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海上记忆 > 文章详情
【海上记忆】昭通路,你不知道的百年往事
分享至:
 (18)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沈轶伦 2021-01-29 10:01
摘要:身处南京东路及汉口路、福州路等名街大路的包围中,短短的昭通路似乎寂寂无闻。但历史上,这条路独树一帜。

为防疫需要,仅仅几天,黄浦区昭通路居民区(福州路以南区域)的居民基本完成闭环转移,也让“昭通路”三个字瞬间成为全市热搜。

这条路辟筑于20世纪初,初名交通路,1947年按云南省昭通之名改为今名。1973年拓宽道路时,从弹硌路面改为沥青路面。(《黄浦区地名志》)

虽然经过拓宽,但这条路的宽度至今不过八九米,东起河南中路,西至山东中路,全长也不过150米。由于身处赫赫有名的中华商业第一街南京东路及汉口路、河南中路、福州路等名街大路的包围中,短短的昭通路似乎寂寂无闻。但历史上,这条路不仅曾见证中西文化的交融,也因同时贩卖两种截然不同的商品而独树一帜,其街面房子曾经千金难求。

昭通路,是20世纪30年代淘书人购买旧书报和文具用品的不二选择,也是1980年本市第一个专业性生产资料市场——上海化工商品市场所在地。

1947年《上海市行号路图录》上,昭通路还是旧名:交通路


回到83年前的1938年。也是为了防疫,沪上媒体刊登了一则卖药的小广告:

“法租界八仙桥恒茂里健生制药社主人,因鉴于今年兵灾之后,必有疫疠,故不惜重金,寻觅得徽地灵验秘方,以科学方法,制成防疫圣药健生片一种,效力伟大,具防疫防菌之特性……并设分销处于五马路麦家圈荣吉里云。”

文中提到的“荣吉里”,根据黄浦区地方志资料显示,是建造于1920年的11幢砖木二层的旧式里弄,对外的门牌号为广东路322弄,即今天昭通小区东南门。“五马路”所指的是“大马路”南京东路向南数过来的第五条马路广东路(二、三、四马路分别指九江路、汉口路和福州路)。而“麦家圈”则得名于英国传教士麦都思。麦都思为福州路、山东路区域带来近代上海最早的出版机构墨海书馆,以此为圆心,周边渐渐形成印刷、出版、报刊林立的街市。几乎同时出现在这一地区的,还有英国人威廉·洛克哈脱于1846年7月主持落成的新医院。它最初的名字叫山东路医院,即如今的仁济医院(西院)。

历史上,河南中路以西、福建中路以东的福州路、山东中路、河南中路、山西南路和昭通路一带,都深受出版印刷之风影响。19世纪中期,该区域先后开设文瑞楼、著易堂、扫叶山房及胡开文、荣宝斋、大吉楼笺扇、西泠印社等。据资料显示,“八一三”前这一带有“报纸数十家,杂志数百种,新旧书肆300余家”。山东中路从南京东路到福州路段,早年名为望平街,因周边有《字林西报》《申报》《新闻报》等数十家报馆而成为报贩云集的报馆街。

西方印刷术和现代报刊的出现打开了知识传播视野,西医的治疗方式又为市民的生活带来新风。短短的昭通路,见证的是1843年后上海海纳百川、积极拥抱新事物的开明。

窄窄的昭通路,看起来平平无奇,却也有这么多故事。蔡维帅 摄


1947年出版的《上海市行号路图录》上可见,福州路以南、昭通路以北、山东路以东、河南路以西的这一个小小的街区里,就有中华书局、商务印书馆、文明书局、启新书局、学生书局、作者书社、博文书店、镜明印务局等十余家大大小小的书店、印刷馆。昔日胜景可见一斑。而同一区域的昭通路以南至广东路的街区里,各类书店、书馆更是不胜枚举。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当时这一地区并非清一色的商铺。街区内部往往是商住混杂。以昭通路为例,短短一条街的南北两个街区内,沿街有新闻报馆、药房、客栈、化工工业店铺、照相馆、文具店,内部的住宅区和小型出版机构乃至饭铺、浴室更是犬牙交错地共存。方寸之间,将上海五方杂处、百业汇聚、万象杂陈的都市风情体现无遗。

