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世界观 > 文章详情
深度|伊朗说纳坦兹核设施火灾导致“重大损失”,有谁在背后搞鬼吗?
分享至:
 (7)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张全 2020-07-06 21:06
摘要:如果证实系美国和以色列所为,将令伊美、伊以关系更趋紧张,波斯湾地区安全形势也将愈发严峻。

伊朗政府5日承认,上周四纳坦兹核设施起火造成“重大损失”,新的离心机组装中心受损。由于大火破坏“精密测量仪器”,可能在“中期内”延误先进离心机的研发和生产。

伊朗最高安全机构上周五表示,起火原因已经确定,将择机公布。此前,几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伊朗官员相信,事件是网络袭击的结果。伊朗国家通讯社的一篇文章提及以色列和美国等敌对势力进行破坏的可能性。

专家分析,考虑到美以两国有“网袭”伊朗的前科,不排除它们在幕后搞鬼、或操纵伊朗国内反对势力进行袭击的可能。如果证实系它们所为,将令伊美、伊以关系更趋紧张,波斯湾地区安全形势也将愈发严峻。

“重大损失”

伊朗5日证实,在纳坦兹核设施起火事件中,受损建筑是一个新的离心机组装中心。根据伊朗原子能组织发言人贝赫鲁兹·卡迈勒万迪的说法,该中心于2013年开始建设,2018年落成启用。在伊朗国家电视台早先公布的画面中可以看到,火灾发生后,一栋两层砖砌建筑的墙体有被熏黑的痕迹,屋顶也被部分烧毁。周边散落的碎片表明,内部发生过爆炸。

“更多先进离心机原本应该在那里生产。”卡迈勒万迪说。然而,大火“可能导致中期内先进离心机的研发和生产出现延误”,因为它破坏了“精密测量仪器”。这位发言人还表示,受到2015年签署的伊核问题全面协议限制,中心没有满负荷运转。“伊朗将以更大、拥有更多设备的中心来代替烧毁的设施”。

英国广播公司(BBC)援引加州詹姆斯·马丁防扩散研究中心副研究员法比安·欣茨的话表示,起火事件可能会“很大程度”影响新一代离心机的工作。他表示:“组装、平衡、校准和测试离心机是非常复杂的过程,需要专门的设备,因此(这些损坏)肯定会耽误工作。”

伊朗政府3日曾表示,起火原因已经查明,但“出于安全考虑”将在日后合适时机公布。一些不愿公开姓名的伊朗官员告诉多家媒体,纳坦兹核设施遭网络攻击,“敌人”曾发起类似攻击。

纳坦兹核设施2010年遭“震网”蠕虫病毒袭击。这一病毒程序据信由美国和以色列研发。《纽约时报》称,2010年的袭击可能摧毁了纳坦兹约1000台离心机。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四五月间,伊朗与以色列刚刚打过一场网络战,分别针对对方的供水系统和港口设施。

就纳坦兹核设施火灾,以色列国防部长甘茨5日称:“并不是伊朗发生的每一件事都与我们有关。”他说:“那些系统全都非常复杂,有非常严格的安全(运行)限制,我不确定他们(伊朗方面)是否总是知道如何维护。”

“神秘禁区”

为什么伊朗的这场火灾,会牵动全球媒体的目光?这还要从纳坦兹核设施的“身世”说起。

纳坦兹是伊朗中部的一个小城,过去曾是贵族富商休闲打猎的好去处。2002年,伊朗核计划被该国反政府组织曝光。从此,在纳坦兹附近地下修建的“如同迷宫”般的核设施,开始占据全球报刊的版面。

这座占地10万平方米的“神秘核禁区”,布局复杂隐秘。要是没有特殊示意图,就连内部人员也会迷路。BBC称,这是伊朗最大的铀浓缩设施,也是国际原子能机构监控之下的几处伊朗核设施之一,于2007年开始运作。在2015年伊核协议签署前,它与福尔多核设施一起,被列为伊朗两处主要核设施。在那里,六氟化铀气体被注入离心机,分离出最易裂变的同位素U-235。

2015年伊核协议签署后,伊朗同意在2031年之前,不在福尔多进行任何铀浓缩活动。如此一来,纳坦兹对于伊朗发展民用核能的作用就愈发“吃重”。根据规定,在协议生效后15年内,纳坦兹生产的浓缩铀丰度不得高于3.67%,并须接受核查。伊朗还承诺,在2026年之前,在纳坦兹安装不超过5060台老式、效率较低的离心机。

然而,随着2018年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协议,伊朗也逐渐打破门槛:2019年5月,纳坦兹核设施负责人表示,伊朗已将丰度为3.67%的浓缩铀产量提升近4倍;同年11月,伊朗表示已将纳坦兹运行的先进离心机数量增加一倍,并开始向福尔多的离心机中注入六氟化铀气体。《耶路撒冷邮报》写道,截至2019年底,纳坦兹有60台IR-6先进离心机在工作。

“蹊跷事故”

英国《卫报》认为,短短几周,伊朗已上演一连串“蹊跷事故”,包括6月25日帕尔钦军事基地周边爆炸、6月30日德黑兰一家诊所爆炸、7月2日纳坦兹核设施起火,以及7月4日阿夫扎兹地区发电站火灾。一系列事件加剧了人们的猜测:伊朗是不是正成为一场有组织、有政府支持的破坏行动的目标?

