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法治 > 文章详情
通缉犯在上海潜藏25年后终落网,捡废品为生,从不用手机也没进过地铁站
分享至:
 (4)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王闲乐 2020-09-10 12:13
摘要:25年间,他很少与周围的人接触交往,几乎从不与人争吵,甚至从没用过手机,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

今年5月6日上午8时许,上海地铁6号线浦电路站外,执勤民警正在例行盘查。这时,一名衣衫褴褛的中年男子引起了民警的注意,只见他低着头、佝偻着身子、眼神躲躲闪闪,匆匆忙忙想从民警身边穿过。出于职业的敏感,民警拦下了他:“请出示一下你的身份证。”

男子支支吾吾拖延时间,就是不肯掏出身份证,也不肯报出身份证号。在民警再三坚持下,男子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身份证递了过去。

“这不是你的身份证,你的真实姓名叫什么?”民警一眼便看出,身份证照片和眼前的男子差距实在太大,根本不可能是同一人。或许是知道再也瞒不下去了,男子反而不慌张了,他向民警承认,这张身份证是他在路边捡来的,觉得可能会有用就一直揣在身上。随后,他报出了自己的真实姓名和身份证号。

民警在查证机上输入男子报出的信息后,显示屏上赫然显示“全国在逃人员”几个红字。原来该男子姓徐,1995年7月因挪用公款,畏罪潜逃、逍遥法外至今,2000年11月1日被上网追逃。民警当场将他控制。

将时间拨回到1993年。彼时的徐某年方三十,是上海某高校的出纳,负责使用校方自有资金购买金融产品。谈不上多有钱,小日子过得也着实不错。但是,徐某并不满足,他总想着能多赚点钱,便把目光瞄向了股市。很快徐某发现,只靠自己的积蓄,即使在股市中也赚不到多少钱。

1994年1月4日,一个令徐某记了二十多年、后悔不已的日子。这天,他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欲望,偷偷将校方购买金融产品到期的30余万元转入其私人证券账户中,试图“借鸡生蛋”。当校方查问资金情况时,徐某便谎称该笔资金仍用于为校方购买金融产品,为掩人耳目,他还将上期金融产品的收益4000元返还校方。

就这样瞒了一年多时间,随着他在股市里亏了血本,30万元全部搭了进去,徐某彻底慌了。校方也发现这笔资金迟迟没有进账,多次询问徐某。1995年7月,感觉再也瞒不下去的徐某选择了畏罪潜逃,这一逃就是25年。

期间,公安民警也曾花大力气搜捕。但徐某当时没有成家,又断绝了与家人、亲戚、朋友的一切联系,就这样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中。警方一直未能获得徐某的有效行踪信息,只能从出入境记录判断,他还在国内。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这25年,徐某其实一直留在上海。

“我是上海人,所以压根没想过离开上海。”徐某说,他潜逃后,就在上海近郊东躲西藏,靠打零工和捡废品为生,偶尔领取一些慈善组织发放的救济物,实在躲不过去时就用捡来的假身份证应付。徐某说,这25年间,他一直在惶恐不安中度过,为了躲避随时可能出现的民警,他很少与周围的人接触交往,几乎从不与人争吵,甚至从没用过手机,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就连地铁站他都不敢踏足,因为里面经常有民警巡逻、检查。

“被查那天,我本来准备在站外寄存点放点东西,然后去周边捡废品。”徐某说,这25年对他来说暗无天日,每一天、每一刻都提心吊胆。所以,那天发现可能再也瞒不下去后,徐某没有挣扎,爽快地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坐在审讯室里,徐某从民警那里得知,自己的父母都已去世,他流泪了:“我没勇气投案,但一直在等着这一天,所有的结果,都是我该承担的。”

即使过了25年,徐某也必须为自己犯下的罪承担责任。近日,经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杨浦法院以挪用公款罪判处徐某有期徒刑3年半。

栏目主编:王海燕 文字编辑:王闲乐 题图来源:上观图编 摄 图片编辑:邵竞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