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舆情 > 文章详情
波折120小时:加州法院叫停美国政府微信禁令始末
分享至:
 (0)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澎湃新闻 2020-09-21 18:12
摘要:尽管微信保卫战还没有结束,对于美国华人来说这一役却有着重大意义。

当地时间9月20日午夜前,美国数百万微信用户的心终于放了下来。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他们的微信仍将可以正常使用。

当天上午,美国旧金山联邦法院发布了一道阻止特朗普政府在美国“全面封杀”微信的初始禁止令(Preliminary Injunction)。

法官判决认为,8月6日的总统令及9月18日公布的商务部实施细则均将实际造成美国全面禁封微信的效果,有违反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之嫌。而美国司法部提供的微信对国家安全构成的所谓威胁的证据明显不足,此外商务部实施细则从颁布到生效只有两天时间,将给美国用户造成迫在眉睫和无可挽回的伤害。

这道初始禁止令意味着,美国微信用户将可以暂时继续使用微信;应用商店也可以继续发布微信App下载及更新服务,其它电信运营商也可以继续提供对微信的支持服务;与微信进行的支付转账服务和商业交易也可以继续。

自特朗普政府8月6日发布针对微信的禁令一个月以来,微信在美国的命运被外界所关注。9月16日到9月20日,在这刚刚过去的五天(120小时)里,微信更是经历了“一波三折”的坎坷,直到总统行政令生效前的最后一刻才“绝处逢生”。

当地时间9月20日晚,澎湃新闻独家专访了代表美国微信用户全程参与了这场与美国政府诉讼的律师团律师,披露了在判决背后美国微信用户和美国政府间这场“大战”始末。

“大战”之前

8月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行政令,称华人普遍使用的网络社交工具微信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将在45天后禁止任何美国个人或实体与微信及其中国母公司进行任何交易。

8月8日,来自纽约、新泽西、加州和华盛顿等地的5名美国华人律师联合发起成立旨在推翻该总统令的非营利组织 —— 美国微信用户联合会(以下简称微联会),代表美国境内的微信用户在联邦法院发起诉讼。美国微信用户发起维权倡议书

美国微信用户发起维权倡议书

根据微联会官网介绍,该组织自称是一家位于美国新泽西州的非营利机构,“不代表任何政党和任何政府”,更“不代表腾讯控股公司”,代表的是“只是美国境内一众喜欢没完没了刷朋友圈、等着盼着抢红包、热火朝天打表情包大战的最最普通的微信用户们。”而“这一组织的行动完全是基于美国法律的诉求”。

在微联会官网主页发布的一份《关于发起维护美国微信用户权益行动的捐款倡议书》中指出:“特朗普的这份总统令因为一些很难说是故意还是疏忽造成的用词上的模糊,导致其打击面过于广泛。这种打击等于是在美国全面封禁微信。而微信是几百万美国华人使用最多的通讯工具,另外还有无数的华人和生意是靠微信来发展和联系客户,所以说这一总统令对于在美的广大华人以及其他非华人用户的影响是巨大的。”

德恒律师事务所硅谷办公室的首席合伙人、律师朱可亮是微联会5名初始发起律师之一,也是之后参与诉讼的律师团成员之一。他此前在美国执业十九年,拥有加州、俄勒冈州、加州联邦地区法院、美国联邦第九巡回法院等多地的律师执照。

朱可亮9月20日深夜接受了澎湃新闻独家专访,介绍了诉讼的前后过程。

8月28日,美微联会诉讼律师团向法院递交了一份由48页法理分析以及十几份书面证词组成的禁止令申请动议。

据朱可亮介绍,美国法院的体系下共有两种禁止令,一种是临时禁止令,另一种是初始禁止令。前者有效期只有14天,而后者有效期则更长,可以一直延迟到案件最后走完所有诉讼的程序。然而后者申请要求也更高。律师团最初就申请了初始禁止令。法官最后判定的也是初始禁止令。

作为被告,美国司法部的代表在9月8日递交了他们的回复——包括一份50多页的书面回复,同时附带了1200多页的书面证据。

9月11日,律师团针对司法部递交的回复和书面证据,又递交了一份针对对方回复的最后回复。

法院定于9月17日举办第一次听证会。

“当时我们向法院提出的要求是因为总统令20日就要生效了,我们必须要抓紧,法官特意安排了提前的时间。如果按照正常法院的时间,我们根本没有办法在几周内就提交文件获得听证会安排,一般正常在美国联邦法院平均需要3~4个月的时间才能做完,而我们在一个月做完了。我们原来申请的是在17日举行听证会,这样法官有机会在20日之前发布判决。”朱可亮说。

