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世界观 > 文章详情
深度|大选后再开G7峰会?特朗普为什么又变卦了?
分享至:
 (17)
 (4)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廖勤 2020-08-11 20:04
摘要:疫情、选情以及美欧关系“危情”可能是特朗普重置G7峰会时间的原因所在。

七国集团(G7)峰会的“行程”又一次被“改签”。当地时间周一(8月1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他考虑在11月总统大选结束后再举行G7峰会,并表示将邀请俄罗斯总统普京参加。特朗普为何再度推迟G7峰会,而且挑选大选之后这个节点?分析人士认为,严峻的新冠疫情、前景难卜的选情以及美欧关系“危情”可能是特朗普重置G7峰会时间的原因所在。

气氛还不够好

因受新冠疫情影响,今年的G7峰会可谓“命途多舛”。尽管举行过视频峰会,但正式峰会却被几番改期——先定于6月,后又延至9月。如今峰会时针又被调至一个新的时刻——11月3日美国总统选举之后。特朗普说,他更倾向于在大选后的某个时候召开峰会,因为那时“气氛会更好、更平静”。

言下之意,原定9月在戴维营举行G7峰会的气氛似乎还不够完美。

在分析人士看来,特朗普之所以再次延期召开G7峰会,或许与疫情、选情以及美欧关系“危情”三重因素有关。

一是G7成员国的疫情形势仍不容乐观。

日前,美国新冠病例突破500万,又创纪录。美国流行病学家判断,美国当前处于应对新冠疫情的“新阶段”,疫情正在“极其广泛地蔓延”。

美国是全球疫情最严重的国家,设想如在疫情“震中”举行G7峰会,氛围确实不太美好。

与此同时,德、法、日疫情也在反扑,最近,单日新增病例均以四位数在增长。

“疫情原因可能使峰会无法成行。”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左希迎说,从技术上说,其他成员国领导人赴美的外交程序会较以往更加复杂;从参会者意愿看,其他6个成员国领导人未必愿意去美国,比如德国总理默克尔之前就拒绝赴美参会。

二是特朗普想聚精会神、全力以赴备战大选。

目前,距离11月3日投票已不足3个月。特朗普的选情却处于未知水域,连任前景莫测。

一方面,特朗普的民调数据落后于对手拜登,后者支持率最近数周“稳控”在50%左右,尤其在关键“摇摆州”已压倒特朗普。

但是另一方面,最近也有民调显示,拜登的领先优势在缩小,两人的差距也在缩小。特朗普的支持率似乎已“止血企稳”,基本盘依然坚挺。

拜登近来在谈非洲裔美国人时又屡屡失言,超高龄竞选也引发选民对其认知能力的质疑,特朗普趁机连续炮轰拜登。有分析称,拜登恐怕不能再靠消费特朗普抗疫不力的失误轻松“躺赢”。

对特朗普来说,总统任期是“成功晋级”,还是一届而斩,未来不到3个月时间将是关键,特朗普已无暇旁顾,必须全力以赴冲刺大选。

三是G7内部美欧失和,氛围不佳,时机尚不成熟。

自特朗普上台至今三年多来,美欧关系就龃龉不断,在安全、经贸和国际治理等方面都出现严重分歧。

当前,跨大西洋关系更是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战。在应对疫情、G7扩员、对华政策等一系列问题上,美欧裂痕进一步加深。

新冠疫情放大了美欧内部矛盾。美国曾截留运往德法的口罩,从意大利运走病毒检测试剂盒,甚至企图将德国的新冠疫苗研发成果据为己有。美国还宣布退出世界卫生组织,更让欧洲国家失望透顶。然而美国“欲去还留”,仍想主导世卫组织的改革谈判。上周,德法决定退出相关谈判,以抗议美国的霸道。

最近,美国新冠病例突破500万也让欧洲震惊,特朗普政府处理疫情失败让欧洲盟友深感忧虑。

在G7是否扩员的问题上,尤其是是否邀请俄罗斯回归,美欧迄今仍意见相左。

特朗普力主邀请俄罗斯总统普京参会。在周一的新闻发布会上,当被问及会否邀请普京时,特朗普仍不改口。他说,当然会这么做,因为普京是一个“重要因素”。

但英法德加强烈反对俄罗斯重返G7,认为克里米亚问题及乌克兰东部冲突尚未解决。德国外长马斯上月底重申了这一立场。

在对华问题上,“欧洲对特朗普政府全面打压中国,以致美中关系走向全面对峙感到不安。”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教授韦宗友说,特朗普希望联手欧洲国家一同向中国施压,但是法德等G7成员国在对华问题上不愿意完全唯美国是从,选边站队。

