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城事 > 教育在线 > 文章详情
这个教师节,“老院长”余秋雨回校,历数着教师的光明与黑夜
分享至:
 (14)
 (2)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徐瑞哲 2020-09-10 18:46
摘要:肝脏被切除三分之一后不到两个月,他就回到课堂,有一天忍着还隐隐作痛的伤口,一口气给学生上了8节课。

“在一般印象中,教师的生活虽然辛劳却充满阳光,因为永远有那么多青春的笑脸呼喊你,那么多成功的毕业生感谢你。”曾经作为上海戏剧学院院长,余秋雨教授10日回到母校,为上戏教师节主题活动献上一幅《大美可追》序言的长篇卷轴。在这部新作中,余秋雨描绘的老师画风一变,他的话锋也这么一转:“但是,教师也有黑夜。”

【教师的“家”总是很大,黑夜总是特别漫长】

的确,几乎所有的家长都把培养人才、塑造未来的希望寄托给教师,因此,教师无疑是人世间最光明的职业。余秋雨坦言,曾在海内外很多大学任教,而其中最有趣的正是担任上戏院长。因为,这个学院“天天阳光灿烂”。

余秋雨笔下记录着,“我在台上演讲,台下那么多英俊的男学生和美丽的女学生都满脸表情,又敏捷反应,稍稍一句幽默他们就轰然大笑,微微加重语气他们就热烈鼓掌。”他多次说过:“演讲是台上台下生命能量的交换。”作为一名讲坛上的师者,他认为,上戏给了自己“台下能量”,总是充沛饱满、准确迅捷。至于如何做到演讲高水平,他笑言,“我拥有一个最有效的训练基地。”

“身为上海戏剧学院院长,感到最阳光的事情,是那些毕业生的杰出成就。”“老院长”余秋雨坦言。然而……身为教师,既有光明的一面,也有黑夜的一面。

余秋雨历数着,“多少次长吁短叹、辗转反侧,为了课堂、教材、成绩,那还算是轻的;更伤心的噩梦,是个别学生专业的堕落,品行的沦丧,甚至,是他们身体的危殆,生命的陨灭……”正因为师生互为一家,他打了个比方,“家人遇到麻烦已经使我们寝食难安,而教师的‘家’总是很大,而且逐年增大。”

“因此,教师的黑夜总是特别漫长。”

【抗癌朱老师无法返场,却依然上了宝贵一课】

事实上,此时此刻正有一位上戏老师在黑夜中求索光明。

新学期伊始,戏曲学院京剧表演专业专任教师朱玉峰,因为患癌正在治疗中,无法返回课堂,但他敬业爱生的故事,对于所有上戏教师却是十分宝贵的一课。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了解到,朱玉峰是国家一级演员,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京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也是受到梅葆玖先生赞誉的“花脸”,还是上海市教育系统2019年度“为人、为师、为学”先进典型,并入围首届“最美上戏人”。

在3年前,朱老师查出身患癌症。仅在手术两天之后,身体还很虚弱的他,便打电话询问学生的演出情况;不能亲自到校,就让学生把表演视频发到他的手机上,远程进行指导;浑身没有力气,就请爱人帮他在手机上打字,一一指出学生表演中的问题及解决办法。

肝脏被切除三分之一后不到两个月,他就回到课堂,在讲话还有些气短的情况下,依旧亲自作表演示范,给学生耐心地说戏。有一天,他忍着还隐隐作痛的伤口,一口气给学生上了8节课,只为了把之前耽误的时间抢回来。

当朱玉峰老师做第二次手术时,当手术室门打开的一刹那,外面齐刷刷地站着10个大小伙子。他们都是朱老师的学生,在手术室外守候了6个多小时。不止他们,朱老师在学院从教16年来,一届届的毕业生发自内心地感受着,“跟朱老师学习,学的是演戏,学的更是做人。”

“艺术教育教学的特殊性决定了老师与学生相处的时间、频次与深度远远超过学科教学,因此我们的一言一行对学生的影响可能更大,有时就是一生一世。”学校倡议全体教职员工向朱玉峰老师学习,上戏党委书记谢巍表示,从年初至今,一场艺术人才培养模式的教育教学改革探索拉开帷幕,希望每一个人都能按照朱老师说的“一切为了学生,为了一切学生,为了学生的一切”,以最美遇见、最好呈现与最强决心,践行“至善至美”的上戏精神。

栏目主编:徐瑞哲 文字编辑:徐瑞哲 题图来源:刘佳奇 摄 图片编辑:苏唯
内文图片来源:上海戏剧学院
  相关文章
评论(2)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