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十二公民 > 文章详情
车轮上的春晚
分享至:
 (9)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邬林桦 吴頔 2021-02-10 08:51
摘要:一场专属于外卖骑手的春晚。

倒计时最后一天,沈飞筹划的“蓝骑士春晚”就要上线了,他的心里既期待又忐忑。

这是一场专属于外卖骑手的春晚,50岁的骑手沈飞是这场活动的发起人。“让不回家的骑手兄弟姐妹们开开心心过个年,大家可以把视频发给老家的亲朋好友,告诉他们一切安好。”

半个月内,从零开始筹备,这场特殊的春晚可谓一波三折。最初,沈飞想组织配送站点的同事举行一次线下联欢会,不料,因为疫情防控要求演出无法在线下进行。同事建议“不如改成线上举办的形式”,给了沈飞新的灵感。

开过影楼、做过摄影师也玩过自媒体,沈飞包揽了线上晚会的策划、摄影和后期制作等工作。线上播出的形式,也打破了地域的限制。于是,沈飞向全国的外卖骑士广发英雄帖,甚至在自己的配餐箱上张贴了“蓝骑士春晚,非你不可”的招募广告。

让他没想到的是,“召集令”发出后,成都、广州等多个城市的外卖骑手热情响应。“现在我们有歌舞表演、脱口秀,还有小品,外卖骑手真是卧虎藏龙。”有这些“才华横溢的同行”,沈飞感到很骄傲。

表演者都是外卖骑手,他们大部分时间都与电动自行车为伴,饭点送餐,空余时间排练,本就忙碌的生活变得更加紧凑,但大家累并快乐着,“漂泊在外,春节也能感到‘家’的温暖。”

对于沈飞来说,他又完成了一个梦想,“不管眼下的生活多么艰辛,人都要有梦想,想到了就去做吧。”


外卖骑手办春晚


就在正式录制前,这场“春晚”还险些因为场地原因“流产”。

原本计划表演的天台,就在演出当天,被保安上了锁。“这是要让拍摄无处可去的节奏啊……”沈飞只能满脸堆笑地解释,用天台只是唱唱歌,“不会影响别人,不会损坏东西”。可保安与物业依然不同意。

几番周折,沈飞终于找到了自己所住小区的一个平台,参与演出的骑手收到地址后也纷纷赶来。6位骑手与平台方的工作人员们搬来气球、彩带、灯笼等装饰物,对平台进行了简单的布置。

“去年2月6日来到上海,整整一年没回家了。”其他几位骑手们忙前忙后,只有41岁的周志超一直在埋头给气球打气,头也没怎么抬过。春节近在眼前,老家河南许昌的他,尽管身处热闹的彩排现场,心里却是百感交集,“来上海4年了,一直跑外卖,一年就难得回家一次,好不容易等到过年能和家人团聚,今年却回不去了,挺对不起他们的。”

尽管平台对骑手的要求是每天工作满8小时即可,上班的时间可以自己把握,周志超却和不少骑手们一样,每天要跑10—12个小时。毕竟,多跑一单,就多几元钱的收入。从这个角度考虑,来参加彩排和演出,的确是一笔损失。

“确实,很多人看来,演节目是浪费时间,有时间肯定都去跑单子了。”送完中午的单,周志超还是早早骑着电瓶车赶到了彩排地点,“要是大家都这么想,这节目就办不成了。在外打拼都不容易,过年嘛,还是要热热闹闹的。”

两台手机,一个三脚架,外加一支话筒,录制春晚的设备就备齐了。

整个表演团队加起来已经有十几人,大家都在为这台特殊的春晚努力着。记者在一份彩排节目单里看到目前的节目安排,既有《光辉岁月》《爱拼才会赢》这样的励志金曲,也有《相亲相爱的一家人》等温暖人心的合唱。但更多谜底,或许还要留在“春晚”播出以后才能揭晓。


“不切实际”的梦


办一场外卖骑手自己的春晚,想法有些疯狂,至少在沈飞看来,“这是一个不切实际的主意”。

“今年很多骑手都留在上海过年,大家忙碌了一年,应该找个机会放松下心情。”沈飞深有体会,一些人对外卖骑手这个群体有偏见,骑手们平时工作压力又大,需要适应的“心理按摩”。“虽然这个行业的流量性很大,但同样需要企业文化,让骑手们有归属感。”抱着这样的目的,沈飞开始筹备一场新春联欢会。

