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活动 > 一起来 > 文章详情
辗转三地,历经三代,见证三场婚礼:一张婚床背后的家族史
分享至:
 (145)
 (15)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肖雅文 2021-02-17 07:12
摘要:这张床的故事,要从我的祖父说起。

口述:谢卫东,74岁,退休干部

整理: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见习记者 肖雅文

上个月,我到浦东参观一个展览,展厅内陈列着上百张木质结构的老式木床。阳光穿透尘埃,我想起了自己家中的那张大床。

那是一张三层结构的雕花木床,床身为暗红褐色,表面油亮润泽,床体由68块部件以榫卯拼接,床围雕刻有各式图案一百余枚,无论是材质还是工艺,今天都再难找到。

更为难得的是,从扬州到南京,再到上海,它像一个时间的坐标,记录着我们家的历史,又像一艘大船,承载了几代人的情感。

照片采访者供图

这张床的故事,要从我的祖父说起。

当年,祖父的长女,我的姑姑嫁到扬州一家木材行后,恰逢我父母准备结婚,祖父特意嘱托女婿,选了最好的木料,请了最老到的师傅,置办了这张喜床。我记得,这张床不仅有踏板,还有洗脸的盆架,另一边还有子孙桶(马桶)。床围上的雕刻更是精美绝伦,浮雕和镂空相结合,自正面边框向两侧延伸,直至安盖(老式床的顶盖)。围栏之上,草木丰美、瓜果穰穰、状元及第、将军凯旋,各类人物更是栩栩如生。对儿时的我来说,这张大床就像一座宝藏,装着数不清的故事与幻想。

这张床是我们这个小家庭的起点,父母亲不断外出工作,是为了不断将更好的生活和更美的希望带回家中。之后,祖父和父亲因病相继去世,只剩下母亲和我们兄妹三人相依为命。1961年夏天,远在外地的母亲为了防止床被别人损坏,独自一人前往扬州,从邵伯镇船码头搭小火轮船将床运回南京。我当时14岁,借了一辆大板车,带着些许麻绳,领着11岁的弟弟,在南京下关江边四号码头等待母亲。我们母子三人辗转腾挪,几经波折之后,才总算把床带回了家。我、母亲和弟弟,也正因有了这次经历,而对它有了特殊的感情。

1975年春节,我和妻子在这张大床的见证下成婚。然而,由于分得的婚房不足10平方米,无法容纳这张大木床,于是在征得爱人的同意后,将床赠予弟弟。

彼时弟弟正要结婚,于是,这张大床见证了它生命里的第三场婚礼。在弟弟家中的几十年里,尽管这张大床基本得以物尽其用,却仍有遗憾。原来,受建筑层高所限,床顶部分三层的雕花板最高一层始终未能正式安装。

2003年,我新购置了一套97平方米的商品房,3.2米高的层高终于可以让2.8米高的大床完整安放。弟弟和弟媳闻讯立即给我打了个电话,说要将这张大床回赠给我。我猜想,他一定还记得我们和母亲护着床回到家中的情境,还念着我这个哥哥心中的遗憾。之后,我从南京包了一部物流货车,经沪宁高速将这张雕花大木床运回了上海。

现在,每当我躺在床榻上,时常还会想起那些年的光景。平时我最爱听外孙女讲的一句话就是:“外公,你这些宝贝里面,我最喜欢的就是这张大床。”

(静安区融媒体中心提供线索)

粮票、拷机……一样样老物件,见证了国家和城市发展,也记录了普通人的人生故事。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联合“学习强国”上海学习平台及浦东、黄浦、静安、杨浦、普陀、嘉定、奉贤、崇明等区融媒体中心,推出“我家的老物件”新春策划,面向全社会征集那些已经或即将消失的老物件,并请老物件主人讲述背后的故事。如果你家也有老物件、传家宝,不妨跟大家一起分享背后的故事吧!

你的故事,我们想听!

点击这里参与

栏目主编:董齐兴 文字编辑:刘璐 题图来源:采访者供图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15)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