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世界观 > 文章详情
两党打响“补位战”,金斯伯格之死将如何重塑美国
分享至:
 (5)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廖勤 2020-09-20 21:02
摘要:分析人士指出,联邦大法官是终身制,保守派一旦占据优势地位,未来数十年都不会动摇。鉴于最高法院举足轻重的地位,这不仅将影响美国未来数十年重要诉讼的判决方向,更将决定未来数十年美国经济社会文化的趋势。

从新冠疫情到种族冲突再到中美争端,美国大选风向一次一次被转向。如今,一名德高望重的女大法官的辞世,可能在余下一个多月时间里重塑大选。

围绕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留下的空缺,共和、民主两党已摆开争夺架势。前者想尽快提名表决新人选,后者则主张留待大选结束后再定。

这场“补位大战”将如何影响大选走势?美国总统特朗普希望在大选前任命新的大法官又能否如愿?

大战打响

当地时间9月18日,87岁的金斯伯格因病逝世。作为联邦最高法院历史上第二位女性大法官,又以维护女性权益的自由派大法官闻名,金斯伯格在美国享有极高声誉。她的去世引发美国社会的强烈震动。

金斯伯格的巨大影响力更是从生前延伸至身后,然而是以一种令人唏嘘的政治化方式。用美国媒体的话说,在距离11月3日大选仅剩6周之际,金斯伯格骤然离世、大法官席位出缺将重塑今年的美国大选,给本已扑朔迷离的大选增添新的“变数”,甚至可能成为今年大选的“十月惊奇”。共和与民主两党的激烈选战将越发变得白热化。

金斯伯格刚离世,两党就打响了“大法官争夺战”。

共和党方面“闪电”表态,将尽快确定接任者。

特朗普前一天还就美国失去一位法律巨擘表示痛惜,转身就在第二天宣布将在下周提名一名女性大法官接替金斯伯格,并希望参议院能在大选投票日之前进行表决。特朗普表示此事“不会拖延”。

参议院多数党(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立马接过特朗普的话头说,参议院将就总统的大法官提名人选举行投票。他还说,已将此事列为优先事项。

民主党对此却竭力反对,坚持要等大选结束后再说。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说,必须等到11月的总统选举结束后才能决定金斯伯格的替代人选。“选民应该选择总统,总统应该选择参议院考虑的大法官。”

参议院少数党(民主党)领袖舒默在社交媒体推特发文,呼吁参议院在选举过后再填补金斯伯格留下的空缺。

民主党还翻出旧账,对共和党前后不一的做法表达愤怒,斥其虚伪。在2016年大选期间,联邦最高法院保守派大法官斯卡利亚去世。当时,麦康奈尔拒绝提名大法官人选,表示美国民众也有话语权,应该在大选之后由新总统来提名。

“政治恩惠”?

一方大有刻不容缓之势,一方非要在大选后再议,两党激烈拉扯的背后是各自发现金斯伯格之死留下的不确定性,它可能会改变大选走向,乃至美国未来的方向。

相比拜登与民主党,对特朗普和共和党而言,在选情不利、民调落后的情况下,这一不确定性更是事关重大。借金斯伯格去世,尽快提名新的大法官补位,或是提振选情的“天赐良机”。

首先,大选关注焦点或被转换。

美国媒体称,金斯伯格的去世可能会重新定义大选的议题焦点。此前,选民的注意力都聚焦于新冠疫情以及疫情导致的经济衰退,种族冲突也一度变成两位候选人交锋的议题,但未来一段时间可能要切换至大法官人选。这是特朗普和共和党转移民众视线、甩开防疫失误包袱的大好时机。

其次,通过提名第三位保守派大法官人选,特朗普还能在改革司法体系的功劳簿上再添一笔,夯实保守派及右翼选民对自己的支持。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教授韦宗友指出,特朗普上台以来已任命两名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以及近300位基层和地区法官,这已被他吹嘘为执政亮点。在美国因种族歧视事件爆发抗议示威后,特朗普也竭力塑造自己捍卫“法律与秩序”的形象,如果很快再任命第三位联邦大法官,势必成为他的加分项。

第三,为大选可能出现争议结果预先加上保险。

受新冠疫情影响,今年的大选投票将部分采用邮寄方式,这可能导致选举结果出现争议,甚至不排除引发宪法危机。一旦出现争议,最高法院很可能成为决定乾坤的“定音之锤”。这并非没有先例。2000年大选时,结果也充斥争议,最后也是由最高法院定夺。如今,金斯伯格去世意味着最高法院裁决可能出现4比4的尴尬结果,共和党以此为由想塞进“自己人”。

