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民声 > 民情12345 > 文章详情
线上叫出租车“逃单”现象愈发严重:新账号用完就丢,且高发于超百元订单
分享至:
 (32)
 (2)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毛锦伟 2021-09-22 17:08
摘要:“逃单”现象似有增无减。

去年11月6日,解放日报·上观新闻曾刊发《申程出行App有付款漏洞?多名出租车司机吐槽乘客变“老赖”》报道,关注了当时推出不久的出租车线上叫车平台“申程出行”上线运营后,一些出租车司机遭遇乘客赖账的现象。申程出行在随后的回应中称,将积极协助出租车司机催促款项,维护自己合法权益;同时建议司机提供服务后,在乘客下车前及时收取服务费用。

岂料,记者近日从申程出行、滴滴等多家叫车平台得知,近一年来,出租车线上叫车“逃单”现象似有增无减。有不少出租车司机向12345市民服务热线反映频繁遇到乘客“逃单”,甚至有司机称一个月能遇上两三次,且求助于平台也无济于事。“逃单”现象多发难治理,原因何在?


什么样的人在“逃单”?

上海日升出租车有限公司驾驶员俞师傅从去年起就一直在申程出行平台上运营。8月底,他致电“12345”求助,称他在短时间内已遭遇了4次“逃单”,最近一次发生在8月21日。他记得很清楚:当天近中午时分,他在静安区延长中路口腔医院附近接了一单差。乘客是一位学生模样的小姑娘,她11时46分上车,软件显示目的地是闵行区沁春路上的一家宾馆,看起来这是一单难得的长路途单子。46分钟后,俞师傅抵达了目的地,软件显示全程28.56公里,费用为103元。他催促乘客操作付完款再下车,乘客称这一单是父亲在手机上帮忙操作叫的,因此要联系父亲在软件中结账。她尝试打电话,但随后告知俞师傅电话一直处于通话中联系不上,待联系上了就会付款。俞师傅见状只能作罢,让乘客下了车。

此后,俞师傅一直未等到乘客付款。由于金额较大,他不断地拨打后台显示的乘客虚拟号码,尝试联系乘客催促付款。起初电话还能打通,3天后再打过去已是被拉黑的状态。一周后,虚拟号码失效。俞先生又求助于平台,要求平台帮忙催款,但一直未果。俞师傅发来的软件截图显示,在此之前,从4月到7月,他还遭遇了3次“逃单”,金额从40余元至70元不等。


△俞师傅提供的App记录显示,8月21日一位乘客乘车后“逃单”103元车费。

记者联系了多名出租车司机,他们总结发现,金额越大的单子,越容易遭遇“逃单”。友联出租车公司的汤师傅仅今年8月,就在申程出行平台遭遇了2次“逃单”,其中一次金额高达170元。说起这一单,汤师傅一肚子火。8月1日他将这名30来岁的男乘客送至嘉定外冈后,明确要求他下车前付清车款。男乘客一脸忙碌样,称自己有急事,下车一边走一边就操作付款。岂料,汤师傅看着他进了小区门,再拨打后台的虚拟号码,就已经打不通了。


△友联出租车公司的汤师傅仅今年8月,就在申程出行平台遭遇了2次“逃单”,其中一次金额高达170元。

也不仅仅是申程出行平台,一直在滴滴平台运营的施师傅称,他也至少遭遇五六次“逃单”了。他发来一张后台截图,图上是其中的3次“逃单”,金额分别为145元、100元和34元。145元那单印象最为深刻,施师傅回忆,上车的是4名纹身男子,从吴泾镇打车到金桥。下车时,对施师傅提出的付款要求,对方狠狠地扔了句“会付的”就下了车。


△一直在滴滴平台运营的施师傅称已遭遇多次乘客“逃单”,图为他提供的App后台记录。


大多为用完就丢的新账号

据记者了解,对于未支付的订单,平台会不断通过短信等方式,催促乘客缴费。为了追讨回170元车款,汤师傅先后4次向平台求助,希望直接掌握客户手机号码的平台能够出面,去催促客户及时付款,但一直未果。汤师傅不明白,平台是不想帮忙,还是帮不上忙?