如上文提到的荣吉里内,除了住宅区,还有不少小型出版机构。2006年适逢鲁迅先生逝世70周年,一位藏书者著文提到他藏有一本《鲁迅论文选集》,32开本,后扉页印“龙虎书店总发行”。这家“龙虎书店”就位于荣吉里内。荣吉里内有东西、南北两条弄堂,呈丁字形。在《五马路:从外滩到跑马厅》一书中提到,“像瞿秋白的《高尔基创作选集》、楼适夷翻译的法国艾克脱·马洛的《海上儿女》等,都出自荣吉里……荣吉里322弄弄口边的324号,过去是专制印泥的璧寿轩。璧寿轩主人叫徐寒光,善治印、作画,精通印章买卖与收藏,更是制印泥的高手,据说其所制印泥之价胜过黄金。”

文人出没的场所,一手承接阳春白雪的雅致,一边也接地气地容下一间浴室。“最著名的117号双凤园浴室是在322弄底东西向的荣吉里。公共浴室在上海始兴于晚清,双凤园浴室虽然不是第一家,但也是少有的在19世纪就开办的先驱……主管者曾不惜巨资,从国外引进一流的洗浴设备,浴客可方便自如地按需调节水温,在当时独树一帜。”(《五马路:从外滩到跑马厅》,张晓栋著)

根据1931年7月31日的上海市同业公会情况表显示,拍卖业的同业公会也设在荣吉里112号。难以想象,只有11幢砖木二层建筑的荣吉里内,走进去竟然有如此多的故事。

昭通路居民区 蔡维帅 摄


1950年的《新民报》,一位作者在写到当时上海的淘买旧书胜地时,就以昭通路为例:“从山东路起到河南路止,整条的街路的两旁,一摊接一摊,都是书摊,简直是连线不绝,成了一条无名有实的书摊街。”当时就有媒体追溯,“在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上海是仅次于北京的古旧书集散地。大大小小的旧书店、旧书摊散布在上海市的大街小巷,尤以汉口路、福州路以及昭通路一带为代表。很多古旧书店的从业人员中的佼佼者,在长年累月的觅书、购书、售书过程中,甚至成了精通古籍目录学、版本学的专家。”

有趣的是,就是这么一条才150米长的马路,不仅是书摊街,也曾经在时光的交替里,同时是化工原料一条街。在说到书的时候,福州路是主干路,昭通路是周边支线。说到化工原料交易时,却是以昭通路为中心,附近山东路、广东路、福州路、芜湖路和金隆街一带是化工原料店铺集中地段。

其历史可以上溯到1919年8月,浙江镇海前清秀才林涤庵有志于民族工业振兴,开办大丰工业原料公司,公司设在西藏路咸德里。1920年设厂于闸北民主路,设营业部于昭通路。这是上海第一家亦工亦商的化工原料股份有限公司。此后,以大丰为圆心,在昭通路一带开出6家化工原料商店,经营各具特色:或经营西药原料,或经营硫酸、盐酸、硝酸,或经营凡士林、白油等化妆品原料。1937年八一三事变后,与军事供给关系密切的烧碱、纯碱、小苏打等价格狂涨。这时期,在昭通路及其附近一带新开张的化工原料商店(行)有十多家,导致这条马路店面房屋身价百倍。大业店老板花260两黄金、金星店老板花100多两黄金才租借到店面。

在1945年8月到1947年间,昭通路及其附近一带又新开设了洪利、新生、民生、统原、同康等十多家化工原料商店(行),经营范围日益扩大,有化工原料、矿产化工、橡胶、酒精、电镀原料等。至1948年下半年,受到内战影响,昭通路化工原料商业一条街生意也日趋冷落,一蹶不振。

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当时资金较少的“好运道原料行”采取“以小取胜”的经营策略,曾一度吸引了大批顾客。“好运道”是一家只有半开间门面专做小生意的化工原料行,老板卢继影16岁时曾在大丰公司当学徒,后因对戏剧颇有研究,曾主编坤伶百美图,又在昭通路40号开办“好运道书局”,出版明星剧照和京剧戏考。(《昭通路化工原料商业一条街的形成和兴衰》,姚鹤年著)书店业和化工原料业,就这样神奇地在同一个街区、同一个人身上发生了交集。

或许因为这段前因,到了1980年,这里又成为上海当时第一个专业性的生产资料市场——上海化工商品市场所在地。

根据当时新闻可知:上海化工商品市场成立后,面向全国开展各项综合服务工作,接受全国各地生产企业和用料单位超产、自销、补缺、积压的各种化工原料、油漆染料、香精香料、橡胶塑料的代销、代购、展销、调剂、函购、寄售、加工等业务。而这一市场的成立,又紧紧扣住了改革开放后上海的经济腾飞。

今天的昭通路,因为疫情而被按下暂停键。但在时光深处,150米的浓缩中,它见证并蕴藏着塑造上海的活力要素。

栏目主编:沈轶伦 文字编辑:沈轶伦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