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活动 > 迪士尼朋友圈 > 文章详情
我们如何在楠溪江边“造梦”?造梦师:从历史中寻找文化自信
分享至:
 (0)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天目新闻 尉洁婷 郭婧 2020-08-24 18:37
摘要:“回顾宋并不是回到宋,而是传承继承中国文化,选取宋这个‘历史片段’来讲中国的文化自信。”

“回顾宋并不是回到宋,而是传承继承中国文化,选取宋这个‘历史片段’来讲中国的文化自信。”8月19日~21日,由中共浙江永嘉县委、永嘉县人民政府、浙江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天目新闻客户端主办的第二届楠溪江宋文化与旅游融合发展论坛及楠宋造梦师采风行顺利落幕。

3天的论坛、实地参观,不仅为永嘉SONG文旅概念的打造进行了更多的学术探讨,也让来自20支团队的40多位设计师在楠溪江畔,感受到了宋文化、音乐、诗歌的魅力。

大咖解读楠溪江的SONG文化:对传统的传承

在1个月前,主办方发出了“楠宋造梦师”的征集令,希望设计师以文化创意项目打造为目标,围绕宋代文化场景设计、宋朝生活文化美学营造、宋文化文创产品设计为核心,设计提交宋文化场景构建、氛围营造和文创产品——要围绕永嘉SONG的文旅融合概念。

在19日的第二届楠溪江宋文化与旅游融合发展论坛暨“楠宋造梦师”研讨会上,浙江永嘉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叶朝阳介绍了永嘉SONG文旅融合思路和实践。永嘉SONG文化是永嘉文旅融合的一种概括。主办方介绍,S是以永嘉山水诗为代表的诗歌文化;O是以瓯窑为代表的瓯文化;N是以南戏(永嘉昆曲、永嘉乱弹)为代表的戏曲文化;G是以古村落为代表的耕读文化。

“宋代产生的文化艺术是‘至简至繁’,与现在的东西没什么区别。” 作为200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文化遗产保护卓越奖的获得者,南京大学建筑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赵辰教授是国内顶级的古建筑专家,他在走访了几座楠溪江古村落后,对屋面大加赞赏,并给于了“清扬”的评价。

在19日的论坛上,赵辰教授就提到:宋代的建筑与空间形态,已经有了成熟的木构架体系,其中屋面的造型开始优美化,体现在举折、升起、收分上,宋代建筑的屋面是双曲屋面。

在武汉大学历史学院博导鲁西奇教授看来,楠溪江大量的古村落都有着宋代建筑的“遗风”,这样的审美也是有一定的历史原因的。

“南宋人”首先是“南人”,这是相对“北人”而言的;南宋的士大夫更多地回到地方,成为“地方精英”而不再以进入庙堂作为唯一目标。

在这样的环境下,宋代的宗族开始发展起来,这并不是贵族血统的宗族,而是立足于地方的婚姻圈、血缘、经济的、师徒的往来所形成的人际圈。

前不久,北京三联书店特约编辑、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专家委员会委员李玉祥出版了《楠溪纪事》,这是他自1984年第一次来楠溪江拍摄至今的珍贵照片做的梳理记录。

“如果说中国最美的古村落在哪里,我会毫不犹豫地说在楠溪江。”

在李玉祥看来,楠溪江的美,美在自然和人文,是朴素的,天然去雕琢的。“很多年前我丢了一件毛衣在村里,好几年后去,也不抱希望了,就问主人毛衣还在吗?主人说,还在,拿给我时还叠得好好的。”

7月21日开始,来自全国的100支乐团在楠溪江畔参加楠溪江星巢音乐营。作为音乐营的创始人,晓峰演音文化产业集团董事长许晓峰觉得,音乐营与历史是有关联的。楠溪江是中国山水诗的发源地,诗和歌在中华文明中从来都没有分过家。诗经、宋词本身就是歌词,音乐和永嘉和水和诗都有关系。

“在这样的一个诗歌之乡做音乐节完全是传承了诗歌的创意。”

楠宋造梦师:寻找“天真平淡”的宋代美学与现在的连接点

“我觉得宋朝最可爱的部分,就是它更注重微小的价值。雄壮是一种美,微小也是一种美,宋代画家画的一片叶子上的草虫,都可以是一种美。”来自浙江大学的陈佳卉设计师团队认为,从宋朝学到的美学,就是这种“平淡天真”的美学,是让“美”融入生活,“今天与宋朝的连接点,恰巧是一种‘生活美学’。”

20日、21日,楠宋造梦师们走访了苍坡、芙蓉、岩头三座古村,在这里寻找宋文化的印记、探寻诗歌艺术与楠溪江的结合点。

“你看这条弄堂一造,采光、通风就会好很多”,建筑系老师谢榕突然停下脚步对学生说道,“一点点小东西都是古代匠人的巧思啊。”苍坡古村以“笔、墨、纸、砚”为大格局,要在平地之上建造这样一座空间格局丰富多样的村落,并非易事。在谢榕眼里,苍坡古村是精品中的精品。

虽然古村经过了历代的翻修,但宋代元素被传承保护下来。

“你看屋檐这个曲线,是宋代的那种舒缓感,说明历代工匠技法水平、美学素养很高啊!”谢榕带着建筑系的大三学生潘媛媛,打算在苍坡古村设计一座禅修中心。潘媛媛对苍坡古村的水系情有独钟,想把文化氛围浓厚的禅修中心安在水边。

有人钟情于苍坡村,有人则被芙蓉村打动。

设计师刘宝山和同伴一直走在队伍的最后,仔细讨论着一墙一瓦。“你看,芙蓉村一进来就是个合院,它的水系和公共空间是平行的”,刘宝山感叹道,“每个村落建造初期,运用的智慧都是不一样的。”

接近中午,太阳愈来愈烈。建筑系老师张磊却和学生们顶着烈日琢磨起芙蓉亭。

近期,张磊正着手老年课题研究,她发现许多村庄缺乏公共设施。“这次造梦活动,我想设计一些村民自己能用的东西,只有他们的生活改善了、精神风貌变好了,才能吸引年轻人回来,地缘关系才能重建,村庄也会自我发展。”

张磊说她很喜欢芙蓉亭,有水系、有多种元素的建筑,同时她也观察到,芙蓉亭可供歇脚的空间不大,周边开窗、山墙的形制和亭子也不符合。她打算山墙上设计一些室外空间和室内空间过度的“灰空间”,增加视觉性,更增加实用性。

在最后一站丽水街,不少设计师也成为它的“颜粉”。“塔是这里的制高点,下面有群山,然后再往下是水系,整个就是中国水墨画的构图,非常美!”陈丹丹拿出手机,拍下各个角度的美颜。她和同伴杨岳注意到,丽水街目前已存在一些音乐元素,但这些音乐元素和建筑显得有些割裂,同时丽水街也缺少休憩的公共空间。“如何把现有的音乐等元素融入空间,是我们想做的”。

从历史中寻找到文化自信,凝结更多的造梦势力,在这样的环境中,我们的梦都有可能成真。

栏目主编:王娜 文字编辑:崔家琛
本文图片均由邵一玮 吴锡森 罗斐 拍摄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