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原点 > 文章详情
疫情下停摆的莆田小镇枫亭:热闹的学校、鞋厂曾经是小镇人留下的理由
分享至:
 (22)
 (3)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杨书源 2021-09-15 17:56
摘要:教学维持着较高质量的乡村小学、在当地颇有名气的乡镇企业,也是当地人大多愿意留在枫亭镇安居乐业的理由。

福建省莆田市9月10日开始的这次疫情,波及甚广。最早的病例,是从枫亭镇铺头小学的一次例行核酸抽检中被发现的。“学校发现两例阳性标本”的消息,让莆田市仙游县枫亭镇这个商业、工业繁盛的经济强镇骤然停摆。随后,疫情迅速波及福建省厦门市、泉州市多地。

根据福建省卫健委发布的消息,自9月10日至9月14日24时,福建省累计报告本土确诊病例152例,其中厦门市45例、泉州市16例、莆田市91例,现有本土无症状感染者尚在接受集中隔离医学观察13例,其中莆田市12例,厦门市1例。

目前,能追踪到的疫情源头,是莆田市11日报告的一例境外输入病例:莆田枫亭镇铺头社区人林某杰8月4日从新加坡乘坐航班入境厦门口岸,在厦门经过了14天集中隔离医学观察,之后又在仙游县某酒店进行7天的隔离医学观察。在21天的医学观察期间,林某杰接受了9次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但在9月10日的检测中,他的核酸呈阳性。

莆田市仙游县枫亭镇铺头小学和协胜鞋厂,成为已经查明的两条病毒传播的主要链条。这两条传播链最早的传播者,分别是林某杰的两个儿子和妻子。

教学维持着较高质量的乡村小学、在当地颇有名气的乡镇企业,代表着当地教育和工业的发展程度,也是当地人大多愿意留在枫亭镇安居乐业的理由。

本轮疫情,也是国内新冠病毒第一次侵入校园,对铺头小学的学生来说,新学期在开始10天后,以让人意想不到的方式戛然而止。

枫亭镇村民在转运至莆田市区的隔离点。受访者供图

惊人的核酸抽检结果

“9月9日那天学校老师群里特别沉默,没有一点明天要过教师节的氛围。”枫亭镇铺头小学幼儿班的任课老师林老师,在那晚感觉到了异样。铺头小学位于铺头社区蔡襄北街西侧,附近有仙游县枫亭镇中心卫生院和多家沿街商铺,往日人流密集。

那天是仙游县组织对各个小学核酸抽检的日子,按照1比10混采、混检,铺头小学共有学生590多人,采集了50多份混采标本。9月9日,在这个学校两个不同的混采管各发现一例阳性标本。当晚,这两份混采阳性所涉及的学生又做了单采单检,发现这两例阳性感染者是铺头社区一个家庭的两兄弟。他们的父亲是1个月前从新加坡归国的林某杰,刚结束“14+7”的医学隔离观察期。

9月10日,林某杰再次进行核酸检测,发现检测结果呈阳性。而9日晚校长朱梅妹已经召集部分核酸出现异常情况班级的老师到校商量应急方案。9月10日一早,学校就要求班主任老师先下发通知,避免学生再次聚集:老师今天要参加培训,学生一律不来学校上课。

等上级对全校再次进行核酸检测的指令下达后,老师又开始分组通知学生戴好口罩,由家长陪同来学校做核酸检测。铺头小学幼儿园部的林老师回忆,核酸呈阳性的学生,他们的任课老师立即被送往县城的隔离酒店了,其他老师在现场负责引导学生和家长做核酸。

“其实家长被召唤来检测核酸,也都能猜到学校里可能出现了感染的情况,但大家都没有焦躁、恐惧,都很有秩序地在操场上排队等待。”林老师说。

全校核酸检测后的结果是,学校被感染的18名学生共涉及4个班级。“六二班6个,五一班1个,五二班3个,四二班8个。”朱梅妹对媒体介绍。有学生被感染的班级分布在教学楼3层和4层的高年级,教室在一楼和二楼的低年级学生均未出现异常。

在10日全校的核酸检测结果出来后,学生、老师、家长被分流到了医学隔离观察的各个层级之中:核酸检测呈阳性的学生被送往了莆田市区的医院,班上出现感染者的其他学生由一个家长陪同去县城的指定酒店隔离观察,老师也都在9月11日被全部送入县城各个隔离酒店。其他没有出现感染者的班级,孩子和家人都被安排在家中居家隔离。

9月12日莆田市教育局发布通知,全市中小学、幼儿园、各类教育培训机构9月13日起暂停线下教学。

铺头本地人张洋(化名)在9月10日晚上陪同儿子一起被接到了镇上一家酒店进行隔离观察。儿子在铺头小学上五年级,班中已有一个孩子检测出感染新冠病毒。从10日晚到14日,张洋父子做过4次核酸检测,除了第一次在学校操场采集,之后几次都是在隔离点房间内采集的。