更重要的是,如果完成这一任命将深刻改变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派系构成,从而产生一个美国现代史上最保守的最高法院。

金斯伯格在世时,最高法院9名大法官中,保守派与自由派的比例是5比4;金斯伯格去世后,如果能由共和党确定一名保守派人选,那么这一比例将变为6比3。

分析人士指出,联邦大法官是终身制,保守派一旦占据优势地位,未来数十年都不会动摇。韦宗友表示,鉴于最高法院举足轻重的地位,这不仅将影响美国未来数十年重要诉讼的判决方向,更将决定未来数十年美国经济社会文化的趋势。

“即便民主党赢得大选,保守派在最高法院占优的局面也对其极为不利。”中国社科院美国问题专家吕祥说。未来,在民主党推动的堕胎、种族、控枪等争议话题上,将增加司法阻力。

从上述意义来说,对于在疫情旋涡、经济危机和种族歧视三重打击下寻求连任的特朗普而言,“金斯伯格之死可能是一个意想不到的政治恩惠。”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评论道。

底气不足?

特朗普的“政治恩惠”,自然成为民主党的心头之忧。

一些民主党人私下承认,最高法院大法官之争可能会削弱人们对疫情的关注度,而攻击特朗普防疫不力一直是拜登主打的议题。

但是对民主党而言,金斯伯格离世也并非完全负面。路透社称,拜登有时较难激发进步人士和年轻选民对他的热情,但金斯伯格之死可能会改变这一局面。

在18日晚9时金斯伯格去世消息公布后的19个小时内,拜登收获6000多万美元捐款,“这一惊人数字反映了她的去世对左派的影响”。

路透社指出,金斯伯格去世留下的空缺将进一步刺激两党选民和活动人士,在他们眼中,这已不仅仅是一场争夺白宫和参议院控制权的较量,还是一场事关生死存亡的斗争,斗争的结果将决定公民权利、堕胎、移民和数百万美国人医保的未来。

吕祥判断,金斯伯格去世对总统大选会有量的影响,但不会有质的影响。特朗普急着提名新的大法官,固然有提振士气的作用,但是很难扭转其劣势。这种急迫性反而从侧面反映出特朗普和共和党的底气不足,因此,把金斯伯格的去世视为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在吕祥看来,金斯伯格去世引发的两党“补位大战”折射出美国政治的残酷。鉴于金斯伯格的身体状况,特朗普早就拟好金斯伯格继任者的名单;民主党却希望她能在大法官位子上撑到大选结束。

能否如愿

特朗普已迫不及待要在选前补上大法官的空缺,问题是能否打响如意算盘?

按照流程,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由总统提名,经参议院表决通过(半数以上同意即可)后,再由总统任命。

然而要完成整个流程,可能要过两道关。

第一个是“时间关”。

一些共和党助手在接受CNN采访时表示,他们怀疑在11月3日选举日之前是否有足够时间完成任命。因为其间涉及对候选人的背景审查,以及详细制定提名和确认程序,这通常需要两到三个月。

《华盛顿邮报》援引国会研究服务中心的数据显示,自1975年以来,从提名一位大法官到参议院投票通过,所需的平均天数是71天。自金斯伯格之后,最短的提名周期也需要62天。然而,眼下距离大选却不足50天。

第二个是“投票关”。

尽管共和党以53比47的优势控制参议院,但是并不代表可以高枕无忧。

“参议院的权力平衡是如此脆弱,麦康奈尔只能承受失去3张共和党人的选票,以确保特朗普提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人选得到确认。”CNN写道。

对于大选前确认一名新任大法官,共和党内部不乏反对声音。缅因州参议员柯林斯和阿拉斯加州参议员穆尔科斯基就认为,不宜在大选前表决,因为时间太仓促。

韦宗友认为,特朗普要在大选前任命新的大法官有点危险。即使总统能很快提名人选,但在参议院表决前还将经过参议院司法委员会的听证以及全体议员的讨论,民主党可以借故拉长程序以拖延时间。而且,鉴于并非所有共和党参议员都表示同意,不排除投票时反水的可能。

不过,在吕祥看来,共和党若想在大选前强推这一议程并非毫无可能。麦康奈尔很清楚这次选举的严峻性,一旦输掉大选,若能在最高法院再安插一名保守派大法官,至少共和党还能留下一点“家底”。所以,他会抓住这个机会快速推进确认程序。而决胜关键在于两点,一是特朗普推举的人选要被参院共和党人接受,不能再提名类似大法官卡瓦诺那样深陷性骚扰丑闻的争议人选;二是共和党要确保在表决时不能出现太多“叛徒”。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栏目主编:杨立群 文字编辑:杨立群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徐佳敏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