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海上记忆 > 文章详情
【海上记忆】虹口1927,陈延年被捕的同年,鲁迅来了
分享至:
 (4)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沈轶伦 2021-07-16 09:07
摘要:从大陆新村鲁迅的家出发,到山阴路四川北路口的内山书店,会经过1927年中共江苏省委旧址所在的恒丰里。

1927年6月26日下午,一个伙夫打扮的年轻人,悄悄走进上海北四川路施高塔路恒丰里104号(今虹口区山阴路恒丰里90号)。

这是一片于前一年刚刚落成的民居,清一色都是砖木结构、坐北朝南、三层楼带小阳台的石库门房屋,在上海无数石库门中毫不起眼。可这个“伙夫”和他的伙伴,刚坐下不到半小时,便被冲进来的军警逮捕。

面对询问,这个伙夫打扮的年轻人,自称名字是陈友生,是一个来帮忙的茶房。只见他穿着粗布衣服,身材高大,皮肤黝黑,一手硬茧,两条裤腿往上翻,身上还扎着草绳,的确是做惯粗活的人的样子,军警便也相信了他的话。

人们完全没有想到,这个“茶房”的真实身份,是陈延年——陈独秀长子,中共早期领导人,刚刚被任命为中共江苏省委书记。

1927年中共江苏省委旧址


 1  1903年至1911年,在虹口,公共租界越界延伸四川北路武进路以北路段,吴淞路、海山路以北路段和溧阳路嘉兴路以北路段。在这一时期,租界擅筑多条路,包括江湾路(今东江湾路)、黄陆路(今黄渡路)、窦乐安路(今多伦路)、白保罗路(今新乡路)、赫司克而路(今中州路),其中也包括施高塔路(Scott Road)。它诞生于辛亥革命发生之际,1943年更名为山阴路。

至20世纪20年代初,公共租界北区以北的北四川路(今四川北路)周边,已形成一个由十多条马路纵横交织而成的完整的路网。这里的道路、交通与当时的租界相连相通,公共建筑、市政设施与租界相同或相近,因而房地产火爆。一片片石库门、一条条新里弄如雨后春笋般出现。这片在名义上仍属华界的沪北地区,既不完全归租界的工部局管,也不完全归华界的地方政府管,由此造成社会管理的复杂局面。这种缝隙效应,正适合革命火种的活动。(徐明,《中共四大为什么在北四川路召开》)

正是在这一区域内的东宝兴路,1925年初,中国共产党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

出席四大的代表里,就有陈独秀。


2  陈独秀是安徽人,在1920年之前至少有六次进出上海和在上海居住的经历。

就在施高塔路(Scott Road)建成4年后,1915年,在沪筹办《新青年》杂志的陈独秀将两个儿子陈延年和陈乔年从安徽老家接到上海接受新思想。17岁的陈延年和13岁的陈乔年来到上海,先入法语补习学校学习,后考入震旦大学。1919年,两兄弟赴法勤工俭学,又是从上海启程。正是在法国,他们结交了周恩来和赵世炎等志同道合的朋友,陈延年和陈乔年也摒弃了原先信奉的无政府主义,成了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

1924年,26岁的陈延年被召回上海,后赴广东和周恩来并肩作战。

此时,在上海,施高塔路周边,各种建筑正如雨后春笋般出现,恒丰里正是其中之一。它于1926年落成,一律都是红砖砌清水墙,石库门上有拱形水泥制门楣。

那些年里,随着市政道路、公共设施的不断完善,四川北路越界筑路区的人口迅速增加。在这些居民中,有不少日、英、美、葡、俄、印、德等国的侨民,人口来源和构成比其他地区更复杂。其中,有一对来自日本的侨民夫妇,已在这个区域落脚多年。他们的名字,是内山完造和内山美喜子

1917年,两人于住处楼下一个“铺着12块日本席大小的木板房”里创办了一间书店。“没有书架,只是普通的民居而已。两层的柜子里摆了不足一百本书,价值八十余元。”这就是后来赫赫有名的内山书店初创时的情景,地址是北四川路魏盛里169号。


