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城事 > 任我行 > 文章详情
青西摄鸟达人:追着鸟儿的踪迹拍摄,也记录下上海生态改善的印迹
分享至:
 (18)
 (3)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李宝花 2020-07-20 17:00
摘要:青西郊野公园摄鸟达人的故事。

7月16日周四,又是梅雨季节里一个阴雨绵绵的天气。痴迷于鸟类拍摄的毕纪根又一次带着长枪短炮,驱车数十公里来到了青西郊野公园。

这是毕纪根今年第8次来到青西郊野公园了。每次来都会有不同的收获,有时是拍白鹭,有时是拍黑水鸡,更多时候,是为了来守候更为珍稀的水雉出现。形似凤凰的水雉又名“水凤凰”,如同传说中凤凰般的拖尾,是水雉的特定标识之一。这种去年才第一次在上海发现的珍稀水鸟,引来了众多苏浙沪摄影圈爱鸟人的追捧,毕纪根也不例外。和他一样痴迷青西生态摄影的达人们,聚在一个400多人的摄鸟群里,不时交流拍摄心得,颇为热闹。

白腰文鸟 毕纪根摄

【在青西守候难得一见的水雉】

毕纪根是土生土长的青浦人,但上大学和工作都在市区,40多年过去了,他对家乡的情结却没有变。退休后对摄影投入颇多的毕纪根,有次听说青西郊野公园有水雉,他就和几个朋友带了器材专程来拍照。

水鸟行踪不定,不是来了就能找到。当毕纪根和朋友们在公园逡巡时,青西郊野公园的生态观察“行家”陆文忠注意到了他们手中的长枪短炮,上前问道:“你们是不是来拍鸟的?”得到肯定的答复后,陆文忠带着他们找到了水雉的所在。于是,毕纪根和朋友们第一次在上海拍到了水雉,也和陆文忠成了朋友。

荷塘中的水雉  毕纪根 摄

“那次水雉离得比较远,拍得不是太清楚,但还是觉得很新鲜,因为是第一次在上海看到这种鸟。”毕纪根说,之前为了拍水雉,他曾多次和同好者前往昆山阳澄湖附近的重元寺拍摄,现在就不用跑那么远了。

在400多人的青西摄鸟群,陆文忠会实时向群友们报告鸟类活动的信息:什么时候水雉来了、飞来了几只、搭了几个窝、什么时候下了蛋、哪一天小鸟可能会出壳……都是群友们时刻关注的时间节点,然后根据自己的时间过来拍摄。

水葫芦花上的水雉  毕纪根 摄

去年,首次来到青西的几只水雉在公园的荷塘落脚,当时的荷塘底部多是淤泥,背景没那么好看。今年来的一批水雉,依然在青西的荷塘落脚,不过这次的荷塘有水有花,堤岸又低,无论是荷塘背景还是地形都很适合拍摄。为此,毕纪根今年已经前前后后来过青西郊野公园多次,拍出了不少大片。

【见证上海生态环境变迁】

无论拍摄什么鸟类,小鸟破蛋出壳的瞬间,都是最令摄友们期待的精彩画面,几乎每位拍鸟人都希望能用镜头记录下这个象征着新生的特别时刻。

毕纪根不无遗憾地说,今年小水雉即将出壳那天,他正好有别的事,没法赶去青西拍摄。第二天他还惦记着这事,特地发消息问陆文忠:“小鸟出壳了吗?”得到小鸟已经出壳的回复后,毕纪根颇为遗憾,又得等下一年才可能有抓拍到的机会了。

水雉脚下有两只蛋  毕纪根 摄

和毕纪根一样热爱生态拍摄的梅疏影,也是青西摄鸟群中的一员。为了拍到水雉小鸟出壳的画面,梅疏影于7月3日和7月4日分别两次赴青西郊野公园的池塘蹲守。7月3日这天,她从下午两点守到傍晚六点,水雉蛋没有动静;第二天一早她又过去,发现因为池塘涨水,水雉把蛋搬走了。后来,梅疏影找到了水雉新的落脚点,但她又想去拍拍青西郊野公园的荷花,就先离开了水塘。没想到,就在她离开水塘的那个中午,小鸟破壳了。“我已经连续守了两年,还是没拍到。不过我当时告诉在青西拍摄的其他人水雉快出壳了,有人赶过去拍到了。”

除了水雉,这几年来青西的珍稀鸟类还有棉凫。毕纪根说,鸟类非常聪明,哪里生态环境好了,它们就会飞过来栖居。以前大家来青西,主要是拍拍池杉林的白鹭、池塘里的黑水鸡等常见的鸟类。棉凫这种东南亚才比较常见的珍稀鸟类这两年来到了青西郊野公园,前后共有5只,来青西的拍鸟人就越来越多了。

