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活动 > 一起来 > 文章详情
曾经28个平方住7口人!上海这家人,一把蛋饺勺用了40年柄断了也舍不得丢
分享至:
 (109)
 (14)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徐佳晨 2021-02-12 11:19
摘要:“阿姐,今年蛋饺汤有吗?”“想吃总归有!”

■口述:陆佳琦,32岁,护士

整理: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 徐佳晨


上海人吃年夜饭,蛋饺必不可少,长辈说这就是“金元宝”。如今超市里,各种品牌的蛋饺很多,但我还是觉得,只有吃到这一口自家做的蛋饺,才算真正过了年。

小年夜是我们家最忙碌的时候,准备好蛋液、猪油、肉馅,拿出一年没用的蛋饺勺,要在燃气灶前站上将近两个小时,才能做出四五十个蛋饺。

蛋饺做得好不好,除了看家里“大菜师傅”的手艺,蛋饺勺也相当重要。我家这把铝制蛋饺勺的历史,比我的年龄还长,是上世纪70年代从百货商店里买来的,当时售价只有2元。一开始用来盛汤,顺便做做蛋饺,不过随着家里精美的汤勺越来越多,这把勺子就闲置下来,变成一年一度做蛋饺的专用勺。

勺子直径12厘米,柄长22厘米,因为直接接触炉火的关系,表面已经有些发黑。20年前,3岁的表妹玩耍时弄断了勺柄,家里人曾一度想换一把新勺,然而市面上铝制的大勺已比较少见,商店超市里几乎都是不锈钢勺的天下,遍寻不到,只能想办法在断柄处加一个木制的柄套,短了一大截,但勉强能用。 


受访者供图


如今,表妹已长大成为我家第三代蛋饺“掌勺人”,但蛋饺做得最好的还是好婆(奶奶)。88岁的她,记忆力已大不如前,但对过去的事情却记得格外清楚,常常会一遍遍和我重复,在中山公园附近的老房子里,她一边在楼下厨房间里做饭,一边照看着楼上房间里幼小的我,每天上上下下十几次,也不觉得累。

我对老房子的记忆已经相当模糊了,唯独记得过年前做蛋饺的一些片段。当时,不满10岁的我,搬着小板凳围坐在煤球炉边,看着火苗从黑色的煤饼空隙中蹿出来。好婆在烧热的蛋饺勺上涂一层猪油,立马发出滋滋的响声,倒上准备好的蛋液,然后手腕灵巧一转,再放上肉馅合拢,一个蛋饺就做成了。香气四溢,惹人嘴馋,这时,好婆会笑眯眯敲一敲我的额头说:“这没熟,还不能吃。”

其实,也不怪我嘴馋,小时候蛋饺还挺稀罕的,一般只在年夜饭的时候吃,而且是限量的,放在全家福砂锅里,每人两个。年夜饭的菜也不像现在这么多,一般来说,黄鱼、八宝鸭、白斩鸡、笋干烧肉……冷盆、热菜加汤一共8道。准备起来却很费功夫,凌晨4点先去菜场排队买鱼,下了班赶紧支起炉子,这样紧赶慢赶,到菜上桌也要晚上八九点了。不过,却没人喊饿,瓜子、花生牛轧糖早已吃了一肚子。

最热闹的时候,28平方米的老公房里,住了足足7口人,小时候也不觉得有多拥挤,只觉得热闹。如今这种热闹,基本也就在年夜饭餐桌上才能体会到了。冷盆热炒堆了满满一桌,负责掌勺的嬢嬢也在网上学了不少新菜式,唯一不变的就是那一锅包含着蛋饺的全家福砂锅。

酒过三巡,老爸总会朝厨房喊一句:“阿姐,今年蛋饺汤有吗?”“想吃总归有!”我想,这就是过年的滋味吧……

粮票、拷机……一样样老物件,见证了国家和城市发展,也记录了普通人的人生故事。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联合“学习强国”上海学习平台及浦东、黄浦、静安、杨浦、普陀、嘉定、奉贤、崇明等区融媒体中心,推出“我家的老物件”新春策划,面向全社会征集那些已经或即将消失的老物件,并请老物件主人讲述背后的故事。如果你家也有老物件、传家宝,不妨跟大家一起分享背后的故事吧!

你的故事,我们想听!

点击这里参与

栏目主编:董齐兴 文字编辑:刘璐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14)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