朱可亮透露了两个重要细节,在材料递交后,第一次听证会开始前。律师团已经在私下和司法部接触,寻求达成和解。

“8月24日我们就试图通过用私下和解的方式来解决我们的诉求。25日,司法部的律师跟我们开了一次很长的电话会议,进行了详细讨论,但是双方没有达成和解协议。”他说。

而在9月17日听证会前一天,美国司法部突然给律师团发了一封信,称愿意继续讨论和解的事情,并愿意做出承诺。

“他们信中的承诺写的第一句话看上去很好,说将不会追究美国普通微信用户用于私人或者是商业目的使用。”朱可亮说,“但是越往后看就越不对。后面实际上还有一大段文字(内容)。”

当时律师团正在紧张准备第二天的听证会,对于司法部的突然来信,律师团召开了紧急会议商讨对策。

“我们的一致意见是这个和解回复没有达到我们的要求,所以拒绝了。我们回复说明天听证会继续打官司。”朱可亮说。

然而意想不到的是,司法部随后将当时处于保密状态中的这封信交给了法院,并主动公开给美国媒体,被《纽约时报》等主流媒体广泛报道。

“现在回过头来看,司法部这个做法一个目的是为了迷惑我们,一个是为了打乱我们阵脚,转移我们的视线,另外它还有更重要的一个目的,影响第二天听证会的主要论点,事实上第二天听证会的争论焦点也确实改变了。”朱可亮说。

三天三次听证会

17日,关于微信禁令的第一次听证会通过网络直播公开进行。

据旁听了听证会的物理学博士、美国加州律师岳东晓介绍,在听证会上司法部一方的律师辩解称,美国政府已经保证不会针对微信普通用户,而且特朗普的总统行政令对封杀的范围完全没有规定,现在没有任何可以确定的伤害。

法官听取了双方的陈述之后,表示随后会做出书面裁决,还会把美国政府的保证写进法庭裁决里。多名旁听了听证会的听众告诉澎湃新闻,当时他们认为微信在禁令生效后仍可以继续使用下去。

朱可亮表示,法官当时已表现出倾向于原告律师团的态度,并且法官提出了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总统令措辞的模糊不清。

“这一条其实是我们当时在诉状和动议里面提的很重要的一条。因为根据美国法律,在发布这样的总统行政令、涉及到很严重的民事和刑事责任的时候,你必须很清楚地告诉百姓什么是被禁止的,什么是不被禁止的,这样大家好去遵循这些规则。”朱可亮说。

听证会结束以后,法官没有明确表示会什么时候宣布判决,当天直到半夜法官也没有做出判决。

第二天(18日)周五一大早,美国西岸时间早上6点,商务部发布了微信禁令的实施细则。

岳东晓18日晚对澎湃新闻解释称,虽然在具体实施上可能还需要一个过程,但是如果按照禁令细则完全实施,微信无疑将在美国被“全面断网”。

“美国商务部禁令细则的内容全面覆盖了:不准在美国设置微信服务器;不准在美国提供微信数据;不准给微信提供数据传输(包括通过代理进行传输);不准使用微信的功能,或者开发兼容代码,这等于全面封杀了微信的使用和功能。”岳东晓说。

“我一大早就被很多电话和短信吵醒了,手机一直在嗡嗡作响,很多人在告诉我这个紧急情况。”朱可亮回忆。

细则出来以后,彻底改变了此前诉讼的重点。律师团所有的成员都来不及洗漱,马上召开视频会议商讨决策。从当天上午六点到晚上九点,所有成员一分钟也没有休息。

“在前一天的听证会上,法官指出的最重要问题是总统令含糊不清。周五实施细则一出来,这个问题就解决了。当然这是美国司法部狡猾的地方,但是在诉讼中这些招数也是很正常的。”朱可亮说。

18日上午,司法部的律师将商务部的“实施细则”递交给法院。原告这边,律师团八点就已经开始起草针对商务部细则的回复,在上午10:45递交给法院,提出了他们的观点,即为什么商务部的细则并不能改变整个案件的走向。