3  1927年4月,革命形势急转直下。

李大钊在北京被杀害。严峻的恐怖气氛下,江浙地区中共党组织大部分遭受重创,本要去武汉参加中共五大的陈延年,被派到上海恢复重建党的组织。1927年6月,中共中央撤销江浙区委,分别成立江苏省委和浙江省委,由江苏省委兼上海市委,陈延年任中共江苏省委书记。

6月26日,在作为中共江苏省委机关的今山阴路恒丰里90号,同志们正在开会。有人报告,有一交通员被捕,此人知道江苏省委机关地址。会议立刻结束,众人散去。下午,陈延年等因担心省委机关安全,返回探视,不料,他们刚坐下不到半小时,便被反动军警逮捕。

虽然陈延年自称是茶房,但由于与陈延年同时被捕的叛徒指认,陈延年的身份暴露。狱中,敌人对他软硬兼施,然而陈延年始终坚贞不屈。他被押赴刑场。据说,受刑之际,他不愿意跪下,最后被按在地上乱刀砍死,生命定格在29岁。

电视剧《觉醒年代》剧照。年轻的陈延年笑赴刑场。


4  就在陈延年人生最后的几个月里,在广州,1927年初,鲁迅刚受聘担任中山大学教授抵达广州不久,受时任中共广东区委书记陈延年的指派,青年学生、广东区委学生运动负责人毕磊与鲁迅取得联系。鲁迅在日记中多次提到毕磊陪同他参加活动、散步,还在1月的日记里提到毕磊给自己送《少年先锋》——该刊是共青团广东区委机关刊物。

1927年4月,广州也开始了对共产党员的逮捕,与鲁迅往来密切的年轻的共产党员毕磊也不幸被捕。为了营救学生们,鲁迅义愤填膺,四处奔走,然而多方营救未果。4月底的一个凌晨,毕磊被押到珠江南岸杀害,牺牲时年仅25岁。不久,鲁迅愤然辞去教职,于1927年秋天离开广州赴上海。

1927年10月5日,《鲁迅日记》记述,这天,鲁迅去内山书店,“买书四种四本10元2角”。从此,这一家小小的书店,因为先生的到来,成为见证中国历史的重要窗口。

1929年,营业不断扩大的内山书店迁至施高塔路11号,今四川北路2048号,近山阴路口。

1933年生日,鲁迅摄于上海


5  在山阴路上,陈延年的脚步和鲁迅的脚步,在同一空间,有了交集。

当时,进步书刊多为当局查禁,内山书店因地处租界越界筑路地区,由外侨经营,成为出售这类书籍的主要场所,许多中国文化界人士慕名而来。田汉、郭沫若、郁达夫、欧阳予倩等都在这里留下身影。

1928年,夏衍在内山书店见到了鲁迅;1930年春,鲁迅被通缉,避居于内山书店;1932年1月30日,鲁迅因“一二八”事变再次避居内山书店。1934年11月,东北作家萧红、萧军来上海见鲁迅,也是约在内山书店。鲁迅事先告诉年轻人:“那书店,坐一路电车可到。就是坐到终点(靶子场)下车,往回走,三四十步就到了。” 1935年底,邹鲁风作为北平学联代表与鲁迅见面,也是在内山书店。因为鲁迅,山阴路成了进步青年心中的一座灯塔。

1933年,内山完造掩护瞿秋白夫妇搬到施高塔路(今山阴路)东照里12号。同年4月,鲁迅搬到大陆新村9号。在山阴路,鲁迅走过了人生最后的岁月。

如果从山阴路大陆新村鲁迅的家出发,走到山阴路四川北路口的内山书店,一定会经过1927年中共江苏省委旧址所在的恒丰里。

短短几分钟步行的距离内,上海,将多少可歌可泣的故事聚拢。

  

栏目主编:沈轶伦 文字编辑:沈轶伦
虹口区山阴路恒丰里90号,1927年中共江苏省委旧址  资料图片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