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朝花时文 > 文章详情
我们是顶普通的小学老师,我们背着孩子这样说……
分享至:
 (10)
 (2)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程果儿 2020-09-10 07:29
摘要:初工作,难免惊骇叹息,忽忽然时光流逝,再看校园之中已无新事。

我们是顶普通的小学老师。接手低年级,得关注如厕、就餐、睡觉等细节。尿湿裤子、找不到教室、上课钻到桌子底下……各种奇葩事件挑战耐心底线。待到中高年级,得与孩子的积习做斗争,立志强扭一批瓜。初工作,难免惊骇叹息,忽忽然时光流逝,再看校园之中已无新事。

若刚巧课务变动不大,我们可以陪伴几十个小屁孩六年时间,直至送入中学。感情沉淀,越久,对一个班越用心,甚至像爹妈一样容不得别人指摘。

小学老师又面临尴尬境地,用心的付出,会因孩子成长而逐渐被遗忘。他们陆续遇见更多有趣的、影响重大的老师,慢慢地,我们被置于角落。所以,手机上一则温暖的信息、邂逅时一声惊喜的问候、一个暖暖的拥抱,都会被我们格外珍惜。


别样礼物送老师 新华社

在办公室里,吐槽是最佳减压办法。这份工作虽有寒暑假续命,但其间确多辛苦。不只要完成教学工作,还有数不清的额外任务。安排学生家长关注公号、健康打卡、观看视频、注册答题……各种截图打包、填不完的表格、做不完的琐事。如果不吐槽,真的会憋成内伤。

大事小事,吧啦吧啦说一阵,大家也就不存在心里了。吐槽领导,要确定办公室门已关紧;每有教育系统黑幕爆出,就一起痛骂犯事同行;再聊聊不上劲的孩子、不理事的家长,然后发现各班都差不多,心态就平衡了。

我们也会说起让自己感动的事儿:孩子们上初中、高中、大学后,还记得小学老师,会微信联系或者来校看望;家长们没有人走茶凉,真的处成朋友,孩子有了进步,会在第一时间告知;一位高中生因车祸昏迷,醒来后,坚持要见小学班主任……这般闲话,让我们坚信,这份职业自有意义。

那天课间,刘姐坐到我对面,扯起话头:“我昨天上超市,被人从后面一把抱住,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陈昕,她正跟着洪老师一起逛呢——她初中的班主任。她抱着我就叫,太巧了太巧了。”

我抬起眼睛说:“这丫头我认得,以前带朗诵兴趣小组,她参加的。长得俊,还很阳光,普通话又好。”

刘姐接过话头说:“是的,丫头性格好,成绩也好,就是命不好。二年级的时候,爸爸出车祸走了,人家赔了好大一笔钱。她妈都存着,说长大了留给两个孩子用,自己去外地打工了。小昕天天上着课就哭起来,原来成绩很好,后来慢慢往下掉。那时候她不在我们班,后来转到我们班。

她妈妈在外面,除了给生活费和学费,基本不过问孩子。小昕问过我,是不是妈妈不爱她。我告诉小昕,妈妈经常给我打电话,问她生活学习的情况,妈妈虽然不在她身边,但一直在关心她呢。我就编呗,说她妈问了什么问题、又交代她哪些话,这样,小昕的状态就好多了。小昕的爷爷奶奶从镇上搬过来,租房子带姐弟俩,她弟弟比她低一级。没过多久,爷爷中风瘫痪,奶奶光是忙他一个人都受不了。后来老两口回镇上去了。小昕从三年级开始,就一个人带着弟弟过。

到了周末,也有亲戚轮流去给他们做卫生,买够一周吃的菜放到冰箱里,还烧些现成的,热热就能吃。但是哪个能把姐弟俩带回家呢?家家都要过自己的日子呀。有一次,小昕穿衣服皱巴巴的。我下课的时候就把她拉过来,说,家里就你和弟弟两个人,衣服也不多,就不要收下来叠了,挂在衣架上,也不会皱。小昕听着,就哭了起来。我也忍不住掉眼泪。还有一天放学,小昕找到我说,能不能今天不排队走。我问为什么。她说,今天得去买菜,冰箱里菜吃完了。上次跟队出去迟了,菜场里就没有什么菜了。我听了,心疼得呀——这才多大点儿的孩子。”

刘姐声音哽咽,我也泛起泪花。

刘姐继续说:“小昕学习用功,作业做得也认真。晚上还要带弟弟写作业,弟弟调皮,爱看电视,她就把弟弟带到车库里看着写完,自己再写。所以小昕每天睡得都挺晚。我跟她爷爷奶奶沟通,说不要总讲她妈妈的坏话,这样会影响孩子的心理。还经常和她妈妈通电话,告诉她小昕的近况,让她有空就打电话。她妈平时一个电话也不打给我,都是我打过去的,不打不行呀,要防止我之前说的话到她妈这里对不上,穿帮不完了吗?”

我问:“小昕妈妈在外面结婚了吗?生孩子没有?这两个孩子她也能舍得下。”

“人跟人不一样,她心硬。钱确实是供着孩子用,学费生活费都不少,可是姐弟两个最需要母爱的时候,她一直不在身边呀。小昕相对别的孩子来说还是太敏感了。有一次写作文,题目是《我的妈妈》,我把要求布置好,一下想起了她,她正在座位上抹眼泪呢。我就说,虽然是要求写妈妈的,也可以写其他亲人。她能写什么,一年也见不了她妈几天。想想这个丫头能长得这么阳光,真是不容易。”

我回想起小昕明亮的笑容,如果不是听刘姐说起,无论如何,也不能想象她有这样的身世。

刘姐继续说:“有一年暑假,徐主任让我把两个孩子带回家补课。我说小昕的成绩哪还要补课?徐主任说,就是看着他们写暑假作业,不然两个孩子天天在家大眼瞪小眼实在没意思,小的还老要看电视。姐弟俩那个暑假就是在我们家过的,作业写好了就在那儿玩,经常就在我们家吃。下午小昕去上钢琴课,天天不闲着。唯一幸运的是,她妈手头不缺钱,两个孩子能学的都学了。到中学,她成绩特别稳定,后来,顺利考进了H中高中部实验班,第二年她弟弟也考进H中了。”

我感叹说:“小昕这一路成长,真的得感谢你!这丫头一辈子也不能忘记你呀。”刘姐一笑,说:“初中老师对她也好,这么心疼人的孩子,哪个老师舍得对她不好?到高中,她跟弟弟就住校了,省事。小昕现在高二,高我们家儿子一级,我家那个不是休学的嘛。小昕成绩好,以后一定能上个不错的大学。”我也肯定地说:“苦都吃在前面,以后,应该要过好日子了。”

类似这样的聊天,时常贯穿课间。工作细琐烦人,我们亦平凡如微尘,不够伟大高尚,经常烦躁、不时厌倦。但是绝大部分老师还是负责和用心的,那些短暂回眸与暖暖问候,支撑我们前行。即使孩子们都忘记了,但他们绽放过的明亮笑脸,仍然留在渐渐老去的我们的记忆深处。

然后,继续靠吐槽减压。

栏目主编:黄玮 文字编辑:黄玮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苏唯
评论(2)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