只此青绿》则像一部“文艺片”?

周莉亚:《永不消逝的电波》也挺有文艺范儿的,准确地说,它比较写实。而《只此青绿》比较写意,里面有很多留白。

《永不消逝的电波》的逻辑很清晰,逻辑通了,作品和观众之间也就通了。我们创作时的节奏也比较快,一把就找准了关键点,然后把我们之前积累的经验,以及擅长的手法集中起来。但《只此青绿》的写意真的很难拿捏,它讲究的是一种微妙的感觉,必须得掌握好火候,就像煲汤一样,多一点就燥,少一点又很淡。如何把握好平衡,是我和韩真一直在琢磨的。

上观新闻:你们是否担心观众能不能接受这种写意的表达?

周莉亚:我们在创作过程中其实有过很多层面的焦虑。《永不消逝的电波》深受观众的喜爱,不少人来找我们做类似题材的作品。是重复自己,还是尝试全新的题材?我们选择了突破自己,走出舒适区。这其实是一件挺“危险”的事情。

说实话,《永不消逝的电波》的“出圈”,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压力,但在创作新作品的过程中,我们还是尽量纯粹、安静地投入艺术中去。

《只此青绿》需要观众安静下来,像品一壶茶一样,静下心来去品尝。它和“电波”的气质完全不同,“电波”重在故事逻辑,青绿则重在情感逻辑。但一部作品无论是什么逻辑,最终都要与观众共情,让观众真正感受到你想表达的情感。所以,我们一直在思考作品和观众之间的桥梁是否能够搭上。


希孟的扮演者张翰

平凡的伟大

上观新闻:怎样才能搭建起这座“桥梁”?

周莉亚桥梁首先是情感上的共鸣,其次是美学上的共鸣。希望观众感觉到我们在舞台上呈现的气息是宋代的,而不只是一群现代人跳了传统的舞蹈动作。

情感上的共鸣,除了展卷人与希孟之间穿越千年的对话,还包括篆刻人、织绢人、制笔人、采石人,在这些角色身上,也寄托了我们创作的情感点。这些工艺人是当时社会最普通的人,他们身上有一种平凡的伟大。

《千里江山图》千年不褪的色彩,是由无数劳动者匠心创造,又经一代代的文物保护工作者们接续守护的。画上没有他们的名字,我们做这部作品其实是想为他们留下曾经来过的印记,把他们呈现在舞台上,留在观众的记忆中,我觉得这就是我们创作这部作品的意义——致敬所有为传统文化做出贡献的人。如果没有他们的付出,我们今天何来文化自信?

上观新闻:《只此青绿》已经在北京进行了首演,观众热烈的反响让你们心中的焦虑与压力放下了吗?

周莉亚:首演一结束,我马上去网上看观众的反馈,大家对我们非常厚爱,当看到有观众说“跟随《只此青绿》看见了《千里江山图》背后无数孜孜不倦的人”的时候,我们觉得自己想表达的东西被观众感受到了,这种感觉真的很幸福。

不过我们内心的焦虑还没有完全放下, 随着巡演的开始,《只此青绿》接下来会跟全国的观众见面,我们还将继续打磨,希望有更多的观众能够与我们共情。

栏目主编:龚丹韵 文字编辑:陈俊珺 题图来源:王徐峰 摄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