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港澳台 > 文章详情
韩国瑜被罢免后:高雄一地鸡毛,柯文哲压力山大,蔡英文能高枕无忧?
分享至:
 (107)
 (4)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修文 2020-06-08 06:01
摘要:“韩流”开启的庶民意识,可能不会简单消失,更大可能是,在未来某个时刻、以某种方式再次出现。

在民进党当局大力鼓动下,经过6月6日高雄投票,中国国民党籍市长韩国瑜成为首位被罢免的台湾地方首长。当晚,留下“这一次,谁会是赢家?”的遗言,力挺他的国民党籍高雄市议长许昆源跳楼自杀。

可以肯定,此番罢韩案以高票通过,对韩国瑜本人、南台湾蓝绿版图乃至整个台湾政坛力量对比,都会产生重大影响。

韩国瑜:心有不甘翻盘无望

按照台湾“选举罢免法”相关规定,在确认结果后,当局选举机关将在本月12日发布公告,韩国瑜也会在当日被解除市长职务。从理论上说,韩国瑜团队还可以向司法机关提出罢免无效诉讼,但翻盘的机会几乎为零。

罢免案通过后,韩国瑜随即召开记者会,在感谢市民2018年给他机会的同时,也表达三个遗憾,一是民进党当局对他全力抹黑与造谣,二是外界毫无根据地批评高雄市政,三是很多工作无法继续推动。 虽然很是心有不甘,但冷冰冰的现实已然摆在眼前——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2018年刮起的“韩流”“韩旋风”逐步偃旗息鼓。

幕后最大推手自然是民进党。如果说2018年是韩国瑜“一人战全党(民进党)”,如今罢韩过程成为“全党(民进党)战一人”。掌握岛内行政、立法资源的民进党,为“罢韩”大开绿灯,包括不顾防疫需要,鼓励在外高雄人回乡投票;不顾高雄市情,要求当地开满1823个投票所;到了本月3日,蔡英文更是亲自上阵,签署“罢韩”声明。在民进党鼓动与“黑韩”下,高雄当地的政治热情被充分挑起。

此外,就是国民党的私心。借助“韩流”,国民党在2018年地方选举中大胜,让党内看到2020年重返执政的希望。结果,党内大佬钩心斗角,最后把当上市长不久的韩国瑜推向前台,让后者留下“落跑市长”“得陇望蜀”的口实。至于“非典型国民党人”韩国瑜,或许是对自己人气过分自信,或许是迫切希望登顶政坛最高峰,当上市长后路走得急了点。三种原因纠缠在一起,让韩国瑜赔了夫人又折兵。

至于63岁韩国瑜的未来,一种可能是已然“潇洒走一回”的他将从政坛隐退,另一种是凭借黏度很高的“韩粉”,明年参选国民党主席,以图东山再起。

南台湾:版图再度由蓝变绿

按照规定,当局行政机构将指派代理市长来补韩国瑜留下的空位,并且将在3个月内举行市长补选,完成韩剩下的两年多任期。

肯定的是,这位民进党当局空降的“代理市长”既要当好维持会会长,更重要的是为民进党重新执政排兵布阵。目前,前市长陈菊代理人、前代理市长许立明呼声最高。至于3个月后市长补选候选人,2018年败于韩国瑜、现任行政机构副负责人的陈其迈很有可能二度参选。反观国民党阵营,很难有人能与之竞争。也就是说,在不到两年后,高雄市很有可能再度由蓝变绿。

对国民党而言,失去高雄与失去北部其他县市的意义大不一样。高雄是南台湾的中心,也是民进党的票仓,被称为“挖地三尺都是绿的”,民进党在此长期执政。打着“人出去、货进来,高雄变首富”口号的韩国瑜,借助天时地利人和,当选高雄市长,也就是在偏绿的南台湾打下蓝色的桩子。一旦经营得当甚至能连任市长,国民党的影响力就能从高雄一地逐步辐射到南台湾六县市,甚至将改变南台湾版图。这也就是为何民进党要集中全党之力罢免韩国瑜的原因。经6月6日一役,南台湾的政治版图很有可能从国民党与民进党各执政3个县市,变为国民党2个(台东县、嘉义市),民进党4个(高雄市、台南市、屏东县、嘉义县)。

再回到高雄。对于市民而言,在民进党政治动员下,把选上去的市长韩国瑜又轰了下来,看似民意赢得胜利,但韩国瑜口中的高雄“又老又穷”不会因他离去而发生改变。民进党再度执政,是否能把昔日港都建设得更好呢?这是一个疑问。有岛内媒体戏谑,拿着民进党补助回家投票的年轻人又回台北了,留下高雄那么多“天坑”谁来填呢?政治狂欢之后,留给当地的,是一地鸡毛。

全台湾:“韩流”不会简单消失

罢韩案通过后,岛内已经开始预测下一个是谁。一种说法是“韩粉”为了报复,将推动罢免来自高雄的民进党籍民意代表刘世芬。另一种说法更玄,民进党在筹划罢免台北市长柯文哲。不管是民进党在敲打柯文哲还是真有此心,但罢免的潘多拉魔盒被打开,已经成为现实。

对此,柯文哲深有感触。他在接受台北市议会质询时表示:“只要25%反对就挂了,这个制度有点可怕,待此事过后,这一制度应要讨论一下。”他所说的制度,就是2017年岛内立法机构通过民进党版“选举罢免法”修正案,大幅降低官员被罢免的门槛。如今,只要投票人数达总人数的四分之一,且同意数达选区选举人数四分之一以上即可。过去的标准是二分之一。

大幅降低标准,从表面看,是给选民实现民主的权力。但民主被滥用的后遗症是明显的:县市首长头上将悬着达摩克利斯之剑,是否推动改革要再三思量。此外,低门槛的罢免已然成为岛内蓝绿政争的工具,甚至出现了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局面。被异化的罢免是柄双刃剑,对民进党、国民党都是如此。

最后一个问题:罢免韩国瑜后,民进党是否就高枕无忧了?如今看来,最大对手国民党已然病入膏肓,柯文哲的台湾民众党似乎难成大势,“韩流”也已经退潮,但是,类似于“韩流”这般反对民进党的民间土壤,非但没有改变,反而在加深。

正如台湾《中国时报》所言,“芒果干(亡‘国’感)”可以蒙蔽民众一时,但“发大财”的梦想却会永久存续。新冠疫情使台湾经济雪上加霜,再加上两岸关系的持续紧张,民进党当局纾困无门。钱袋子的问题不解决,岛内民众对韩国瑜这类人物的期盼就会持续。“韩流”开启的庶民意识,可能不会简单消失,更大可能是,在未来某个时刻、以某种方式再次出现。

图片来源:新华社

栏目主编:洪俊杰 文字编辑:洪俊杰
评论(4)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