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世界观 > 文章详情
深度|阿联酋启用阿拉伯国家首座核电站,“可以靠油吃饭”的“土豪”在想啥?
分享至:
 (34)
 (2)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张全 2020-08-02 21:05
摘要:阿联酋巴拉卡核电站终于在8月1日投产,成为阿拉伯世界第一座投入商业运营的核电站。

在项目进度延迟3年,预算超支数十亿美元的情况下,阿联酋巴拉卡核电站终于在8月1日投产,成为阿拉伯世界第一座投入商业运营的核电站。

当天启用的是核电站4个反应堆中的一号机组,如果全部反应堆一起运营,可以满足阿联酋四分之一的用电需求。这将为阿联酋能源多元化战略插上翅膀,帮助该国实现2050年二氧化碳减排70%的目标。

半岛电视台写道,巴拉卡在阿拉伯语中寓意“神之祝福”,不过新核电站的落成却让这片土地潜藏“多层风险”——从环境灾难、放射性材料失窃,到地区竞争对手之间的核军备竞赛,隐忧重重。和平利用核能之路,能否在这片脆弱的地缘生态带上铺展开去,要打个问号。

拔地而起的穹顶

从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一路向西,驱车约300公里,就能看到这座新投产的核电站。它面朝沙漠,背靠波斯湾,被阿联酋媒体称为“在闪耀的沙漠和湛蓝的海水之间崛起的巨大混凝土穹顶”。

建筑拔地而起,非一夕之功,阿联酋政府已经为此等待了10多年。

早在2009年,阿联酋就启动了建造计划,最初预计成本为200亿美元,由韩国电力公社带领的财团承建,2017年投产。但之后,项目受到各种问题困扰,到2016年预算已增至逾240亿美元,更有人估计其总造价高达280—300亿美元。工期也是一拖再拖。

好在如今,项目终于柳暗花明,第一座反应堆进入工作状态。阿联酋驻国际原子能机构代表哈马德·卡比称之为“历史性里程碑”。等到日后4座反应堆全部投入运营,装机量将达到5600兆瓦,可以满足阿联酋四分之一的用电需求,每年减少碳排2100万吨。

迈向“核能俱乐部”

外媒指出,在1986年、2011年相继发生切尔诺贝利和福岛两场7级核事故之后,全球对核能的讨论不再占据主导地位,很多国家拆除反应堆、缩减核项目,转向更廉价安全的风能、太阳能。全球在建核电机组数量也从2013年底的68台下降到2019年的46台。在此背景下,阿联酋为何成为“逆行者”,坚持“拥抱”核能?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孙德刚指出,阿联酋发展核能主要有两个原因。

第一,它想成为民用核能技术的引领者。要知道,包括核能在内的新能源技术,是高新技术的支柱。就像法新社所言,阿联酋希望把自己打造成中东地区科技领袖,进一步提升地区影响力,并表明已做好加入核能俱乐部的准备。

孙德刚说,海合会曾提出和平利用核能的框架,并希望沙特充当领军者,但福岛核事故后,沙特等国暂缓利用核能计划,于是阿联酋想抓住机会乘势而上。事实上,早在2008年,阿联酋就批准了和平利用核能计划备忘录,布局长远。

在孙德刚看来,阿联酋此举政治考虑大于经济考虑。且不说太阳能、风能等新能源使用起来更廉价、安全,其建设成本10年来更是“降降降”(分别平均下降89%和43%),相比之下,民用核能设施的运营成本水涨船高,飙升26%。“但阿联酋仍然选择发展核能,认为如果成为核技术大国,是实力的象征。就像它上月发射首个火星探测器、希望成为太空大国一样。”

求解“最后一桶油”困局

第二,它想服务于经济转型。阿联酋政府近年来注重发展新能源。2017年,它提出向可再生能源项目投资1630亿美元的计划,力争半数能源需求来自可再生能源。

明明能靠石油吃饭,为啥偏偏要发展新能源?对此,阿布扎比王储扎耶德有过一番高论。他说,“50年后,当我们只剩最后一桶油时,当它被运往国外,我们会伤心吗?”王储接着说,“如果我们今天在正确的领域投资,我可以告诉你,我们会在那一刻庆祝。”

半岛电视台认为,王储的话表明,阿联酋是依靠石油建立起来的国家,但它的持续繁荣不能仅靠石油,更需依赖多元的经济体系。其中,核能的利用可以为阿联酋能源多元化插上翅膀。它不仅能够替代传统的燃气发电,增强国家能源供给安全,还能将节余的燃气和石油用于出口创汇,服务于2050年二氧化碳减排70%的目标。

中国中东学会副会长、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外交政策研究所研究员李伟建指出,依赖石油的单一经济之路不可持续,这越来越成为中东国家的普遍共识,因为随着多国出台绿色发展战略,矿物能源长远需求在减少,石油运输安全性也愈发受地缘因素干扰。无论阿联酋还是沙特都担心,“富豪时代”会一去不返,因此能源战略一要讲求多元发展,二要提高技术含量,三要依赖大国合作。这是阿联酋拥抱民用核能的初心。

