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财经 > 创客驿站 > 文章详情
贝店寺库爆雷你踩到没?财经教授:模式没错人之过,上海自律电商可率先定标准
分享至:
 (42)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李晔 2021-08-22 06:37
摘要:新兴电商频现讨债跑路。

曾经的独角兽企业如今正被围堵,不断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商家为追讨货款,集聚于贝店杭州总部。根据商家维权群统计,被欠款商家已超千家,涉及金额逾2亿元。

全国范围内,像贝店这样的新兴电商至少有500家,但近年来命运波折——贝店之前,2019年,上海电商“淘集集”因大量拖欠商家货款,最终申请破产;贝店之后,近期,奢侈品电商寺库又被曝从2019年上半年起延长货款结算,今年以来拖欠货款面积持续扩大。

新兴电商怎么了?其商业模式,是此路不通,还是被带歪了?

新兴电商“新”在哪儿?

贝店创立于2017年,秉承“人人皆可开店”理念,整合国内外供应链,由专业买手确保品质和价格优势,同时大量招募店主,提供包括店铺和商品管理、会员和订单管理等专业开店工具,鼓励店主发挥微信社交力量卖货。

这显然区别于京东、天猫等中心化电商,是在巨头眼皮底下杀出一条新路,且意义不凡——对品牌而言,入驻大电商,需自建运营团队,成本高企。而贝店等社交电商通过向个人店主开放品牌货源,吸引他们在平台上自助选货、开店,并利用私域流量进行导购和售后,免去了品牌方购买流量和店铺运营的成本,省下的钱足够支付店主佣金。

如此独特模式,完全是从已充分竞争的电商领域突围,寻得一片细分市场。以全球用户规模最大电商平台拼多多去年成交1.67万亿元为参照,新兴电商的市场规模保守估计也在千亿元以上。

新兴电商在扶持中小企业、实现灵活就业方面也发挥着积极作用——一方面,中心化电商所设置的高门槛,天然“劝退”了部分初入市场的中小品牌,社交电商则巧妙承接住这些需求,使中小品牌得以孵化成长。加上疫情期间大量外贸工厂转而开拓内销市场,也迅速成为社交电商的新客户;另一方面,疫情发生后,导游、门店导购、餐饮从业者等人群因担心就业不稳,将“上网开店”作为新职业,全职宝妈、外企白领等也开始尝试依托社交电商实现增收。

中国的电商创新甚至引发海外关注。如上海梦饷集团旗下饷店,其《新电商基础设施赋能数字时代的女性就业和发展》,今年从七大洲超过135个国家和地区700份申报案例中胜出,入选sdgs(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最佳案例。成立迄今4年,饷店已售出商品4亿多件,累计发放佣金30多亿元,实现近200万女性店主灵活就业,其中仅疫情期间就新增60万店主。

饷店店主正在拍摄商品素材。

饷店店主95.5%为女性。

模式错?还是人之过?

如此契合中小企业和灵活就业之需的好模式,为何会接连出现淘集集、贝店、寺库等资金链断裂乃至陨落?

在近期由杭州市信访局、商家与贝店共同到场的三方协商中,贝店母公司贝贝集团副总裁承认,拖欠货款是因贝店经营不善。

一位商家代表曾化身消费者,他在贝店下单后发现,所购商品款项并未直接进入贝店,而是进入杭州贝仟和贝盟两家公司,二者同为贝贝全资子公司。贝仟、贝盟又以借贷或入股等形式,向贝贝旗下新业务希美转移货款。

贝贝创始人张良伦在今年3月的希美发布会上称,希美是贝贝集团全资子公司,优选全球一线大厂,产品自主研发,主推美妆品牌水梦露、母婴品牌贝贝等多个自有品牌。“一面拖欠大量货款,一面又投资新平台,钱从哪里来?”一位商家严重怀疑自己的应收款被贝贝挪用到了希美新业务。

贝贝集团创始人张良伦发布“希美”。

据商家反映,按照约定,贝店商品销售后7天出账单,7至10天商家提现到账。但从今年4月开始,4月销售账单6月才出,申请提现超过一个月迟迟不到账。直到各商家一合计,才发现都被拖欠了货款。但此前,贝店的搪塞理由不外乎“新业务上线,要拉长账期、压货款”,或“更换服务器,系统出了问题”。

呼吁自律企业出标准

与贝店一样,主攻下沉市场的上海社交电商淘集集也曾风光。

淘集集2018年8月上线后,推出多重福利,如注册新用户可获1元现金,1小时内消费成功最多可获20元奖励,邀请好友累计5次最高可获25.5元返现等,如此现金补贴+分销返利的获客之道,仅用半年时间就积累上亿用户。

2019年6月,淘集集启动B轮融资,拟融资2亿美元,但投资方口头虽答应,却无实际拨款动作,只为观察淘集集是否有更好的增长曲线。当A轮融资烧完,创始人铤而走险,将本应打给商家的货款用于满减补贴、拉新增活,结果“全剧终”,“享年”16个月。

一连串电商爆雷,令商家不安。一家外贸杯具生产企业近期正考虑收回与部分社交电商的协议——企业不想得不偿失,与所获收益相比,所要承担的回款延期风险可能更大。

对此,上海财经大学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劳帼龄深感惋惜担忧。她告诉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我国电商的发展与国外相比,经历了从跟跑、并跑到领跑的历程。近年来不断涌现的各类社交电商新模式,在培育扶持中小商家、消弭东西地区差距、推进多元就业等方面均可圈可点,甚至有望走出中国,向“一带一路”复制推广。

“新兴电商一次次被曝资金链断裂,并不能否认其模式创新,问题出在了人身上,是经营者分不清钱款所属,盲目扩张以致拖垮上游供应商。”

同为独角兽企业的“同程生活”今年7月也申请破产,此前通过排队叫号与供应商谈债务处理方案。

劳帼龄建议,政府部门可考虑提前介入监管,以合理设置保证金制度或建立第三方资金池的方式,来确保商家利益。“平台应始终认清自己撮合交易的定位,货款只是流经平台,但绝非属于平台。而政府相关部门,涉及金融、商务、市场监管等,应联合起来,将规制办法做在前头,这也是营商环境的一种体现。”

劳帼龄同时倡议,上海部分电商可以率先出台平台货款分账管理的行业标准。据她观察,上海目前有部分新兴电商非常自律,如通过微信分账设置商家账期的模式,来对商家资金进行合理监管,通过这种第三方支付平台账户资金管理方式,企业不能触碰商家资金,也规避了人为干预商家资金的可能。

“事实上,新兴电商接连爆雷,这让行业中的自律者非常惶恐,生怕劣币驱逐良币,生怕被一刀切地打击。因此,由上海规范企业率先定出标准,再推至行业、推至全国,及早进行规范和自我保护,或能让新兴电商真正行稳致远。”

栏目主编:李晔 文字编辑:李晔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