记者向申程出行平台了解,平台称,对于一些蓄意“逃单”的订单,催款实则效果有限。一些“逃单”订单特征非常明显,多为新注册账号,且目的明确,就打算打完一单长途即将账号弃之不用。如“沪DX8736”司机今年7月31日凌晨近3时接了一单从浦东新区平度路胶东路前往浦东新区西门路听潮五村的叫车单,总里程37公里,费用为195元,乘客随后“逃单”。司机投诉后,平台核查发现,该账号注册手机尾号为“6338”,7月31日当天凌晨2时42分首次叫车,而账号为2时41分刚刚注册。司机遭遇“逃单”后向平台求助,平台也多次联系乘车人手机号,但始终未有回应。平台发现,该注册手机号为正常使用,能收到短信和接听电话,但致电往往接通就被揿断。

尽管平台限定,“拥有相同申程出行账号、相同手机号、相同支付账号或相同硬件设备号的用户,均视为同一乘客”,也就是说,如果乘客未支付订单,便无法使用软件打车。但司机施师傅认为,眼下打车平台众多,一些人若打算在一家平台就只叫车一次并“逃单”,上述条款则无任何制约力。

申程出行平台还发现,一些“逃单”订单为“高德地图”App等第三方聚合叫车平台导流而来,一旦遇到乘客“逃单”,申程出行从平台端也只能看到用于临时联系的虚拟号,若要催款,还必须从高德地图等软件获取乘客的联系信息。如汤师傅遭遇的170元订单“逃单”,平台核查发现就是高德地图软件过来的订单。平台正联系高德地图,索取乘客的联系信息。

此外,“逃单”订单中,还有一部分为蓄意用“虚拟手机号”注册进而“逃单”的账户,即俗称的网络“黑产”。


能否将“逃单”纳入征信?

事实上,网络叫车“逃单”现象不仅仅存在于出租车,在网约车运营中同样存在。据滴滴平台此前发布的消息称,2020年,滴滴平台因乘客不支付车费而进行的车费垫付高达近2.8亿元。但出租车司机们称,平台对于“逃单”的垫付仅限于网约车,出租车享受不到,这使得出租车司机们独受“逃单”之苦。

平台为何不为出租车的“逃单”进行垫付?据滴滴平台称,一方面因为出租车在运营中,下车前当面结清车款是惯例;另一方面,和网约车不一样,出租车既可以通过App付款,也可以通过其他渠道付款,再由司机在App中选择已收到车费。因此,平台若对出租车“逃单”也进行垫付,极易滋生司机线下收了车款、再向线上声称乘客“逃单”的风险,甚至出现恶意刷单的现象。因此,平台对于出租车“逃单”不予垫付。申程出行平台也认为,打车“逃单”不道德,牺牲平台的利益来垫付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会助长这股“歪风邪气”。

据多名司机向记者反映,“逃单”现象增多后,平台均向出租车司机进行了宣教,要求司机督促乘客付好款再下车。但司机们表示,单纯依靠司机的努力来避免“逃单”不现实。司机们称,如若乘客坚持下车后再通过App支付车费,司机并不能来“硬”的。施师傅讲述了一则经历,他曾催促一名女乘客下车前结清车费,女乘客坚持稍晚一些自行支付,他随即回了一句“你怎么像要‘逃单’一样”,女乘客随即指责他这是在“人格侮辱”,并向平台发起了投诉……

据记者了解,针对网约车的“逃单”,滴滴实施了一些技术预防手段,如针对新注册账号,在进行长距离叫车时必须预付一定金额的车费。但因为网约车和出租车的差异,上述技术手段较少运用于出租车线上运营。司机们呼吁,平台也应该针对出租车运营的特点,开发运用一些技术手段,来杜绝“逃单”现象的发生;另一方面,司机们建议,尽管叫车平台只需要手机号码和验证码就能完成注册,平台并不知晓乘客的详细个人信息,但手机号仍然是实名的,建议叫车平台与国家征信平台合作,将久催不付的“逃单”乘客纳入征信平台,以此来彻底解决“逃单”问题。

栏目主编:毛锦伟 文字编辑:毛锦伟 题图来源:图虫 图片编辑:徐佳敏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2)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