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原点 > 文章详情
亲历泸县地震:泸县二中7000师生在操场火速集结,有人连裤子也没来得及穿
分享至:
 (36)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雷册渊 张凌云 郑子愚 2021-09-16 20:26
摘要:“这次地震持续的时间很长,且因为处于震中,所以震感是这些年最强烈的一次。”

2021年9月16日4时33分,四川省泸州市泸县发生6.0级地震,宜宾、自贡、成都等地震感强烈。截至当日12时50分,地震共造成3人死亡,3人重伤,85人轻伤。紧急转移安置6904人,紧急转移避险73929人,安置点89个。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连线震中亲历者,讲述了他们的惊魂一夜。


正文图片为泸县地震现场情况 均为受访者提供

亲历者:“摇起来时整个人蒙掉了,腿软了二十多分钟”

“我是在梦里被摇醒的。那种震感不是左右摇晃,而是上下抖动。感觉像有一股力量要把人从高处砸到地底下,太恐怖了!”在福集镇一家网吧工作的员工小文回忆起地震时的情景,仍然心有余悸。

意识到地震后,她条件反射般从床上蹦下来,顾不上穿衣服,抓起床边的手机和钥匙,就和母亲一起往楼下跑。跑出家门的那一刻,她瞥见家里的瓶瓶罐罐砸碎了一地。

小文所在的福集镇是此次受灾最为严重的区域之一。据媒体报道,该镇草坝村68岁的村民代志友,在此次地震中被房屋掉落下来的砖块砸中,不幸遇难。

同样经历了惊魂一刻的还有家住泸县县城的刘小姐:“我在房子摇起来前就已经惊醒了,摇起来时整个人蒙掉了,腿软了二十多分钟。”

地震发生后,家住4楼的刘小姐和家人迅速跑出了小区,往外转移。跑出去的时候,她看到楼道里的一些瓷砖掉落在地上,散成碎片和灰尘。“地震时那几秒的晃动和轰鸣声超级大。”高楼层上的东西在不断往下掉,她猜测是墙上的瓷砖。

几乎所有人都逃到了户外的空旷地带或街面,这一夜,泸县无眠。

当时风大雨大,还不时伴随着雷声和余震。避险的人都撑着伞站在雨中,瑟瑟发抖。也有人开车去了乡下空旷的地方。经历过汶川地震的刘小姐告诉记者,这次地震持续的时间很长,且因为处于震中,所以震感是这些年最强烈的一次。

200公里范围内每月地震4次 此次地震前晚已有3.1级地震

事实上,对于这个区域生活的居民来说,地震并不是一件遥远的事情。2008年汶川大地震的伤痛尚未远去,脚下传来的震动和手机里间或弹出的新闻亦常常撩动人们的神经。

据统计,此次地震震中50公里范围内,历史记载以来发生过4次地震,此前最大的是1896年于自贡发生的5.7级地震。而根据中国地震台网速报目录,震中周边200公里内近5年来发生3级以上地震共252次,最大震级出现在2019年6月17日,宜宾长宁县发生6.0级地震。也就是说,过去5年内,在泸县方圆200公里的范围内,平均每月发生3级以上的次数是4.2次。

所以,当在此次6.0级地震发生的前一晚,泸县的地壳发生异动时,没有人十分在意。

“当时我们正在上晚自习,感到震了一下,因为我们这里小震比较多,同学们也只是叫了一下,就又恢复正常继续自习了。”泸县二中的学生朱彦告诉记者。据中国地震台网速报,9月15日20点32分,泸县附近发生3.1级地震。此时,在地下室网吧工作的小文只听见“咚”的一声巨响,并没有放在心上。

凌晨4点半,强震来袭,朱彦瞬间被摇醒,“我感觉床要摇倒了。”她的第一反应是抓着床,不让自己掉下床。随后她从上铺跳了下来,吼了一句“快跑啊!”就和同学一起冲出了宿舍楼。在疏散过程中,学校广播里一直响着通告:“到了操场后不要惊慌,各班班长清点寝室同学人数是否到位。”

