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上观访谈 > 文章详情
1939·让日本在东京降下半旗,这门迫击炮跻身新中国一级文物
分享至:
 (58)
 (2)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郭泉真 2021-06-05 08:09
摘要:百年百版7*100版里的建党百年·详版

历时八个月深入《申报》(1872-1949)、延安时期中共中央机关报《解放日报》(1941-1947)、1949年在上海创刊至今的《解放日报》,从三报1921年至2020年的数十万个版面中,逐年选出总计上百个版面及报道,精心制作的解放日报建党百年典藏特刊《印迹——一百个版里的中国共产党一百年》,已于5月27日面世。上观新闻推详版,每日一篇,每细说若干版面背后的故事,敬请关注。


这是整个抗日战争中,八路军击毙的最高级别日寇。一向诬蔑八路军“游而不击”的蒋介石也不得不发来贺电。日本朝野为之震动,“帝都降半旗致哀”,陆军省专门发布阵亡公报,大将中将众将持吊旗致哀,《朝日新闻》大字标题哀叹——“名将之花凋谢在太行山上”。

正如《聂荣臻回忆录》所说:击毙日军中将指挥官,在华北战场是第一次,在中国人民的抗战史上也是第一次。

1939年11月21日《申报》第4版

日阿部中将

在涞源附近阵亡

⊙洛阳(迟到)  日阿部独立混成旅团,于本月三日派辻村、绿川、森田等部队约计五六千,由冀西北涞源向南进犯。经华军利用地形,一面坚强抵抗并派有力部队迂回日后,激战终日,肉搏数十次,日辻村等部队已被歼灭殆尽。四日日旅团长阿部规秀中将,亲率一部前往增援,复被华军诱入深山,重重包围,猛烈痛击,迄午日大部就歼。日将阿部亦当场被华击毙,残日除一部窜逃外,余尽歼灭。日尸满布山谷,血流成渠。华卤获械弹军需品无算,正清查中。盘踞北平日将多田骏闻讯,急调桑木师团新美、柳川两步兵联队,及田边骑兵联队,由易县、居县、唐县三路向涞源方向急进增援。□中二路复被华军在大峰沟、纪坊等地截击,激战至九日晨,迨日军全部到达时,华军已安全转移。查阿部规秀中将系日本青森县人,士官第十九期毕业,历任联队长、旅团长及独立旅团长等职,素以战术学家著称,为日军将领中之佼佼者,上月二日始晋级中将,甫逾一月即为华忠勇兵士击毙。日军闻悉,颇为震恸云。(二十五日电)

文中“肉搏数十次,日辻村等部队已被歼灭殆尽”,即八路军著名的“雁宿崖之战”。当时随军写下《雁宿崖战斗小景》的魏巍曾回忆:

“当时的日军,还是很有些战斗力的。他们随后占领了雁宿崖村以南的两座高地,作困兽之斗。于是一场激烈的争夺战就展开了。

“当时的我军,尤其是一团,许多连排干部还是参加过长征的老红军,他们长期养成了猛打猛冲的战斗作风和压倒一切敌人而决不被敌人所压倒的英雄气概。

“在战场上看得很清楚,这是两种精神在较量:一种是日本人的‘武士道’精神,一种是老红军的革命意志,看看究竟谁更顽强,谁压倒谁。

“仅仅几小时,这个辻村大队就在弥漫的硝烟中被埋葬了。当时我作为老一团的一个青年干部,对此是留下了深刻印象的。”

文中“阿部规秀中将,亲率一部前往增援,复被华军诱入深山”,即八路军著名的“黄土岭之战”。指挥者杨成武曾回忆:

“阿部规秀是接替去年被我军击毙的常岗少将,来统帅独立混成第二旅团的。该旅团在日军中堪称精锐,而阿部规秀又是在日本军界享有盛誉的‘名将之花’,是擅长运用‘新战术’的‘俊才’和‘山地战专家’,以伪‘蒙疆国驻屯军总司令’的身份兼任独立混成第二旅团的旅团长。日军的旅团长一般由少将出任,中将够得上荣膺师团长之职了。

“阿部规秀上个月晋升中将,并担任北线进攻边区的总指挥。辻村宪吉大队被歼,使他在刚刚晋衔之后如同挨了八路军一记耳光,丢了脸。所以,他在第二天就亲率精锐之师出马‘扫荡’了。”

激烈战斗中,一团长陈正湘忽然从望远镜里发现——

“一群穿黄呢大衣的军官,站在一座独立院落的平坝前,正用望远镜朝山头了望”。

立即指示配属的分区炮兵连,以迫击炮连发数弹,“正打在敌指挥官人群中,随着‘哐、哐、哐’几声巨响,敌军官立刻倒下一片”。

战后总结时,突然接到军区司令员聂荣臻电话:“好消息呀!延安拍来贺电!”

这才知道,击毙了阿部规秀。

杨成武回忆说:“巧的是,当时有十七、八个群众被敌人关押在独立院落东边的小屋里,他们蜷缩在一个大炕上,亲眼看到炮弹在屋前连连爆炸,日军指挥官全炸倒了,连那条高头狼狗也炸裂了肚子,可是却没有一块弹片飞到小屋子里来,他们无一负伤,暗中称奇:八路军的炮真神。”

这门迫击炮,新中国成立后作为国家一级文物,与“朱德在南昌起义中使用的手枪”等一起,陈列在北京的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里,写进了军博的简介中。

上图为这门立下战功、现在军博的迫击炮。下图为黄土岭迫击炮阵地。(图文来源: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官方网站)

《朝日新闻》沮丧坦承:“自皇军成立以来,中将级军官的牺牲,是没有这样的例子的。”得知阿部规秀的死讯,日军华北方面军总司令多田骏,在追悼死者的挽联上写下:“名将之花,凋谢在太行山上”。图中右上为当时日本众多报纸纷纷登载阿部规秀死讯之一。(新华社发)

而“和黄土岭胜利紧密相连的”,还有一个名字:白求恩。(详见下一年追考)

明日请看 百年百版8 1940·击毙日寇“名将之花”的杨成武,为何每次重返必向一像鞠躬

栏目主编:陈抒怡 文字编辑:郭泉真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2)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