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纵深 > 文章详情
专访小提琴家宁峰:把纸上的音符在手中变活
分享至:
 (8)
 (3)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陈俊珺 2020-09-11 18:10
摘要:对艺术的追求就像圆周率一样,可以无限地精确下去。

近日,在上海交响乐团2020-2021音乐季开幕音乐会上,知名小提琴家宁峰与指挥家余隆执棒的上海交响乐团合作,演绎了贝多芬的《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紧接着,他又与钢琴家黄秋宁合作了全套的贝多芬钢琴与小提琴奏鸣曲。

常年活跃于国际舞台的宁峰,对音乐始终怀着一种谦逊与敬畏。在与记者的对话中,他袒露了自己打动观众的“秘诀”。


人物

宁峰说,自己是一个特别普通的人。出生于成都的他,父母都没有学过古典音乐,让他学小提琴,只是为了陶冶情操。

学琴之初,宁峰因左手小指太短,先天条件不好,吃过不少“闭门羹”。“我从小到大都是在挫折中长大的,我感恩那些失败的经历。”

18岁时,宁峰考入四川音乐学院,并在此后赴柏林汉斯·艾斯勒音乐学院和英国皇家音乐学院深造。在毕业独奏音乐会上,他拿到了满分,成为英国皇家音乐学院近两百年历史上第一位在毕业音乐会上拿到满分的学生。

 2006年,25岁的宁峰参加国际小提琴领域的最高赛事———第51届帕格尼尼国际小提琴比赛,并摘得桂冠,他因此获准演奏帕格尼尼生前演奏过的瓜内里名琴。

从此,宁峰跻身国际一流小提琴演奏家之列。他的演奏以丝绸般的质感、饱满的抒情性、高超的演奏技巧和强大的感染力著称,在国际乐坛受到认可。

 如今,宁峰在他的母校柏林汉斯·艾斯勒音乐学院任教。虽然长居德国,但他依然是中国国籍。他说,能在2020这个特殊的年份回到祖国,成为上海交响乐团新音乐季的驻团艺术家,对他来说是永生难忘的经历。



做作曲家与听众的仆人    

上观新闻:您日前在接受采访时说,这次与上海交响乐团排练贝多芬的《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时,听着乐队在身后演奏,觉得自己“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为何会有这种感觉? 

宁峰当音乐打动人心灵的时候,人一般会有两种反应,一是流泪,另一种就是起鸡皮疙瘩。贝多芬的小提琴协奏曲太伟大了,再加上余隆总监排得非常细致,上海交响乐团的演绎很认真。当音乐发展到高潮的时候,我真的是心潮澎湃。

上观新闻:这种感觉是可遇不可求的。

宁峰:有时候我在台下听音乐时也会有这种起鸡皮疙瘩的感觉,但作为演奏者参与音乐创作的时候,我会要求自己尽量冷静。因为我需要在思想上高度集中,控制好手中的乐器。如果完全被音乐打动,就容易走神,可能会在技术上出现失误,作为现场演奏来讲,这是要尽量避免的。但是这次排练包括正式演出时我是真的被音乐打动,被上交音乐家们的状态打动,同时也激发了我想要更好地表达音乐的欲望。

其实,我跟余隆总监还有上海交响乐团曾经合作过很多次,但这次是作为驻团艺术家来演奏,对我来说是一种很大的激励。

上观新闻:为何会选择《我和你》作为这次上交新音乐季开幕音乐会的返场曲目?

宁峰:今年3月,我跟余隆总监讨论返场曲目的时候,就在想能不能演奏一部作品,用非常温柔的方式来团结大家、鼓舞大家。《我和你》是陈其钢老师为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创作的主题歌。那一年,我们也经历了一些灾难,但奥运会的成功举办是非常鼓舞人心的。“我和你,心连心,永远一家人。”我们希望能够用音乐让大家一起努力,克服种种困难,向往美好的明天。

上观新闻:不同的演奏家在舞台上会营造出不同的氛围。继开幕音乐会后,您还演绎了贝多芬的钢琴与小提琴奏鸣曲全集,这对您和观众来说都是一种挑战。您希望自己的音乐会给观众带来怎样的氛围或者感受?