由于此前学校经常会进行防震演练,全校7000余名师生很快便在操场集结完毕。大部分人只是穿了睡衣,甚至有跑得急的学生连裤子也没来得及穿。大家都打着伞挤在操场上避险,“当时真的很冷,还打着雷。”泸县二中的老师告诉记者,“好在,学生都很安全”。

在操场上站了两个小时后,朱彦被告知可以回寝室。回到公寓后他们发现,天花板和墙砖已经掉了下来,学校受损最严重的一栋楼的外墙已经开裂,部分墙砖脱落,空调外机也悬挂在墙上摇摇欲坠……

今天下午,泸县“9.16”抗震救灾指挥部第一次新闻发布会发布:泸县所有学校已停课,学生就近转移至避难场所,待校舍安全隐患排查,确保安全后逐步复课。

朱彦已经平安回到了家中。“住得近的同学就直接回家了,住得远的或者爸妈没来的,还留在学校。”朱彦告诉记者,在她离开学校时,操场上已经开始搭起了救灾帐篷。

每天到得最早的孩子仍到学校上课 老师上班途中参与救援

地震后,回到5楼家中的邱女士看到,家中十分凌乱,墙上装饰画歪歪斜斜,柜子倒了,墙面瓷砖开裂脱落,花瓶等器皿碎片满地,家里已难找到一个可以落脚的地方。

他们一家居住在四川泸州泸县玉蟾街,距离此次地震震中约6公里。地震时,邱女士觉得这一次的震感比过往的都要厉害,屋里传来“噼噼啪啪”家具倒地的声音,“就感觉房子可能要塌了,孩子还在旁边睡着。”她下意识地护住手边三岁半的儿子,与此同时,她感觉到丈夫整个人扑了上来,紧紧护住了他们娘俩。

一家人逃到楼下,看见小区里挤满了居民,有的还自带帐篷。他们一家则到自家车上避雨休息。

此时,单位同宿舍同事给邱女士发来信息:单位受灾更加严重,停水停电,墙面开裂,卫生间的洗手台整个塌了。照片里,邱女士宿舍床铺的正上方,吊顶天花板整体掉落,全部砸在邱女士床上,“庆幸自己没有在宿舍睡。”邱女士说。

16日早晨,邱女士的丈夫和公公接到了单位打来的电话,要求立即返回岗位。父子俩分别在民政部门和环保部门工作,无论是地震还是疫情,他们都须坚守岗位。“放心吧。”丈夫交代了一句,便和公公匆匆开车走了。

这时,邱女士发现,“街上多了很多人,还有很多救灾的车辆‘乌拉乌拉’鸣着笛,反倒有一种安全感。”

与此同时,嘉明中学的初一班主任廖梦岚正在赶往学校的路上。27岁的她已经工作了5年,每天都要开车往返于泸县县城的家和嘉明镇上的学校。

嘉明镇是此次受灾最严重的区域之一,16日一早,学校便让老师们通知学生今天停课。6点20分,廖梦岚在班级微信群里发布了今天停课的消息。她怎么也没想到,即便刚刚经过了一场大震,每天总是第一个到学校的初一学生赖春旭还是走在了赶往学校的路上。

廖梦岚赶紧开车往学校赶。路过受灾最重的福集镇大田社区时,一个救援的武警拦下了她的车,请她护送一位80多岁的老奶奶去附近的安置点。廖梦岚虽然担心冒雨赶在路上的赖春旭,却无法拒绝眼前的求助。打开车门:“快上来!”

几分钟后,廖梦岚将老人平安护送到了安置点。此时,赖春旭妈妈也发来信息,孩子已经被平安接回了家中。坐在车里的廖梦岚终于松了一口气:“大家都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四面八方的救援力量也已经集结起来了,愿平安。”

栏目主编:宰飞 文字编辑:宰飞 题图来源:新华社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