一所乡村小学的破防

尽管铺头小学师生都已被送往各处进行医学隔离观察及治疗,学校的疫情防控没有停止。

现在每天张洋孩子的班主任都会线上询问学生们的健康情况。孩子在隔离观察期尚未表现出紧张害怕情绪,他在隔离酒店看着电视剧,每天和父亲同吃同睡反倒让他觉得满足。

“就当是放了一个长假,能和孩子好好相处了。”张洋平时在村里开店铺做小生意,忙起来也顾不上陪伴孩子。

这所距张洋家仅100多米的小学,在附近几个村庄因为教学质量高出名,隔壁几个村的孩子也都慕名而来。这也是张洋能够安心把孩子送入学校、自己在当地安心做生意的原因。

枫亭镇疫情管控后的街景。卢惠姗供图

据林老师介绍,铺头小学在乡村小学中规模算是大的。除大班只有一个班级外,一到六年级都有两个班级,每个班都有四五十名学生,整个学校有590多名学生和30多名老师。

根据另一个家长描述,疫情以后铺头小学也把疫情防控当成了常态化的校园管理事项,学校特别注意减少学生聚集的机会。所有在校生都是走读的,中午大部分小学生都会在学校教室里订餐吃饭,食堂工作人员会把饭菜分发到各个教室里。而大班的孩子都是由家长接到家吃中午饭的。

“家长在疫情后也都不准进入学校了,学校完全是封闭式管理,平时学生每天到学校里都要测温,老师每天放学后都会对学校消毒。”林老师介绍。也正是因此,不少家长这次陪同学生进校采集核酸,也是疫情后除家长会外,他们第一次进入校门。

学校自疫情以后也一直根据当地教育部门要求,每月抽检10%左右学生数的核酸样本,对校园聚集性感染防微杜渐。

张洋也觉得在这次学校破防之前,日常的防疫工作其实做得还是严格的。“每天孩子都必须戴着口罩进校园,如果不戴,在门口就会被门卫拦下。”学校老师还要求每个学生从家里带一瓶洗手液到学校,固定放在书包一侧。张洋自去年初疫情以来,每天都会给孩子准备两个口罩,晚上回家孩子照例已经把两个口罩都用完了。

自然,学校也有些硬件上的先天不足,比如各年级所有学生都是在一楼共用一个公共厕所的。老师们在教学楼每一层都有一个小卫生间,不和学生共用。

新学期开始前的8月27日,学校就根据当地教育系统要求,对所有老师做了核酸检测。学校也做了全面消毒。并且早在开学前半个多月,各班班主任老师就在对去过外地的学生做统计,要求他们在开学前两周回来,还要做核酸检测。而整个暑假出于疫情防控的需要,学生都不允许进入校园。

8月20日左右,铺头小学就在学校社交媒体上发布了学生返校的告家长通知书,其中有一条规定和这次校园感染的情况十分契合,即学校规定本人或共同居住的家庭成员为确诊病例、疑似病例、无症状感染者、密切接触者、被要求集中隔离及居家留观人员,暂不返校。本人或共同居住的家庭成员曾为上述情况人员的,须严格执行相关疫情防控措施后再持48小时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经学校同意后方可返校。根据张洋回忆,他也在班级群里收到了这份疫情防控的告知书。

但是开学时,林某杰已结束了共计21天的医学隔离观察期,居家隔离期没有明确的规定要求被观察人员的行为规范,他的两个孩子也因为这个“擦边球”被送入了学校。

“我和林某杰是一个村的,要不是这次出事,我都不知道他去新加坡了。我们村很大,经济条件也不错,大部分人都在镇里的工厂上班,在国外工作的并不算多。”林老师说有一年学校统计留守儿童人数,发现其实人数并不多,学生家里大多都是父母在家工作的。

目前,张洋家除了他和儿子来了隔离酒店,爱人和另外两个孩子都在居家隔离。村干部特地提示过,就在张洋家相邻的位置,有一户被感染的家庭,让张洋家里人多加小心。“我们只知道病毒距离我们很近,但不知道具体是哪一家的。”张洋说现在对感染者的隐私保护做得都很到位,即使是离得那么近,他也不清楚究竟是哪家被感染了。

“其实大家都还算镇定和谅解,毕竟学校被病毒选中了也是谁都难以预料的。”张洋说。

铺头社区几乎都停摆了,但是和外界指责林某杰居家隔离期不安分的声音不同,当地人对林某杰都比较宽容,“他都过了医学隔离观察期了,出来走动下也可以理解。”张洋说。

除了疫情笼罩下的学校,林某杰妻子工作的协胜鞋厂也遭遇了病毒侵袭。莆田市协胜鞋业有限公司在枫亭镇算是一家名气不小的制鞋厂,吸收了不少本地人乃至贵州、四川等外来人口就业,工人工资水平在4000-8000元,在当地属于效益不错的企业,有多个分厂。

