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财经 > 创客驿站 > 文章详情
谁在报名菜鸟驿站体验官?送菜骑手、健身教练还有UP主 ,他们动机绝了……
分享至:
 (20)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李晔 2021-08-28 07:00
摘要:有人坚持“地址写哪就送哪”,有人却尝试在“快递不送上门”中寻找商机。

菜鸟驿站近期发出招募帖,以时薪300元吸引千名体验官。体验官需要参与驿站运营和服务,并献计献策。在首期体验城市上海,5名体验官已亲身实践了菜鸟驿站送货上门全流程。

他们身份各异,有B站UP主、健身教练,有房产经纪人、医疗行业从业者,甚至还有叮咚买菜的兼职骑手。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采访了其中几位,发现他们的观点和动机都亮了……

【心身俱累,但顾客大部分冷冰冰】

普陀区清涧路82号菜鸟驿站,由一对福建夫妻经营,主要服务于附近的中鼎豪园和清涧小区,日均收件1200件,“双11”期间超过3000件。

8月一个午后,站点迎来一位体验官——健身教练小白。小白教杠铃操,身上肌肉不少,出于好奇兼体能挑战,他报名体验。

尽管在爬楼前进行了专业热身,他仍高估了自己的速度与耐力,从下午2时40分到3时30分第一次休息,50分钟时间,只跑了10单。他取经站点资深快递小哥张明,被告知,小哥们每小时送单量至少30单,每单赚0.8元。

小白送得慢,只因“一直在找路”。张明从旁指导,“双号从小往大送,单号从大往小送”,直接把小白绕晕。时间还消耗在了打电话、敲门和发短信上。此前张明叮嘱,“家中无人但标注放门口的,一定要放在指定位置;敲不开门、打不通电话也未标注放哪儿的,只能放门口,但一定要发短信通知,否则遇顾客投诉,一天白忙……”

B站生活和舞蹈视频UP主尤樱颇浪漫,穿着具有国风元素的裙子,搭配运动鞋,来体验送快递。她在大宁一小区呆足4小时,期间一场大雨中断了派件,在3小时有效派件时间内,她送了40余件,战绩差强人意。

尤樱的难点之一也在于认门牌,“发现一件奇葩事,小区里一幢楼,一梯四户,但1、2室和3、4室要乘不同电梯才能抵达,浪费我不少时间。”

她同样体会到了快递小哥“千万不能送错”的心累。每次送达时,她都不忘再确认一下地址,因为一旦送错,“好心顾客会联系站点归还,少数素质不佳的就自顾收进,拒不承认送错或拒不奉还,站点也没办法,相关损失只能由小哥承担。”

小白、尤樱都努力复盘派件中种种细节,自认为无隐患。让小白耿耿于怀的反而是顾客的态度,“大部分都冷冰冰的。”小白真心佩服专业快递小哥的心理调适能力。他说,凡事都需要动力,在“钱途”并不出众的快递岗位面前,若还得不到平等与尊重,他应该不会考虑这份工作。

【该不该送上门?体验后态度更坚决】

尤樱在等雨停那段时间,正碰上大批快件送达驿站,尤樱主动请缨参与归类和登记入库。她由此知道,针对不同快件,扫码机会跳出不同提示,如“代收”,是指该快件会由顾客自取;“送货上门”,则是顾客下单时或在菜鸟App中勾选了“送货上门”选项。

去年,我国快递业务量为830亿件,是2010年的35倍。同期,快递小哥仅增长5倍。这表明,在飙增的快递量面前,现有小哥加足马力也完全送不过来。与此同时,近十年来,快递公司陷入价格战。在快递价格洼地义乌,甚至0.8元可发全国,远低于业内普遍的每单1.4元的成本价。

在此情形下,快递柜和驿站“代收”成为刚需,但也引发了“快递不再送上门”的激烈争议。

在认清了快递单量成倍扩增而运单价却逐年“跳水”的事实后,在亲身体验快递小哥派单不易及人力紧缺后,身为消费者,尤樱仍坚持一个观点——我地址写哪,快递就应送到哪儿。

尤樱认为,哪怕是9.9元包邮的订单,仍不能剥夺用户要求“送货上门”的权益。因为《快递暂行条例》写得明明白白——“快递公司应当将快件投递到约定的收件地址、收件人或者收件人指定的代收人。”