如果再具体到美国与个别成员国的关系,如今也是各有芥蒂。

最明显的就是美德关系空前恶化。近期,特朗普政府断然宣布从德国撤军,部分兵力可能“移师”波兰。关于撤军的原因众说纷纭,有说华盛顿不满柏林“欠缴”北约防务费、有说是为报复默克尔此前拒绝赴美出席G7线下峰会,也有说美国要在欧洲培植“新势力”,以便削弱以德法为代表的“老欧洲”的影响力。不管是何原因,撤军决定显然是在美德关系的裂口上又撒一把盐。

美加这对北美邻居则因经贸争端搞得不爽。日前,特朗普宣布对加拿大部分铝产品恢复加征10%的关税,加拿大旋即以牙还牙,对等报复。

相比之下,美英“特殊伙伴关系”貌似够铁,英国在华为问题上甘心“屈己从美”。但是,英国也有自己的小心思。据英国媒体爆料,约翰逊政府之所以禁用华为是迫于美国压力,他们希望特朗普在大选中输给拜登,因为拜登上台后或许会带来改变,封杀华为的决定可能会被重新考虑。

左希迎指出,G7峰会一推再推一改再改,反映了G7这一美国主导的发达国家俱乐部内部存在矛盾。首先,G7成员国对当前国际局势和疫情处理等事务存在一些分歧。其次,特朗普对待盟友的行为方式加剧了其与盟友之间的分歧与裂痕,尤其是美国推行单边主义政策,屡屡打破规则、退出国际组织的行为,引发盟友不满,导致美国与其他G7成员国之间出现张力。

G7也是一张牌?

至于为何要安排在大选之后再召开峰会,分析人士认为,这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特朗普一直以来都把G7当作选举筹码的精明算计。

美国是今年的G7轮值主席国,特朗普其实很渴望借主场优势为自己竞选连任输送燃料。

韦宗友指出,之前,特朗普有意通过在6月举行G7线下峰会显示美国正在从新冠危机中恢复,由此向美国选民“炫耀”政府战疫已取得阶段性成果,可惜后来被疫情搅黄。7月以来,疫情更是日趋严峻,9月召开面对面峰会已无可能,如果改为视频连线,则会释放美国疫情严重的信号,这无异于给民主党送弹药,所以干脆推迟到大选之后再举行,让民主党和反特朗普的舆论没有炒作空间。

更值得注意的是,在特朗普5月底宣布延期时,美国对如何召开这场G7峰会已经产生新的想法。

英国《卫报》称,特朗普计划主办一场致力于建立反华联盟的G7扩大会议,共和党人认为采取强硬对华立场是赢得选举的一个方案。但是,德法不愿为特朗普站台,为他提供一个在大选前阐述对华战略的有声望的平台。

韦宗友表示,特朗普希望在今年召开的G7峰会上重点讨论中国议题,但是鉴于G7内部矛盾重重,一些成员国领导人对参会也不积极,对特朗普来说,召开G7峰会已经无法“变现”为外交成就,为选情加分;相反还会放大G7内部分歧,以致拖累选情。在这种情况下,先让G7与大选“脱钩”倒不失为良策。

“如果不推迟G7峰会,这场将于9月举行的峰会估计不会是特朗普想要的漂亮盛会,那样可能会不利于他的竞选连任,既然如此不如推至大选之后。”左希迎说。

那么,11月大选之后,G7峰会能否顺利举行?

在韦宗友看来,大选之后,G7能否召开,或以何种形式举行,对特朗普来说意义已经不大。打着“美国优先”旗号上台的特朗普原本就对G7之类多边会议“不感冒”。

但是,左希迎认为,特朗普还是重视G7的,不过他觉得G7容量太小,不足以应对美国面临的挑战,特别是应对中国的挑战,所以G7需要扩容,或者转变其功能。G7峰会召开前景则取决于大选结果。如果特朗普连任,可能仍会面临疫情问题以及G7内部难以缓和的矛盾,G7峰会的前景不明朗。若拜登当选,则可能出现另一番前景。拜登预计会回归多边主义,重视盟友和战略伙伴,安抚其他6国,G7峰会重开应该是可以预期的。不过,G7峰会被推迟到大选之后举行,今年召开的可能性会比较小。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栏目主编:杨立群 文字编辑:杨立群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笪曦
评论(4)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