宁峰:10首贝多芬的钢琴与小提琴奏鸣曲我们是分三场音乐会来完成的,对观众来说,就像是阅读一部名人自传一样。我希望通过自己以及我的钢琴合作者———钢琴家黄秋宁老师,在作曲家与观众之间搭起一座桥梁,让大家能够感受到音乐的伟大。 

我对自己有一个定位,就是做音乐的仆人。这包括两方面,一方面,我是作曲家的仆人,我需要通过学习作曲家的语言以及谱面上所有的标注,去体会、理解作曲家想要表达的意图。另一方面,我是观众的仆人,我要把作曲家写在纸上的音符,通过我的双手变活


宁峰与黄秋宁合作贝多芬钢琴与小提琴奏鸣曲全集

他用最简单的音符,创造伟大的旋律

上观新闻:今年是贝多芬250周年诞辰,您心目中的贝多芬是怎样的,他的作品为何到现在依然能够打动人心? 

宁峰:贝多芬用最简单的语言创造出了最伟大的音乐。比如《第九交响曲》第四乐章的“欢乐颂”,主旋律其实总共就5个音,但这简简单单的5个音创造出了最贴近人类心灵、最博爱的旋律。拿他的小提琴协奏曲来讲,旋律的动机就是4个四分音符,简单到不能再简单了,但他就以这4个四分音符为基础,勾画出了一幅伟岸的图景。

如果用建筑来打比方,那巴赫的音乐就像庄严的教堂,而贝多芬的音乐则如同伟岸的大厦。

上观新闻:音乐是作曲家与演奏者内心的写照。演奏家的内心对待音乐是功利浮躁还是平和谦逊,都会体现在音乐中。您的演奏中始终透着一种真诚与谦逊,您是如何保持这种状态的?

宁峰:音乐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的爱好。我一直对音乐保持着一种非常敬畏的心态,我觉得一个人无论从事什么行业,对工作的尊重或者说敬畏是必须的。

音乐是一门艺术,但对艺术的追求就像圆周率一样,可以无限地精确下去。我们没有办法做到终极的完美,但需要不断向完美的方向去努力。我想,保持这样的追求与心境,会让我演奏出来的音乐更纯粹。 

上观新闻:小提琴本身就是一件非常纯美的乐器。

宁峰:是的,每一件乐器都有自己的特点,如果说大提琴的声音带有些忧郁的美,那小提琴就有一种非常纯净的美,而且它的歌唱性特别强。我认为,把这种纯净的美表达出来是最首要的。

当然,演奏是为了乐曲而服务的,作曲家希望表达出什么样的声音效果,我们就需要去寻找、实现那样的声音。当有些作品需要表达悲愤的时候,也要尽力去表现。 

保持兴趣比考级更重要

上观新闻:您近年来在德国任教,作为老师,您觉得国外的音乐教育与我国主要有哪些差异?

宁峰:西洋音乐对于我们来说是一种外来文化,古典音乐与普通人的距离比较远。但在西方国家,交响乐是他们自己的文化,在两三百年前,古典音乐就是当时的流行音乐,所以相对来说,在国外学习乐器并不是一件特别高大上的事,学习的环境比较自然,学生的压力也不会很大。  

 不过,压力是一把双刃剑。压力太小,有些孩子就不会认真地学习;当压力过大,尤其当孩子一心为了比赛或考级而学乐器时,心态就会变得比较功利。

在德国,学琴的孩子也会参加一些比赛,但大多数家长和孩子都没有把这当成一件很严肃的事情,主要还是为了玩而学习,他们对音乐一直保持着浓郁的兴趣。中国孩子们往往练琴很刻苦,基础也打得比较牢,但孩子容易失去对音乐的兴趣,并不觉得演奏音乐是一种享受。所以,要掌握好一个度,既要认真练琴,但也不要把比赛或者考级作为学习音乐的主要目的。

上观新闻:您在疫情期间录制了维瓦尔第的《四季》,一人分饰16名演奏员,而且每个角色的形象都有所不同。这段视频让很多观众看到了一位幽默的提琴家,也让人觉得音乐是一件挺有趣的事。能否谈谈您当时录这段视频的初衷?

宁峰:我认为音乐本质上是为了给听众带来欢乐与享受的,这点跟电影或小说类似,当然有些非常深刻的音乐与电影除了娱乐大众以外,还能给大家带来一些感悟。

我从小到大主攻的是小提琴,但也陆续接触了一些其他乐器,所以就想到把各种弦乐器凑在一起,录制这样一段有趣的视频,在疫情期间给听众带来一丝欢乐。

栏目主编:龚丹韵 文字编辑:陈俊珺 题图来源:上海交响乐团
评论(3)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