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时评 > 文章详情
公安厅副厅长的《平安经》,让人想起王岐山的这句话
分享至:
 (15)
 (3)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朱昌俊 2020-07-28 20:49
摘要:“有的领导干部楷书没写好,直接奔行草,还敢裱了送人。”

“西安火车站北站平安、郑州火车站东站平安、上海虹桥火车站平安……”整本书以“XXX平安”造句,吉林省公安厅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厅长贺电所著《平安经》一书日前在网上引发讨论。

7月28日,吉林省公安厅工作人员向媒体表示,《平安经》的创作系贺电业余时间的个人行为,因工作繁忙等原因,贺电暂不方便接受采访。

而对于网传这本书系由人民出版社和群众出版社联合出版发行一事,人民出版社于7月28日下午通过微博发布声明,称从未出版《平安经》,并强调,对于假冒我社名义出版该书的行为及其相关责任人,我社保留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利。

官员出书不奇怪,一名公安官员著书讲平安,也可以说与本职工作对口。但这本备受当地媒体好评的《平安经》,却突破了人们对书的想象。不客气地说,已然是从反面定义了“奇书共赏”。

按照当地媒体此前的报道,该书是以“经”为载体,以歌诀、歌文形式撰写的平安颂歌。内容囊括宇宙时空平安、世界大地平安、世界各界平安等十个方面的知识体系,“意在构建平安之最、平安大全的共同体平台,让公众在仪式感和敬畏感中形成平安共识,营造平安氛围,汇聚平安能量”。

但其内容,却实在让人不敢恭维。不仅所谓的“知识体系”令人生疑,“营造平安氛围”的用意,恐怕也非一般人所能够感触。

如果说,一般个人写出这样一本书,属于“法无禁止即自由”的范畴,也算是一种无聊消遣,然而,这本书出自诸多头衔加身的副厅级官员之手,不仅令人难以置信地成功出版,且被当地媒体煞有其事的广泛报道,还获得当地省朗诵艺术协会及十余位知名专家、学者、诗人的“站台”背书,个中反常和蹊跷显然应有严肃审视。

目前,人民出版社已经作出回应,那么这本书到底是如何出版的,当事人以及另一个涉及的出版社,也应该有个说法。

另外,此书从出版到对外推介的过程中,作者是否不当利用了自己的职务影响力,更关系到个人公权力的行使规范问题,有关部门也有必要介入调查。

一边是公众对该书“大跌眼镜”,一边却是当地媒体一本正经的“吹捧”,这两种反差鲜明的反应,不得不让人深思:如此大的评价分野,难道全因为作者的身份?一般人就能够看出“不正常”的东西,为何依然有“市场”?

这里提一个看似不相关的案例。

2014年10月,有网友发微博称,时任四川南部县县委书记何修礼曾在县“春晚”上登台,用二胡和四川交响乐团一起演奏了一曲《江山》,并称何修礼演奏水平是“糟践耳朵”。最终,相关方面证实,在2012年春节期间和南部县合作过一次新年音乐会,拉二胡的人正是南部县县委书记何修礼,而其“二胡水平从艺术角度上来看确实很差,毫无疑问。对演出的质量也有影响。”

说白了,不管是副厅长的“奇书”照样出版、受捧,还是二胡水平“确实很差”的县委书记依然可以登台表演,引发大众的嘲讽和质疑,关键久在它很难让人相信没有权力和地位的加持。

领导干部有自己的爱好、才华,很正常,但前提是要有自知之明,并且在表现爱好、施展才华时,要恪守权力的边界,主动避免“瓜田李下”的嫌疑。

而这些年查处的诸多腐败案例中,有一种类型值得注意,那就是——雅腐。它与一般的经济性贪腐不同,而多披着“文艺”的外表,但本质上还是利用职务影响力让他人为自己的“爱好”买单。

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在十八届中纪委五次全会的分组讨论过程中,时任中纪委书记王岐山直言不讳地指出:“有的领导干部楷书没写好,直接奔行草,还敢裱了送人。”

此外,在谈到一些领导干部“官气”太重时,王岐山说,“现在有的干部玩过了,飘飘然了,忘记了执政党和老百姓的关系了。”

那么,这本评价两极化的、蹊跷的《平安经》,是不是又是一个“玩过了”的案例?

栏目主编:朱珉迕 文字编辑:朱珉迕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评论(3)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