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城事 > 海外惊奇 > 文章详情
我是程序员,我想回办公室上班 | 海外同胞口述
分享至:
 (3)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吴越 2020-06-06 06:31
摘要:办公室的环境和氛围令人怀念。

口述:陈杰     整理:吴越     所在地:澳大利亚悉尼

“松绑”后相约林间徒步

我是一名在澳大利亚悉尼工作、生活的程序员。进入6月以来,悉尼街头的人明显多了起来,各种商业设施和活动也逐渐恢复。我想这与疫情防控政策的逐步“松绑”有密切关联。根据澳大利亚政府的分三阶段放松疫情防控“路线图”,澳大利亚各州和地区在6月起,进入了第二阶段。

在第一阶段,餐馆和咖啡馆等大都被允许经营堂食业务,但顾客人数上限为10人。我去市区吃饭时,看到一些餐厅特地把座位拦了起来,提醒人们不要聚集就餐。当时,就餐者基本都是把食物打包带走,或是直接通过外卖软件订餐。

进入第二阶段,影院、健身房等文娱场所可以开放,公共场所最多聚集人数为20人。不管走到哪里,只要是需要排队的地方,地上都会有醒目的标记,提醒人们保持1.5米的社交距离。商场的电梯内严格限制乘坐的人数。有一次我进入电梯后,有人马上提醒我,一部电梯一次只能有一个人乘坐,我便退了出去。在电梯口一看,果然有这样一块告示牌。

澳大利亚自然环境好,户外活动多。进一步“松绑”后,在家“憋”了许久的人们都摩拳擦掌,张罗着和朋友、同事们一起外出运动、游玩。近一点的,是在社区公园内跑步、做瑜伽。稍远一点,去海滩边游泳、玩水。再远一点,可以到城市周边的丛林徒步、踏青。

前两周,我和朋友一行6人一同到距离悉尼市区一个半小时火车路程的林间徒步。大家对这样的出游都很期待,早晨起了个大早,7点就到火车站集合。到达目的地后,沿着徒步路线穿越森林,一天走了29公里,欣赏到了久违的美丽户外风光、饱了眼福。可惜的是,那天我从一块岩石上跳下来时扭伤了脚,导致接下来的周末无法与朋友们再次外出。休养期间,我去商场买了一双更专业的徒步鞋,期待着接下来的日子能去更多地方行走。

模糊了工作与生活的边界

疫情期间,我一直在家工作,收入稳定,日常的消费和还贷都没有受到过多影响。为了保证疫情期间大部分人的生活,澳大利亚政府及时采取了保就业政策,让一些小型企业的员工可以申请每人每周750澳元(约合人民币3600元)的补助。暂时没有工作的人也可以拿到同等的补助,以保证能够付得起房租、应对日常花销。我的室友是一个在悉尼工作的美国人。疫情发生前,他正好换了工作,没想到疫情来临后,新公司反悔,没有让他入职。暂时待业的他,目前就是靠着这份补助维持生活。

此外,澳大利亚规定,疫情期间房东不能随便迫使房客退租。如果被赶走,房客可以到有关部门进行投诉。而对于房东,银行方面则提供了一些暂停或者延缓还贷的政策。

在家工作的时间越长,我越怀念平时去办公室上班的日子。第一个原因,是在家办公模糊了工作与生活的边界。以前,作为放松、休息空间的家和作为办公地点的公司分得很清楚,通勤的路程给了我们调整身心状态的机会。但现在,办公地点就在家里,两个区域的边界模糊了。

有朋友告诉我,为了保持一种仪式感,他每天早晨9点会走到一个房间里“上班”,等工作结束后从这里出来,进入另一个房间,就算是“下班”了。我的方式和他类似。对我来说,卧室是办公区域,等到“下班”之后,我会来到客厅休息、放松。

但是,居家办公期间,一些变相的加班任务却让人难以拒绝。以往,一到下班时间,大家就自觉地收拾东西回家,老板也不会再联系我们加班。但现在,每个人都在家,工作的电脑就在手边,造成了一种“随时在线”、无法拒绝加班的处境。

第二个原因,是办公室的环境和氛围令人怀念。往日,大家在工作之余都会聊聊天,或者一起出去买杯咖啡,放松一下心情。每到周五下午,公司都会搞些活动,买来比萨和啤酒,让大家一起交流。遇上特别的节日,比如中国新年或者是印度灯节,公司还会让来自这些国家的同事组织主题活动,带大家品尝该国美食。

这些活动给我的日常工作带来了很多乐趣,而在居家办公期间,这些都无法照常进行。这次疫情也让我开始思考,虽说程序员这样的工作不管在家或是在办公室都能进行,但办公室空间创造了人与人相聚时产生交流火花的可能性。这点是难以替代的,也是我们为何依然向往外出上班的原因。

栏目主编:伍斌 曹静 文字编辑:吴越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邵竞
图片均受访者提供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