安全性可以保证吗

半岛电视台说,每当“核”与“中东”这两个词出现在同一句话中,一场关于核扩散风险的讨论几乎肯定会随之而来。阿联酋的核电站引发“多层风险”的争议——从环境灾难、放射性材料失窃,到地区竞争对手之间的核军备竞赛,各种可能性令人担忧。

先说核设施的安全风险。

李伟建说,通常而言,民用核设施的安全性,一看技术是否成熟,二看管理是否到位。而在中东这个生态环境脆弱带和地缘政治危机多发区,还要加一条:看核设施受到人为破坏的可能性。

中东媒体指出,上述三条,巴拉卡核电站都“不太令人放心”。技术层面,核安全专家指出,核电站缺乏所谓的“第三代深度防御”。通俗地说,没有针对飞机坠毁或导弹袭击设置附加保护——包括“扛揍”的钢筋,以及用于应付堆芯熔化的“堆芯捕集器”。这两者早已成为欧洲新核反应堆的“标配”。

伦敦大学学院能源研究所研究员保罗·多尔夫曼说,去年9月遭袭的沙特石油设施,在受到三层导弹防御保护情况下,依然难逃被“狠揍”的命运。巴拉卡核电站可能同样脆弱。

在管理方面,阿联酋的联邦核监管局(FANR)负责确保反应堆安全运行。但该机构曾因未及时披露核电站密封建筑在施工中存在裂缝而引发质疑。

在人为蓄意破坏方面,海盗、地区竞争对手、恐怖分子都可能引来大患。

“有句老话:一个国家的核电站就像敌人预先部署的核武器。”《世界核工业状况报告》首席作者施耐德表示,“核电站的放射性库存比核武器中的要大得多。切尔诺贝利核事故释放到地球大气中的放射性物质,比美国在广岛投下的原子弹多400倍。”令人担忧的是,也门武装分子曾声称对巴拉卡发动过一次巡航导弹袭击。此外,阿拉伯海的海盗也可能对运进运出的燃料棒、放射性废料虎视眈眈。

一旦核电站发生泄漏事故,由于波斯湾生态系统的独特性,放射物在从霍尔木兹海峡排出之前,会很长时间停留在海湾内。这将对当地居民产生重大影响,尤其阿联酋依赖海水淡化来提供饮用水。

尽管存在种种担忧,阿联酋政府强调核电站的安全性,声称其防空系统能够拦截任何威胁。当局还表示,2010年以来,其累计邀请并接待超过40个来自国际原子能机构、世界核电运营者协会等机构的国际考察团。

李伟建认为,阿联酋总体相对稳定。欧美和中东的各种势力都在这个国家有利益代言人。他们专注收集情报,也赚取外汇收入。可以说阿联酋是能够包容多国利益共同存在的国家,而且它外交政策并不极端,在伊朗、叙利亚问题上不像有些国家那样“冲杀在前”。从这个角度讲,阿联酋不至于那么“招恨”,让别人拿它的核设施做靶子。

会否走向核竞赛?

再看中东核军备竞赛的风险。

日经新闻网设问:在这个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稳定的地区,会不会出现更多核电站、更多铀浓缩活动,以及更多核军备竞赛?

孙德刚说,中东地区首先可能打响民用核能竞赛。目前,埃及计划与俄罗斯合作,建造一座拥有四个核反应堆的发电厂。沙特也在建造民用核反应堆,同时寻求与美国达成一项核合作协议。不过特朗普政府表示,只有在协议中包括防止武器开发的保障措施时,美国才会签署。

在孙德刚看来,中东民用核能的竞逐,一个很大原因是特朗普退出伊核协议后,伊朗松绑核能开发引发空前关注。伊朗的布什尔核电站已经有一个核反应堆,另两个反应堆也在建设中。出于对伊朗“核野心”的担忧,不少海湾国家觉得不能坐以待毙,也要首先发展民用核能,确保万一有别国跨过军用“核门槛”,自己不至于落后。目前来看,以色列、土耳其、沙特等国存在这方面考虑,阿曼、巴林、卡塔尔、科威特没有明显的核计划。

多尔夫曼说,尽管阿联酋说没有铀浓缩计划,也没有任何核军事议程,但核电站的运营仍敲响了核军备竞赛的警钟。“沙特可能会效仿阿联酋在该领域的做法,它正认真考虑核武器选项和浓缩铀行动。该国领导人表示,毫无疑问,如果伊朗研制出核弹,我们将尽快效仿。此外,埃及和约旦也加入了核项目的行列。”

李伟建认为,由于民用核能可以向军用核能转化,所以核军备竞赛的风险存在,这会加剧地区国家的不信任状态和紧张关系,也是国际社会不愿看到的。各方应当和平利用核能并开展相关国际合作,同时也必须遵守核不扩散的国际义务,让核能真正造福于人民。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栏目主编:杨立群 文字编辑:杨立群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苏唯
评论(2)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