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时评 > 文章详情
高档物业被骂“干啥啥不行”,究竟是物业不行,还是业主不行?
分享至:
 (18)
 (3)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谢飞君 2020-09-17 16:43
摘要:虽然“对物业说不”唤起了很多人的共鸣,但小区的治理关键还在于能在多大程度上引导业主寻求个人诉求与集体利益的“最大公约数”。

最近,万科物业因为一面锦旗火了——宁波中梁首府小区的几位业主,驾车将小区车行出入口堵死,随后将印有“干啥啥不行,收钱第一名”的锦旗递交给小区物业服务中心。最新消息显示,万科物业宁波公司发布公告,拟向涉事街道与小区业主大会申请启动退出中梁首府小区物业服务工作的程序。这被外界解读为因为“差评”撂挑子。

对于自家物业,许多业主都有不少“槽点”。小区业主的美好生活需要日益增长,物业服务跟不上、不平衡,有点矛盾也属正常。但一直以物业服务见长的万科被授予“干啥啥不行”的锦旗,也让我们陷入沉思:物业企业可还有哪家行?

细看报道,部分业主和物业矛盾的焦点,是停车价格。涉事小区交付后,万科物业将小区人防车位每月收费定价为240元,因为业主们曾在装修期享受过免费停车,随着入住率上升后物业开始收费,部分业主决定抗议,个别业主提出的诉求是将车位租赁费价格下降至150元至180元之间。

包括停车费设定在内的小区停车方案改革,一直是小区治理中颇为棘手的一项工作。在现实中,也经常有因价格变化、利益变动引发的小区矛盾。对于分批进入小区的业主而言,进入时间的早晚,决定了享受到的初始服务不尽相同,对于物业服务的认知标准也会不一样。

这个案例中入住早的业主享受过免费车位,比起后来入住即要缴纳240元车位费的业主来说,更容易对车位收费产生抗拒。在上海也有类似的情况,早入住的业主办理了优惠的“包月卡”,后入住的业主不仅收费高,连办卡的资格也没有了。面对日益紧张的车位,“后来者”是否该与优惠资格绝缘?“先到者”能否接受定期抽签的方式与“后来者”重新分配停车资格,都是小区内实打实的难题。

矛盾也不仅限于停车。和小区相关的任何服务想要涨价,都要比其他场域显得困难。放眼身边的住宅小区,物业费基本都是十多年不变。物业公司提出物业费要随着物价、人工的上涨有所上浮,得到的往往是业主方“服务持续退步,没有理由涨价”的结论。因为类似难题无法破解,现在新房的物业费往往会高出二手房一大截,就是因为新小区要做好10年不能涨物业费的心理准备。

按理说,市场经济发展多年,公众应该能够接受市场规律。然而小区的特殊之处在于,任何一个议题都有可能产生得益者和利益受损者的区分。比如垃圾分类,除了个体需要改变习惯,适应定时定点投递的规则之外,投递点的位置必定会对相邻住户产生更大影响,这就可能造成一小部分业主的“反对”。又比如快递柜,它为小区全体业主带来方便,但柜体安置点会增加人流量,也容易引发相邻业主的不满。小区自住业主愿意提高物业费提升服务,但房屋已出租的业主觉得没必要。

可以说,小区内任何一项事务要推进,既要绝大多数业主的认同,也离不开利益受影响的个体的服从,简单的“少数服从多数”未必行得通。如果每个人仅从利己的角度出发,那最后往往是“什么也推动不了”。

在宁波的这个案例中,万科向街道提出了退场,有网友认为万科很“刚”。确实,与万科的“刚”相对,一些物业公司会采用不同的方式,有的甚至迫于无奈对会闹事业主偷偷实行差别对待,为他们开方便之门。但从小区治理的角度,这是更为糟糕方式,小区按“闹”分配,意味着让“老实人”吃亏。

需要指出的是,虽然“对物业说不”唤起了很多人的共鸣,但小区的治理关键还在于能在多大程度上引导业主寻求个人诉求与集体利益的“最大公约数”。回到宁波中梁首府小区,如果车位费的上涨是按照规定流程通过业主大会表决后由物业执行的方案,那作为个体业主,就应该服从。如果双方矛盾难以调和,万科选择撂挑子,倒也不妨目送万科离开,让小区再通过正常流程去选聘其他物业接盘。这是尊重市场的表现,或许也可能成为对该小区甚至全国业主的一次教育。

小区内的事,既怕“物业干啥啥不行”,也怕“这一届业主不行”。既然每一个小区都是独立核算的物业项目,与其业主、物业互相指责,不如让物业服务回归市场选择。业主们终需明白,日益增长的服务需求,标着对等的价码。

栏目主编:朱珉迕 文字编辑:朱珉迕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朱瓅
评论(3)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