上午11:45,法官召开了一次临时安排的紧急听证会,在听证会上法官明确表示商务部公布的细则改变了很多事情,总统行政命令与其实施波及的范围已经非常清楚,她需要听听双方的意见。

经过商议,法官要求原告律师团修改诉状与动议,增加商务部细则出台后的内容回应。之后司法部也可以进行回应。19日(星期六)下午1点30分再就动议进行的第三次听证。

“当时我们就在会上商讨了一个时间,我们要尽量给法官更多的时间去思考这个问题,同时还要保证他在20日之前能够做出判决,所以我们只有全力以赴去做这个事情。”朱可亮说。

原告律师团在18日下午3:30递交了修改的动议,在下午6点递交了修改的诉状。半小时后,司法部递交了针对修改动议的回复。当晚8点,律师团又递交了针对司法部回复的一个回复。

19日下午,加州法院罕见地在周六再举行了连续的第三场听证会。

朱可亮透露,当天正逢犹太新年,原告律师团最主要的出庭律师比恩大律师是犹太人,他也放弃了休息继续出庭。“不是重大的案件,不是这么紧急的情况,双方律师和法官都不会同意这样的安排。”他强调。

法官在听证会上问的第一个问题,就让朱可亮“心中的石头落了地”。

法官问的第一个问题针对司法部,关于微信禁令确切的生效时间是在周六的午夜12点,还是周日午夜12点。

“就是说法官实际已经同意我们禁止令的申请,她想把这个时间写得精确,她也要确认自己到底还有多少时间来准备这个判决,如果是当天生效,她大概也只有五六个小时的时间准备。”朱可亮说。

最后,尽管法官在听证会上两次表示将在当天(19日)发布临时禁止令,但是事实上最后还是选择了第二天(20日)周日上午发布。朱可亮认为法官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将判决写得更加稳妥。据路透社报道,最后公布的判决书有22页之多 。旧金山联邦法院发布的初始禁止令

旧金山联邦法院发布的初始禁止令

法官在判决书中写道,禁止使用微信将侵犯数百万主要依靠微信的华裔美国人的宪法第一修正案所赋予的权利,他们主要依靠微信与在美国境内以及与中国的亲戚和朋友交流。而美国司法部提供的微信对国家安全构成所谓威胁的证据又明显不足,几乎没有证据可以表明禁止所有美国用户使用微信可以解决这些担忧。法官还指出,微信完全禁令有明显的替代方案,例如政府机构禁用微信。

“对战”仍未结束

目前,微信在美国暂时可以继续“存活”下去,但是这场“战斗”仍没有结束。

朱可亮表示,败诉方上诉的可能性可以说是99%,预计在未来几天内司法部肯定会向上级法院第九巡回法院申请紧急上诉。双方仍将继续对簿公堂。

“预计司法部会马上(最晚明天,有可能今天)就会提交上诉来申请紧急上诉,律师团昨天(19日)就开始了上诉的应付工作,必须保护这来之不易的胜利果实。”朱可亮说。

尽管微信保卫战还没有结束,对于美国华人来说这一役却有着重大意义。

“据我的了解,这应该是美国华人第一次发动草根组织力量,对抗总统令而且获得了成功。至少我们赢了第一场。”朱可亮说。

参与此次诉讼的原告律师团有多达10位律师,其中仅有3位是华人,其他全是白人律师。对于胜诉,朱可亮表示,除了因为有很强大的律师团队支持。更重要的是获得了美国社会广泛的支持。

律师团提交的书面证词部分包括了来自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旧金山州立大学、悉尼理工大学、Community Attributes Inc等知名机构的专家证人所做的书面证词。

美国法学界最具影响力的人物、宪法研究泰斗,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法学院院长艾文•切米任斯基教授(Professor Erwin Chemerinsky)也为律师团提供了书面证词。

切米任斯基院长曾在南加州大学、杜克大学等多个院校任教,发表过一百多篇法学论文,著有美国各大法学院广泛采用的宪法教材,并作为首席律师在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赢下宪法、民权法等领域的多起重要案件。在书面证词中,切米任斯基院长指出,封杀微信的总统令的真正动机源于针对华人的歧视,而且严重侵犯了美国微信用户的多项宪法权利。

夜色已深,已经多日没有好好休息的朱可亮表示,“至少今晚可以先好好睡一觉了。”

栏目主编:秦红 文字编辑:吴宏浩 题图来源:上观图编 图片编辑:项建英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