企业文化原本不是一个普通骑手需要考虑的事,沈飞之所以有这样的想法,与他的经历密不可分。来上海之前,沈飞的人生有过高光时刻。早在2005年,沈飞在河南老家经营婚纱影楼,生意最好的时候有三家分店。“那时我就很注重企业文化,每年都会组织员工搞年会,大家都很开心。”说起那段经历,沈飞满脸自豪。转折发生在2016年,婚纱摄影行业的竞争愈发激烈,他错失转型时机,生意一落千丈,欠下百万外债。从巅峰跌至谷底,他一度迷失生活的方向,甚至萌生过一了百了的想法。

2018年,沈飞来到上海。老乡介绍他去开滴滴,他担心路不熟,不好干。之后,他在网上找了搬运工的工作,交了几百元中介费。到了地儿才发现,那是一家货运公司,他的工作是搬运上百斤的大箱子,被数次拖欠工资后,他才发觉被骗了。茫然之中,他跟人一道挤进了外卖行业,因为这里“活多钱多”。外卖骑手这份工作让沈飞有了盼头——多干一天,就能多赚一份钱,让他把外债一点点清掉,还能赚些养老钱。

经历过人生的跌宕,如今的生活也谈不上风光,但沈飞还有自己的坚持。他喜欢看书,确切地说是“听书”,在送餐的路上,戴着耳机,听电台播音员读小说、解析世界名著。他也喜欢去到上海的名人故居、文艺书店,度过难得的闲暇时光,最津津乐道的是,他在自己的公众号和头条号上发表的所见所想——沧桑的外表下藏着一颗文艺的心。

远方的家和温暖


这是沈飞留在上海度过的两个春节。去年,他留下是想多赚点钱,“因为过年期间,平台有额外的补贴”。今年,他响应就地过年的号召,也为专心操办这台专属于外卖骑手的网络春晚。

这场特殊的网络春晚,已经吸引了部分媒体和公众的关注,沈飞的压力更大了。作为曾经的摄影师和影楼老板,他在乎观众的评价,“不能让别人觉得我们不专业”。至于借此想不想一举成名,变成网红,他不置可否。

这台网络晚会,沈飞也会演唱几首歌,有独唱的也有跟别人合唱的。这次春晚,帮他圆了年轻时的那个音乐梦,也是给外卖生涯留一个纪念。对他来说,跟很多骑手一样,外卖配送这份工作只是人生的一个驿站,不是终点。

录制前,邱莉平特意对着镜子化了妆,她是演出中唯一的一名女骑手,“节目要给家里人看的,要美一点。”

作为一名单亲妈妈,为了挣钱支持女儿上大学,她去年10月瞒着家人只身来到上海送起了外卖。“本来打算就在福建做骑手的,听说上海单子更多、收入更高,我就来了。”

短短的三个月,送外卖的艰辛远超她的想象。上海变化无常的天气,对外卖骑手们而言可算是喜忧参半,下雨天点外卖的人多了,送餐的路途却也更加崎岖,“一会热一会冷、一会晴一会雨……在家的时候冬天从没穿过那么多衣服,在上海要穿五六件才行。”

尽管是女骑手,邱莉平却比许多男同事还吃苦耐劳,“这么大年纪了,能拼的时间也不多了,想再拼5年,看看能不能有一个更好的结果。”

响应就地过年的号召,这个春节,邱莉平无法回乡与女儿、父母和90岁高龄的奶奶团圆了,这是她第一次远离家人在异乡过年,也是女儿的第一个没有母亲的春节。“我问她,过年有什么想要的礼物,她说不用了,人回来就是最大的礼物。”话虽如此,等春节过完,邱莉平还是打算回家一趟,用过年的工资给女儿买新手机和笔记本电脑。“希望女儿在学习方面、与同学交流方面,都不会比别人差。也祝愿奶奶和父母身体健康,天冷注意保暖。”

沈飞注意到,把送外卖当成长期工作的人少,大部分人都奔着这个活儿灵活,干几个月拿到钱就走。“每一个随着车轮前进的外卖骑手都有自己梦想和希望。”

晚会录制工作基本完成,沈飞送给自己和外卖骑士们的新春礼物就将粉墨登场。“大家一起为生活拼搏,就算短暂的相遇,也是一个家。”沈飞笑了,很多背井离乡、抱团取暖的人们,不知不觉把上海、把他们的外卖站点当成了家。“不管评价怎么样,一家人开开心心过个春节,这个梦想已经实现了。”

栏目主编:王海燕 文字编辑:吴頔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