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城事 > 教育在线 > 文章详情
全城数千名新医护刚刚毕业,这些中加联合、多校联合培养的首届医学生更显特殊
分享至:
 (3)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徐瑞哲 2020-07-05 19:13
摘要:这是我国临床医学本科教育领域首个获教育部批准的中外合作办学项目。“1+1+1>3”,才是联合培养医学新生代人才的要义。

今年特殊毕业季,对于医学生而言更显特殊。仍处于疫情防控期间,作为生力军的医护人员,刚刚毕业就投入工作。在上海,从全城各大医学院校新毕业的新医护达数千人。

7月初的这个周末,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2020届毕业典礼同时在分布于各个附属医院的15个分会场进行。其中,在仁济东院科研楼里,从仁济临床医学院毕业的本科生、长学制学生、研究生共243人,95%以上都选择了继续从事医疗相关行业或在国内外各医学院继续深造。其中有46位同学更为特殊,他们就是上海—渥太华联合医学院的首批毕业生。

与之同期,上海健康医学院2020届联合培养研究生毕业典礼上,由上海理工大学、上海中医药大学与上海健康医学院联合培养的84名学子,学成期满顺利毕业。这80多人在读研期间,不仅发表了23篇SCI论文,还申请发明专利8项,申请实用新型12项。

对于受疫情影响而不得不“分散”进行的医科学子毕业,中国科学院院士、上海交通大学副校长、医学院院长陈国强坦言自己曾经也有过一次“分散”式毕业典礼的经历。“2003年,中国遭遇SARS疫情。40岁的我,受邀参加瑞金医院毕业典礼,作为教师代表发言。”当时,他说,现代社会处处充满机遇,但我们必须有接受任何挑战和竞争的勇气,真正明白“天外有天,山外有山”——“无论毕业后走向何方,任何懈怠、任何停顿都将被社会抛弃,任何浮躁、急功近利都将被社会淘汰。”

弹指17年过去了,被学生成为“强叔”的陈国强对毕业生说,“你们从小学读到了大学毕业,强叔也做了外公。当年的毕业生,很多成为新冠疫情阻击战的中流砥柱。”经此一“疫”,国人更深刻地感受到,医学强则国强。他认为,在疫情阻击战中,作为医学生,“你们也是战士,克服重重困难,高标准完成医学生毕业要求,很多人还挺身而出,一边忙毕业,一边默默担当守护者。”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了解到,2014年10月,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与加拿大渥太华大学医学院强强联手,成立“上海-渥太华联合医学院”并落户仁济医院,这也是我国临床医学本科教育领域首个获教育部批准的中外合作办学项目。次年9月,联合医学院迎来了首批新生;经过5年学习,46名毕业生中的18人还获得渥太华大学医学院荣誉证书。

作为上海—渥太华联合医学院中方院长,陈国强与加拿大驻上海总领事穆大纬一起向首批毕业生授予荣誉证书,我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教育处公使衔参赞于长学也为此发来贺信,赞赏这一项目基于中国医学教育标准并借鉴北美临床医学专业认证标准,将基础医学与临床医学无缝衔接,开创临床医学专业本科教学国际化改革先例。

“1+1+1>3”,这才是联合培养医学新生代人才的要义。通过与联合培养单位上海理工大学、上海中医药大学和上海体育学院等合作,新组建5年的上海健康医学院已在生物医学工程、中西医结合、药理学、护理、中药、医学技术、运动康复学、应用心理学8个学科方向进行联合研究生培养,已累计培养247名研究生。

上海健康医学院校长黄钢教授,最近又一次见到顺庆生老校长。顺老是他大学时代的老师,是原上海医科大学副校长,也是上海健康医学院前身之一——上海职工医学院的校长。黄钢告诉这批毕业学子,顺庆生已年近90岁高龄,却依旧孜孜不倦地奋战在一直从事的石斛研究中,今年他又推出了石斛探究新作。

“顺老几十年如一日,以强大的定力、不畏浮华侵扰,坚持不懈践行着育人的使命。”作为一校之长,他与学生共勉:心中有梦想,肩上有责任,手里有实效,脚下有远方,那些不负青春的努力才是生命的强者。

栏目主编:徐瑞哲 文字编辑:徐瑞哲 题图来源:各采访高校供图 图片编辑:苏唯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