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城事 > 创新之城 > 文章详情
这些大学科技园总经理本是国企独立董事或高校教师,为何辞去了原有职务
分享至:
 (34)
 (5)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黄海华 2020-07-06 06:02
摘要:“以往政府投资基金作为母基金成效不大,无论成败与否都没有相应的奖惩机制。”

 上海有13家国家级大学科技园,杨浦区占了一半,共有7家国家级大学科技园,其中3家位列全国前十。大学里的科研成果如何更顺畅地转化为现实生产力?如何破解“最后一公里”,提升“纸变钱”的能力?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日前采访了杨浦区的几家大学科技园。仅用了2个月,拿出手术缝合针国产化方案

一根不起眼的手术缝合针,背后是从临床需求到科研攻关再到成果转化的故事。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九院医生提出,国产手术缝合针容易弯曲变形,因此临床上主要依赖进口。能否自主研发出合格的手术缝合针呢?上海理工大学材料学院牵头攻关,仅用了2个月就拿出了解决方案,价格只有进口产品的十分之一。“在科改‘25条’政策催化下,手术缝合针是上理工医工交叉培育的第一个成果,公司已注册在我们科技园区,正准备办理医疗器械备案。”上理工科技园总经理荆勇告诉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为发挥上理工医工交叉和先进制造优势,最近成立了医疗器械创新与转化平台。

上海理工大学牵头攻关的手术缝合针

复旦-新再灵大数据联合研究中心是一家成立两年的“校企联合实验室”。“所谓联合实验室,是由企业出资、学校出智、科技园提供成果转化服务,从而整合学术前沿和企业需求,解决行业共性问题,加速成果转化。”复旦科技园总经理王伟介绍,浙江新再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3年内将向联合实验室投入1000万元,复旦大学大数据学院则针对企业需求,开展智慧社区大数据的平台建设等,至今已完成发明专利申报5项,培养了一批智慧社区大数据人才。目前,复旦科技园已落地15个“校企联合实验室”项目,涉及生物医药、大数据、区块链、人工智能等,合同金额共计2.49亿元。

复旦科技园一角。薛志明摄影

在杨浦几家大学科技园区周边走一走,对于“一圈、一廊、一谷、一园”的特色产业集群会有更感性认识,“上下楼就是上下游、不出园就有产业链”已经成了标配。环同济知识经济圈,以现代设计为特色,2300余家知识创新型企业中,同济大学师生创业的就有600多家;复旦创新走廊,共有各类相关企业1万余家,从业人员17万余人;上海财大金融谷,是全国唯一专注于科技金融的国家大学科技园;上理工产业园,依托光机电一体化、数控机床、能源动力等优势学科,孵化了不少行业隐形冠军。

制度创新,为成果转化按下“快进键”

大学科技园成果转化要按下“快进键”,关键还需制度供给和创新。

“以往,政府投资基金作为母基金成效不大,因为无论成败与否都没有相应的奖惩机制。这一次,我们进行了制度创新。”杨浦区科委副主任马庆介绍,杨浦区支持引导大学科技园成立了“科技园区联合成长投资基金”,一期规模为3亿元。同时,联合上海理工大学成立“星火燎原”基金,规模为2280万元。这两个基金都以政府投资基金为引导,吸引社会机构参与。但与其他政府投资基金显著不同的是,不再聘请私募基金经理担任管理人,而是由大学科技园总经理担任。设立管理人跟投机制,即基金管理人在投出每个项目时实际出资额不得低于2%,必须拿出“真金白银”,与投资项目共进退。这些大学科技园总经理有的是国企独立董事,有的在高校担任教师或行政职务,为了不与“管理人”规定冲突,他们辞去了原有的职务。对于每一笔超过500万元的投资,管理人不能“一言堂”,而要由决策委员会进行投票决定。此外,以往每进行一次国资的增资扩股,都要经历长时间的审批流程。现经过与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协商,今后只要在联合产权交易所挂牌就可进行合法交易,原有的审批制改为备案制。“这一制度的创新突破,在国内也是首创的,未来科技成果的转化将驶入‘快车道’。”马庆说。

如何破解成果转化的“最后一公里”,提升“纸变钱”的能力?杨浦的大学科技园区纷纷将“最后一公里”前移,瞄准“前孵化”,在研发阶段就开始注入产业化“种子”。

“一个有广阔产业前景的项目,在距离产业化还有100公里时,就应该有市场主动跑向它。”荆勇说,“手术缝合针”项目尚在实验室研究阶段,上理工科技园就给予了20万元资助,鼓励研发人员走产业化道路。

同济科技园也在探索科技成果转化基金,支持有潜力的科技成果进一步研发,以提高产业化的成熟度。“这笔钱填补的正是从学校科研到商业化运作之间的空档,也是一直以来成果转化的一个难点。”同济科技园总经理戴大勇说。

同济科技园一角

4.0版本的科技园,在成果转化方面将怎样发力

从“科技地产”的1.0版本,到“科技地产+转化服务+科技金融+全生命周期孵化”的4.0版本,大学科技园在成果转化方面还可以怎样发力? 

王伟认为,科技园的科技成果转化能力及协同机制有待加强,一方面与大学科技成果管理机构的联系还不够紧密,没有形成明确的协同机制。大学科技园在学校科技成果转化体系中的定位也不够清晰;另一方面,没有形成完善的技术转移服务体系和市场化机制,推动科技成果信息供需对接的效果不明显。

“目前科技园在高校科技成果转化体系中的主体地位并不突出,承接一些重要科技成果转化项目时也需政策的进一步支持。”戴大勇说,同济科技园正在接洽一个区块链转化平台项目,未来涉及场地、人员、运营等诸多成本,需要不断的持续投入,仅靠园区自身资源难以为继。

上理工科技园一角

荆勇说,科技成果转化是一项高度专业化的中介服务,目前人才招聘机制虽然与市场接轨,但是现行激励机制仍然滞后,难以吸引优秀的专业化人才。

栏目主编:黄海华 文字编辑:黄海华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朱瓅
文中图片除署名外由采访对象提供
评论(5)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