以色列《国土报》说,可以假定,针对纳坦兹的袭击有双重目的:首先,向德黑兰发出信息:它的行为是要付出代价的——不仅包括伊朗的核研发,还包括制造射程更远的导弹,为黎巴嫩、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势力提供援助。其次,在实际层面上阻止伊朗继续发展核武器。

BBC波斯语部门的记者说,他们收到一份声明,一个自称“祖国猎豹”的组织声称对核设施起火事件负责。该组织由伊朗国防部门内部的反对势力组成。但这一说法的真实性尚未得到证实。

对于“祖国猎豹”组织的“认领”,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刘中民持怀疑态度。在他看来,核设施事关国家最高安全,很难想象在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效忠政权的前提下,国内反对势力能凭一己之力轻易侵入要地。“如果真是这样,伊朗的国内安全就成问题了。因此更多舆论还是把嫌疑对象锁定在美国和以色列。”

中国前驻伊朗大使华黎明认为,随着特朗普政府“退约”,伊朗也逐步减少履行伊核协议,目前执行到第五阶段。眼下,伊朗发展核能力的步骤没有停下,还在往前走。美国和以色列尤其警惕伊朗研制先进离心机,认为这会“让伊朗铀浓缩速度快50倍”,因此千方百计阻止德黑兰提高核能力。在此背景下,核设施起火很容易让外界将怀疑集中到美国和以色列身上。

宁夏大学中国阿拉伯研究院院长李绍先表示,由于纳坦兹核设施的主要部分位于地下,因此地面建筑受损未必会造成很大损失,可能不像媒体宣传的那么严重。考虑到该设施是美以的“眼中钉”,以及美以2010年有使用“震网”病毒攻击伊朗的“前科”,不排除美以搞鬼、或组织伊朗内部异见分子实施破坏的可能性。当然,自然事故的可能性也同样存在。

李绍先说,眼下伊美、伊以关系处于敏感的关键时刻。从伊以关系来说,最近两三个月,以色列多次空袭叙利亚境内伊朗目标。以防长曾要求建立50公里纵深的缓冲区,“隔离”伊朗和叙利亚等武装力量,但根本行不通,伊朗在叙活动范围反而越来越大。外界评论,如果核设施起火证实系以色列所为,伊朗可能通过几方面做文章:第一,以网络打击进行回应。第二,支援黎巴嫩、叙利亚等地武装组织袭扰以境内目标。第三,声援巴勒斯坦,并在国际舞台为以色列吞并西岸部分土地计划设置障碍。

伊美关系同样是一潭死水。伊朗自去年5月以来受美国极限施压,再加上新冠疫情打击和油价下挫,经济比较困难,怨气无疑撒在美国头上。一周前,伊朗要求国际刑警组织逮捕涉嫌参与暗杀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下属“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的36名美国官员,其中包括美国总统特朗普,显示了两国关系的紧张态势。而美国方面也丝毫不退让,公开威胁各种方案都在桌面上,包括毁灭性打击。

更令人担忧的是,日前西方媒体报道,继伊朗五艘油轮成功给委内瑞拉送去石油等产品后,四艘伊朗油轮近日打算再闯“龙潭”送油,但这次美国声称可能拦截,大批军事资产紧急调赴加勒比海域。“拦截是危险动作,是战争行为,一旦如此,不排除伊朗针对波斯湾附近的美军设施和人员进行报复性攻击。”李绍先说,“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如果核设施起火又证实是美以搞鬼,形势就愈发严峻。”

“小步突破”

李绍先认为,总体来讲,今年下半年是形势趋紧的半年,是波斯湾不平静的半年。伊朗在美国高压下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但不会坐以待毙,会不断挑战美国。上述“斗争回合”就是在此背景下发生的。

刘中民认为,眼下美伊以三国都因为疫情、国内政治等原因处于困难时期,预计伊朗会与美国、以色列保持对抗,但不会触碰大规模冲突的红线。对待伊核协议,伊朗仍会采取“小步突破”战术,维护协议形式上的存在,占据道义制高点,防止美国联合欧洲对自己打压。

华黎明认为,伊朗在苏莱曼尼遇害问题上保持了克制。对此次起火事件的处理似乎也比较低调。由于自身困难,伊朗不愿在弱势情况下做战略摊牌,估计会有一些“小动作”作为反应,而不会祭出“大动作”。此外,伊朗也会继续向外界释放军事上的强硬信号。例如,伊朗在霍尔木兹海峡内外修建了一批“地下和近海导弹城”,可打击海上目标。这被视作对介入中东事务的美军的警告。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栏目主编:杨立群 文字编辑:杨立群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苏唯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