对于如何鼓励快递小哥多送上门,而非扔给驿站,尤樱的建议是:提高末端派送费。但这在消费者已普遍享受到相对低廉的商品价格、产业链各环节利润分配也已基本固化的当下,看起来有些理想主义。不过尤樱认为,商家不能因为订单多就压榨快递公司,快递公司也不能为赚取利润,又降低支付给小哥的派送费。“现在反过来要求消费者体谅小哥不易,或者宽容理解‘快递无法送上门’的事实并鼓励更多自取,这对消费者不公平。”

她说:“提高小哥待遇是改善当下派送小哥数量严重不足的根本之道。至于如何改善,这是商家、快递公司之间应协同的事。”

【驿站代收有赚头?有骑手已在选址】

尤樱如此坚决,王娟却已在尝试从“快递不送上门”中寻找商机。

32岁的王娟,是叮咚买菜一位众包模式下的骑手,此次成为了上海5名体验官中的战绩最佳者,3小时派了60余单。

但她的体验目的,在于考察菜鸟驿站的“钱途”。

王娟在叮咚买菜做得勤恳。根据协议,她每月歇6天,每次上岗须做足12小时,平均每天可做七八十单,在叮咚买菜骑手中属中等水平。她的每单收入按重量计,获一个好评再增加1元,平均下来,跑一单能赚五六元。

外界的普遍的观点是,送快递收入不及外卖和送菜,这也是导致快递小哥流失严重的主要原因。但在王娟看来各有利弊——送快递,一般只需放在留言所备注的门口位置,敲一下门就能闪人;送菜却不同,务必要敲开门、送到顾客手中,还有话术。万一没人开门,顾客又联系不上,这单菜就只能带回站点,白跑一趟。王娟跑的是梅陇地区的老旧小区,最厉害一次,她送了两大箱饮用水,每箱4桶,每桶5升,要送到5楼。没有电梯,她只能每次拎4桶,总共分了8次,才全部送达5楼。这单分量较重,收入应在10元以上。

加入叮咚买菜前,王娟曾在上海开了六年煎饼铺,可惜今年房东把店面收走,早餐生意没法做,夫妻俩便思量着开个菜鸟驿站。于是丈夫去了快递公司,妻子去了叮咚买菜,灵活就业,旨在勘察地形、物色铺面。

不久前,王娟还在闵行区梅富路上一家菜鸟驿站帮忙,顺便向站长讨教生意经。她告诉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站长夫妻两人,从零开始,不到一年,现每天能有800单稳定收件,目前还没雇小工,全靠夫妻两人收件、分拣、管理、派送,已基本盈利。”

据介绍,驿站要盈利,主要靠代收包裹服务费和寄件收入。记者曾采访宝山区一家菜鸟驿站,站长张燕的经验是,选址要选在那些居民还未完全入驻的新楼盘附近,及早培养顾客的心智。张燕的驿站两年前开设,刚开始每天收件量仅100个,如今500个打底。按照每天代收500票包裹,每票收费1元计(由快递公司支付给驿站),驿站每月收入1.5万元。另外寄件业务以每天15票、每票赚5元计,月入2250元。扣除每月8000元租金、水电物业费后,驿站盈利不多。

驿站盈利的关键点,其实在于用户的自提比例。有不少上班族因收货时间不匹配,也会选择“代收”模式,下班后自行前往驿站取件,驿站则提供完善的分拣、上架、冷藏冷冻品代保存等服务,方便用户自取。

目前,张燕的驿站需送货上门用户占比约20%,主要为老人、孕妇等行动不便者,由张燕的儿子派送。但如果派件比例上升,就需另外雇佣小哥,一般支付小哥每单0.8元的派送费,驿站盈利就会下降。

王娟也渐渐摸清菜鸟驿站的盈利门道。她乐观认为,快递代收和用户自取已呈不可逆趋势,未来快递数量在当下巨大基数基础上仍有较大增长空间。同时,菜鸟驿站未来有望叠加新的社区功能,如团购、洗衣、物品回收等,使驿站更具城市数字社区基础服务的特征,告别单一收入来源。王娟透露,她和丈夫现已在闵行、徐汇找到三处备选店面,准备大干一场,“我们很看好这个商业模式。”

栏目主编:李晔 文字编辑:李晔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