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海上记忆 > 文章详情
【海上记忆】陕西南路的街角风起云涌
分享至:
 (3)
 (2)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沈轶伦 2021-04-25 10:40
摘要:从1930年到1949年,上海的陕西南路,无数人的心血,在这条路所拥有的名字上,汇聚成一种答案。

 

  1

1949年5月。上海解放前夕。随着战场上胜利的消息不断传来,这座城市的市民,一边如常生活,一边都在悄悄等待着解放的到来。

在人来人往的闹市口,今天的陕西南路淮海中路交接口西北角,有两个被软禁且受到暗杀威胁的人,或许比谁都热切期待着真理的必胜。他们的身份,是民盟领导人张澜和罗隆基。他们被软禁的地点,在今天的徐汇区中心医院(淮海中路966号),当时的上海虹桥疗养院5号楼内

“李闻惨案”发生后,张澜先生在成都举行的追悼会上大义凛然,怒斥国民党特务暴行。作为中国民主同盟的领导人,张澜拒绝参加国民党召开的“国民大会”并拒绝当局的利诱,被反动派监禁在上海虹桥疗养院。

这是一家1934年由丁惠康医生创办的医院,1936年,知名爱国人士杜重远在被捕期间正是借到上海虹桥疗养院就医之机,先后与爱国将领张学良、杨虎城会面,商讨抗日救国事宜。

1949年的5月,黎明前的黑暗。在上海虹桥疗养院内,对民主人士进行暗杀的威胁不断迫近。与此同时,中共地下组织的营救行动也正紧锣密鼓。

5月23日夜间,解放军突破郊外防线,直指市区。营救张澜、罗隆基的行动也同时展开。夜幕下,张澜和罗隆基离开医院。5月27日,上海解放。同年9月,张澜、罗隆基在京参加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

今日的陕西南路淮海中路街角,路口的西南角矗立着大牌林立的环贸商场。路的东侧,南北两侧分别是赫赫有名的巴黎春天百货公司和百盛。这里是上海的时尚风向标之一,各种潮流在此争奇斗艳,漂亮的都市男女拿着手机或者握着一杯咖啡,每日在这个街角,等候着交通信号灯由红转绿。

72年前的5月,张澜和罗隆基是否也从被软禁的窗口往下眺望过这个街角?那个时刻,失去自由的他们所期盼的春天,如约到来。

2

陕西南路北起延安中路,南到肇嘉浜路,全长2360米。其开辟始于1911年,为法租界公董局的越界筑路。由于同济大学的前身德文医学堂设于此处,路名也以该校的创办人德国医生宝隆命名为宝隆路(Avenue Paulun)。1914年法租界扩展后,该路被划入法租界。

因为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德法两国为交战国,1915年,该路以比利时国王阿尔贝一世之名重新命名为亚尔培路(Avenue du Roi Albert),是纵贯法租界的南北干道之一。

1930年,就在与陕西南路交接的巨鹿路,有两件事同时发生。

这个路口的西侧,巨鹿路675号,富商刘吉生送给太太陈定贞40岁生日的礼物,一幢耗资20万银圆的希腊风格建筑,正在建设中。这是匈牙利籍设计师邬达克在上海滩最为传奇的作品之一,也是今天作为上海市作家协会所在地的爱神花园。不久后,建筑落成。多少达官贵人的足迹,曾沿着美丽的螺旋扶梯往上,轻盈走过宽敞的走廊,然后驻足于漂亮的阳台,从二楼俯视花园中最著名的爱神雕塑。

也就在这一年,在这个路口的东侧,巨鹿路391弄四成里12号,一幢石库门建筑的门口,一块不起眼的“福利电器公司工厂”的招牌挂了出来。和当时许多在弄堂里开设的小作坊、小工厂一样,新设的厂内,许多青年进进出出。但和大部分小作坊、小工厂不一样,这家工厂似乎没有原料或者产品进出。

这家工厂真正的身份,是中共中央无线电训练班,进出工厂的工人——也就是学员,由中共广东、江苏、湖南、福建省委选派,共十多人,在此进行集中培训。他们是红色中国培养的无线电通信信息技术员。

1930年12月,特务破门而入,将张沈川等约20人逮捕。虽然遭敌人严刑拷打,但无一人承认是共产党员。几年后,经党组织营救,张沈川等16人出狱,4位同志病死狱中。而没有被捕的同志们继续留在上海分散培训人员,为党输送无线电通信人才。

也就在1930年12月,中央苏区击破蒋介石第一次“围剿”。

如今,陕西南路巨鹿路的这个街角,居民从石库门走出来买菜,看起来平平常常,充满生活气息。当年,在衣服晾晒出来的窗口的背后,看不见的红色电波如战鼓声声,与千里之外影响关系中国命运的前线战场,遥相呼应,休戚与共。

3

几天后,1931年元旦。从巨鹿路陕西南路路口往南仅1.5公里,靠近绍兴路的陕西南路235号,明复图书馆启用。

这是我国第一座采用新式设计的专业图书馆,被学界寄予厚望,承载着科学家和教育家用图书和杂志唤起民众热爱科学、实现教育救国的理想。

开幕之日,年过九旬的马相伯亲自到会场庆贺,63岁的蔡元培热情致辞。一时之间,图书馆内名家荟萃、星光熠熠。

唯一令人抱憾的是,参与筹备图书馆的中国科学社骨干胡明复,在无锡不幸溺水身亡,未能见证图书馆的落成。胡明复是我国第一位数学博士,蔡元培在开幕典礼上的致词中说:“此馆纪念胡明复先生,因为他是本社重要发起人,为本社牺牲极大,直至于逝世日,尚勤于社务。故本社第一伟大建筑物即以纪念明复先生。”

如今,墙角的奠基石上孙科的题词依旧清晰:“中华民国十八年十一月二日中国科学社为明复图书馆举行奠基礼”。这里同时也是原中国科学社总办事处旧址。

但来这里商讨理想、渴望救国的不仅仅是科学家们。1945年12月30日,马叙伦、王绍鏊、雷洁琼、赵朴初等人在这座小楼里聚会,召开了中国民主促进会成立大会

一年后的1946年,刚刚从亚尔培路改名为咸阳路的这条路,正式改名陕西南路。也就在这一年的6月,民进参与发起组织了上海人民反内战大会。民进领导人马叙伦﹑雷洁琼还参加了赴南京请愿的和平代表团,在“六·二三下关事件”中被国民党特务暴徒围攻殴打,身受重伤。周恩来和董必武闻讯于深夜赶到医院慰问。罗隆基等也连夜赶到医院探视受伤代表。

出现在医院的人们的命运,又在3年后相交。

上海解放前夕,周恩来指示上海地下党全力营救被软禁在陕西南路上海虹桥疗养院的张澜和罗隆基。1949年9月,作为中国民主促进会的代表,马叙伦、许广平、周建人、王绍鏊、雷洁琼等出席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

上海的陕西南路,与革命圣地延安所在的省同名。无数人的心血,在这条路所拥有的名字上,汇聚成一种答案。

栏目主编:沈轶伦 文字编辑:沈轶伦 题图来源:中共中央早期无线电训练班旧址弄口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2)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