协胜鞋厂负责人曾对媒体介绍鞋厂现有600多名职工,被感染者主要集中在车间,目前已有两个楼层的车间发现感染者,鞋厂已经停工,数百名工人作为密接者均已隔离观察。鞋厂已有27名员工被感染。传染源系林某杰在工厂上班的妻子吴某某。一个工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就在疫情扩散前,其实车间内已经有多位工人出现了发烧等感冒的症状。

疫情下的城与乡

疫情发生后,不少人曝光了林某杰在8月27日进入一周居家观察期后,四处走亲访友的微信截图,认为这代表着境外输入病例在隔离期防疫管理不够严谨之处。也有人提出,对归国人员应该执行更严格的闭环管理和社区健康追踪。

其实,这个问题在当地并不突出。尽管莆田属于侨乡,但枫亭镇人比较倾向在本地工作,去外地或者国外谋生的比较少。所以像林某杰这样在疫情期间从国外回来的人不多,大家对此也没有常态化的预警机制。

没有疫情时的枫亭镇,有十多万常住人口。当地乡镇企业发达,有鞋革服装、生物制药、特种陶瓷、机械制造等多种产业,属于仙游县城内经济最好的一个乡镇。“镇上有大学、购物中心、肯德基、电影院和好几家医院,就和县城一样便捷。”镇上一个开酒店的老板描述。

但是现在所有商业、工业都停滞了,这个老板的酒店现在也住满了前来支援的外地警察。“因为疫情主要集聚在鞋厂和学校所处的行政村,所以镇上人不是很惶恐。”

在莆田的这场疫情中,农村成为了守住防线的第一道关卡。目前仙游涉及疫情的中高风险村庄全都实行封闭式管理,封路、封社区,村民按照指令进行多次核酸检测。

卢惠姗是仙游县城的一位小学语文老师。从9月13日凌晨开始,她作为志愿者到疫情高风险地区枫亭镇建国村支援,她的任务是辅助医护人员为村民做全员核酸检测。

卢惠姗和学校同事在赶去为村民做核酸的路上。卢惠姗供图

“我们出发前在县城一所学校接受了基本的培训,等到了村部已经是凌晨三四点了。”卢惠姗介绍,13日白天枫亭镇全镇进行了第三轮核酸检测,村民们按照村民小组依次来到宫庙外等空气相对流通宽阔的室外做检测。当天卢惠姗看到了两个医院的医护人员在工作,其中一个医疗队还是从外市宁德来支援的。

9月14日,建国村全村进行第四轮核酸检测的同时,医护人员和志愿者根据新增加的密切接触者名单,入户为200多个村民做核酸,并且将他们引导至大巴车,他们接下来会去莆田市区定点隔离。卢惠姗看到,因为这两天工作负荷太大且天气炎热,建国村已经有3名来支援的医护人员在核酸检测操作现场晕倒了。建国村的村支书每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嗓子已经沙哑了。而卢惠姗等志愿者基本都是和衣而卧,接到任务就要随时准备出发。

在距离疫情风暴中心约30公里外的仙游县城区,自9月12日全员核酸检测就开始了。常住县城的本地人王幼(化名)是在12日晚上完成核酸检测的,她的微信行程码在疫情发生后变成了橙码,代表限制通行。当地疫情防控部门介绍:这几天仙游县域内以及近期到过仙游的人都会先变为橙码,当地居民只要检测一次核酸,呈阴性就可以转成绿码。

枫亭镇村民在转运至莆田市区的隔离点。受访者供图

12日那天王幼在手机上查阅了县城内的十几个临时核酸检测点,特地找了一个人流量相对小、离家不到1公里的学校操场上的检测点。不少人去了比较热门的检测点,当天都没轮上检测,只能第二天一早再去排队。王幼说这几天仙游城里的街道十分冷清,除了便民超市外所有的商铺都关了,小区也都开始了封闭式管理。13日上午王幼去附近超市买了全家3天左右的蔬菜和肉。“我感觉之后基本的物资供给肯定跟得上,不用囤太多。”她说。

仙游县这座小城正在面临疫情发生后的最大考验。“最早国内疫情暴发时,有几个武汉回来的人被感染了,但很快被隔离治疗了。今年7月底,一个从南京回来的人核酸检测出现异常,当时他那个小区都封了,但后来发现是虚惊一场。”但是现在,威胁真实到来了。王幼发现,疫情发生后仙游县城的隔离酒店数量由原来的一个迅速增加到了三个。

“枫亭镇距离县城还有段距离,但是这两天紧挨着县城的赖店镇也出现疫情之后,大家开始担心起来了。”王幼说。但现在对她来说最好的办法依旧是尽量不出门,及时响应政府做核酸检测的要求。


枫亭镇村民在转运至莆田市区的隔离点。受访者供图


栏目主编:宰飞 文字编辑:宰飞 题图来源:受访者供图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3)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