白鹭  梅疏影 摄

水雉 梅疏影 摄

对上海鸟类经常出没的地方,毕纪根如数家珍。崇明、南汇嘴、奉贤都在鸟类的迁徙线上,因此这些区域的鸟类都比较多。青西郊野公园虽然不在这条线上,但由于这一带生态环境好,加上河网密布且水质清洁度高,都为鸟类的栖居创造了很好的条件。相反,即使是在鸟类出没多的地域,一旦人为开发的痕迹太重,铲土机、吊车等轰隆隆一响,鸟儿们就会迅速离开。前几年,毕纪根曾在上海东南部看见过东方白鹳。由于该区域近几年开发力度加大,去年和今年就再也没看到过东方白鹳的身影了。

【为追寻鸟类踪迹不断转场】

因为痴迷拍鸟,毕纪根和摄友们会随着鸟类的踪迹不断转场。除了经常来青西拍摄,毕纪根也常去外地拍鸟。江西的大白鹭、鄱阳湖的白鹤、盐城的丹顶鹤、三门峡的天鹅、福州的太阳鸟……如同养蜂人转场采花蜜一样,好看、珍稀的鸟儿到哪里,他们就会跟到哪里。更远一些的,梅疏影去到了青藏拍野生动物,毕纪根则去到了日本、肯尼亚等地拍摄。去一个地方拍摄,短则三四天,长则十来天,乐此不疲。

肯尼亚灰冠鹤  

福州太阳鸟  毕纪根 摄

比起风光片拍摄,毕纪根觉得拍鸟的挑战大得多,乐趣也大得多。拍鸟对器材的要求很高,相机速度要够快,起码一秒钟能拍10张,因此每位摄鸟人的相机都是“大炮”,三脚架也必不可少;其次,鸟类是活物,通常处在动态中,这就要求摄鸟人体力好、反应快,同时要对鸟的习性有所了解。否则,一些精彩的时刻转瞬即逝,错过就无法重来。比如要拍到水雉“踩背”(交配)的画面,就需要知道它们一般在下午三点后“踩背”,两点钟就得架好相机守着了。

水雉“踩背”毕纪根 摄

要求更高一些的,还需要拍出鸟的神韵来。梅疏影说,比如常见的白鹭,它的羽毛是白色的,但眼睛是黑色的,这样反差大的两个颜色要在同样的光线条件下实现合理曝光,很有难度,一不小心就会曝光过度。另外,大部分鸟类的眼珠都是深色,要怎样才能拍出它们的眼神,很考验拍鸟人的技术。

十年前,刚开始投入鸟类拍摄的毕纪根曾跟着一位摄影大咖去崇明的跃进农场拍摄白鹭。两人拍了整整一天,摄影大咖说自己只有两三张拍得比较好,毕纪根则对自己当天拍的所有照片都不满意。两人分析下来,一是器材专业度不够、二是还没有掌握拍鸟的方法,控光、抓拍的操作都还不到位,所以难出好片子。

鹭影  毕纪根摄 此图获2018世界摄影家联盟IUP国际摄影联赛铜奖

戴胜鸟育儿 毕纪根 摄

因此,即使是摄影高手,都会尽量选择在早晚光线柔和的时候拍摄,避开中午的顶光。青西摄鸟群中,有人会早上四五点钟起床,从市区骑着电瓶车前往郊野公园,也有人坐地铁再转车前往,不辞劳苦。对他们来说,拍鸟并没有太多“经济效益”,投入却是巨大的。但只要拍到了满意的照片,和同好者们交流一番,发发美丽的图文,就很值得。因为喜欢,所以坚持。在这群摄鸟人的镜头下,上海生态环境的改善也正被一点一滴地记录下来。

奉贤南郊黑翅长脚鹬  毕纪根摄

采访告一段落,毕纪根带着记者沿水雉常出没的青西郊野公园的荷塘走了一圈,并未发现水雉的身影,这令他颇为惆怅,念叨着:“今天怎么就没看见呢!” 记者离开公园时,他回到自己的车里,又扛出了三脚架和“大炮”继续往公园走去。一边走,一边笑着解释:“来都来了,今天肯定得拍点照片再回去!”

毕纪根工作照

栏目主编:李宝花 文字编辑:李宝花
题图为青西郊野公园里的珍稀鸟类水雉。
评论(3)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名家简介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